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红树林 1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4-06-30 12:28:48  浏览次数:215
分享到:

然而,我又突然睁大了眼睛。就在光秃秃芦苇杆下面,一长溜新生长起来的不过才高十几厘米小芦苇们,却精神抖擞,生机勃勃,吸收着天地琼露,日月精华,坦现着生命的风采,不顾一切地向上,向上,再向上……新旧交替,生死常伴。薪火传递,生生不息!

家人也停下来,我们一起默默的钦赏着,钦佩着,思绪翻滚。

“走吧。”家人声音有些异样:“一路上,这样的景色,多着呢。”望望远方,清晰的自言自语:“重要的是,活好现在。”我点点头,看看手机,惊讶道:“哦,都走了近50分钟啦?”又抬头看看前面,一棵高大枝繁叶茂的树,迎面丌立。我有些讶然的上下打量着它,因为在这一路芦苇丛野花野草走来,它简直是另类。

“你看地上。”家人言简意赅,双手一背,不再理我。我真的就瞧瞧地上,哦,一堆堆,一笼笼裹着生蚝壳的黑网,遍地皆是。我搔搔脑袋,有点明白了:“哦,快到了呀?”“这棵树,就是到了海堤尽头的地标。”三分钟后,眼前豁然开朗。

右前方,是辽阔浩繁可以直通东南亚面积达135平方公里的茅尾海。左前方,是波光迷漓,平坦流动的钦江。正前方,是一衣如黛,蜿蜒起伏的钦江岸。正下方,是一处海堤路突然截止,飘然而下的泥土陡坡,沿着陡坡可以一直走到江边。走了近六十分钟的泥巴路,穿越绵延不断高过头顶的芦苇丛,踩着无数野花青草,突然来到了目的地,真有点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谓。

海风和雨点,不知什么时候停止了。挺身于陡坡之巅(一块大约30公分宽坎坷不平的泥坝),和风轻吹,天空湛蓝,天际间仿佛有个声音在轻轻的述说,时而清楚,时而又遥远……朝下看,钦江流到这儿,似乎也累了,不再前行,而是聚在一块儿进入了梦乡。梦幻般闪着波光的水面上,井然有序的排放着无数的竹排,竹排上黑压压的向远方铺陈着……这,便是当地人赖以生存的生蚝养殖区之一。

一只小船,正悠然自得的徜徉在水面上,穿行于连天的竹排之中。撑船的汉子,头戴

一顶当地人惯有尖顶蓑笠帽,身着雨衣,慢吞吞的划动着,不时灵敏的跳到水面的竹排上,蹲下,站起的拨弄着,伺候着。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教科书上所说,居然是真的。   

生蚝味咸、涩,性微寒;归肝、心、肾经。牡蛎又名生蚝,也叫海蛎子。鲜牡蛎肉青白色,质地柔软细嫩。欧洲人称牡蛎是“海洋的玛娜”(即上帝赐予的珍贵之物),“海洋的牛奶”,古罗马人把它誉为“海上美味——圣鱼”,日本人则称其为“根之源”“海洋之超米”,它是唯一能够生吃的贝类。

 生蚝是牡蛎品种中个头比较大的品种之一,个头大的一个带壳就能在一市斤以上,它一般是生长或者是养殖在江河与大海交融之处,在半咸半淡的内湾浅海上。蚝乃软体有壳,依附寄生的动物,咸淡水交界所产尤为肥美。我国传统人工养蚝区称蛎塘或蚝塘。石蚝附石而生;竹蚝则插竹海边为浮田,亦称蚝塘。


下一篇:红树林 12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