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风景这边》评论要点
作者:史双元  发布日期:2022-05-25 21:51:27  浏览次数:319
分享到:

nanming_shiyuanyuan.jpg很高兴前来参加今天的新书发布活动,我应邀给徐棻老师的新作《这边风景》做一个简短的点评。

我想重点说一说纪实文学的价值,有的人总认为纪实不是文学 不是写写,而是说说,但虚构与想象未必是文学价值的全部标准,纪实文学在当代正越来越受到关注,比如,方方是大作家,但这一辈子,可能最出名的应当是武汉日记了。

更重要的意义是,纪实文学是新一代信史的基础。这对于希望重建中国信史的作者和读者都很重要。我想说,中国历史很长,但中国缺乏信史,纪实文学是构建信史的基础。

中国的历史很长,但中国的历史记录都是胜利者的历史,神话和篡改太多。中国的正史,司马迁开了个好头,但后来通过农民起义上台的帝皇没有不篡改历史的,加上儒家的历史神话化,神话历史化,中国历史可信度不是很高,而且越往后涂改得越多,如顾颉刚所提出的地层累积说,要拨开一层又一层的虚假资料,才能看到一一点点真相,

最近河南卫视制作的《隐秘的细节》就揭露了不少被篡改的历史,比如尧舜禹都不是禅让的,都是造反夺权的接替方式上位的。

根据我的考证(包括其它学者的考证)可以说,大众流行的故事,大多是假的,七步成诗的故事和诗作,假的;岳飞《满江红》,假的;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假的;陆游,钗头凤,假的......

我最近在用通俗的语言写一系列的古典诗词鉴赏和文化解读的文章,揭露了一批根深蒂固的虚假历史故事,其中一个目的,是要换新的视角来看历史,解密历史,用现代意识和当代文明视角来重新诠释历史资料,希望拨开伪历史上面的腐枝烂叶,找到一些真实可信的历史真相。而纪实文学就是建构当代信史的基础。

纪实文学《这边的风景》的出版很有意义,第一,它是为小人物立传的历史资料,第二,它是信史,第三,是用自己的眼光去选择和书写,它是大历史的补充,甚至不是补充,而是独立记录。

现代科技,现代网络成全了大历史的构成,以前只有王家,官家有权利修史,那都是要达到一定的级别人物才能入史的,但今天,大家都可以记录小民百姓的日常生活,这就是纪实文学,而这些都是活的历史构成,这本书第28页就说到:家史和个人史的综合构成了历史。

现在的微信圈,网络群,也给了每一个愿意表达,能表达的人极大的写作自由,大部分是记载自己的生活,然后扩展到身边的小人物,我们也愿意阅读我们身边小人物写的小生活,买个小菜,喝点小酒,打点小牌,澳洲不需要宏大叙事,这是一个不需要英雄豪杰,一人一票的国家,在这个国家,真正做到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本书很符合当下澳州华人的生活状态和审美趣味。

这本书,有一半篇幅写的是近几十年来澳的华人。另外一半写的是从事中澳交流的澳洲专家和学者,今天我们重点说一说书中十位澳洲华人故事的文本意义。

这十个人物包括各式人等,是人物群像,富有当下感、时代感、现场感,同时也颇具人性温热。不仅仅记录了她们的生活轨迹,也记述了追求的艰辛与获得以后的大快乐。

第一篇文章写的是作家海鸥。海鸥在澳的生活轨迹代表了一类澳洲新华人的挣扎与追求,她来澳不仅仅是“求生活”,而是带着理想和梦想来到了这快陌生的土地。不少人来澳,看了几眼,从Kingscross到Haymarket 觉得不是他们想象中的外国,一番挣扎就打道回府;有的人虽然留下了,但哼哼唧唧,整天抱怨,他们的脚踏进了新大陆——最后还是采用旧的方程解……在《自由的海鸥》这一片文章中,徐老师引用了海鸥为纪念逝去的姐姐写了一篇纪实文学《海鸥南飞》,记述了海鸥在澳洲几十年的生活经历和不懈追求,“我的一生都在寻找自由的真实意义,当海鸥南飞时,她找到了。”

她的话语令人感动,这不仅仅对某种选择的肯定,也是一种有哲学意义的独白,生活中,除了房贷和医保,是不是也应该偶尔考虑一下我们曾经心心念念的“自由”与“寻找”这些字眼。所以说,这篇文章不仅是人物写生,人物事迹的后面有生活哲理的表达。

在这一本书中,对萧虹老师、作家田地、艺术家沈嘉蔚、呼鸣等人的奋斗经历都有比较丰满的有选择的记录,合起来,就是一部新移民的历史。

一般来说,纪实文学不是小说和散步,可以粗线条勾勒,但作者还是很注意选择生活化的细节、不仅是记事,也是在塑造人物,叙述的态度也颇为从容简快,读来可触可感亦可信。

纪实文学的文字不需要精雕细刻,但是作者还是注意,将表达的直爽和含蓄融合到一起,将感叹包含在词语的选择上。比如《澳洲关系的开路先锋梅卓琳》有这么一句:“她的生涯折射出澳洲走向亚洲的蹒跚声影。”“蹒跚”二字就很巧妙,没有感叹和评点,但言外之意已经巧妙表达。

这本书有一篇的传主就是南溟基金发起人萧虹博士,看完这篇传记,越加佩服。

要说没有功利,设立南溟基金是最没有功利性的一件事,除了付出,可能连广告都说不上,但这个基金帮助了不少怀有梦想,在这块干涸的土地上还想做文学梦的来澳华人,有的也许不是文学梦,就是要在狂野大喊几声,或在打完第三份工的深夜,在火车上,或在停车场等着出租车客人的时候,想把自己腰酸背痛的的哼哼变成文字记录下来。就像鲁迅说的,夯吆夯吆就是文学啊!

澳华文学有今天的繁荣,就是从这些文学的坚守着者和文学的守望者的坚持开始的。

那一天去萧虹的农庄,看到萧虹老师自己在卖蜂蜜,我想她们是不缺钱的,她们就是想筹款支持更多的做梦的人。因此,本来我是想买两瓶低价位的蜂蜜,但看到了萧虹博士的微笑,一下子把衬衣下面的小我榨出来了,赶紧买了两瓶最贵的。

我们是近两年来第一次参加社区文化活动,就以参加南溟基金新书发布会为发轫点,让我们都继续做文学梦,继续做澳洲好人。


上一篇:社會资本論
下一篇:《迷洲》书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