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15 疑似病人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4-17 19:26:46  浏览次数:485
分享到:

2020年2月2日2:00pm。
   坐在家庭医生诊室的门外,我等待两点钟的预约。

特殊时期,若非迫不得已,不应该来看医生。内心许久地挣扎,才下定决心。因为我感觉自己病了。

体温36.5度,虽然正常,但鼻腔堵塞,呼吸困难,这就是新冠肺炎的典型症状。加上我从中国回来一个多星期,还在14天的潜伏期里,现在发病是符合医学规律的。国内的公交、仁川机场转机、11个小时飞行,所到之处,每一分每一秒都有被感染的风险。这么想来,八成是应该确诊了。

诊所前台的鬼妹,没有佩戴口罩,警惕地注视着我。她一定是在我的脸上看出端倪,又不好明说。她没有资格说,只有医生才能说,你中招了。

我落座后,她漫不经心地站起身,走到打印机旁,拿起刚刚打印出的一张纸,贴在大门的透明玻璃上。透过阳光,我从反面也能清楚地看到,上面粗体字用中文写着:如果您刚刚从中国回来,又有发热、咳嗽、呼吸不畅等症状,请马上通知前台接待员,不要进入诊所。

这举动分明是暗示,我就是那样一个病人。我符合这告示上所有的条件。她一定是见到我后,量体裁衣,写了这样一张告示。

我忽然生出一股愤怒,这告示为什么用中文写?为什么不用英文写?分明是针对中国人的种族歧视,明示只有中国人,才有可能患上这病。我想站起来冲上去找她理论,转念一想,事实就是这样啊!现在全世界报道的,只有中国有这种病,人家站在了事实和道德的制高点,我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哎!只能忍了这口气。

前台小姐从服务台后面伸长了脖子,皮笑肉不笑地和我搭讪:“您要不要喝点水?墙角有饮水机。”

我听出弦外之音。她一定是以为我发烧了,或者是有症状,需要不停喝水。以前来见苏珊医生,前台的鬼妹们从来没有这么客气过。“不用了,谢谢。”我言不由衷地敷衍她。

屋里太安静,只能听见空调的“嗡嗡”声和我的心跳。时间一秒一秒地滑过,等候的过程太过煎熬。

前台小姐时不时地接听电话,抽空瞟一眼远处的我,监视我的一举一动。为了避免眼神的接触,我假装闭目养神,内心依旧翻江倒海。

见到苏珊医生,我应该遮遮掩掩还是如实报告行踪和症状?当然要和医生实话实说。如果确诊,我是不是将成为悉尼又一个海外回来的病例?到时候,我的名字、照片和居住地点没准儿就得曝光,中国人的脸算让我丢尽了。他们应该保护病人隐私的,况且这决不是我的本意,谁愿意染上可怕的传染病?据我所知,这个病目前没有特效药,要靠自身的免疫力扛过去。如果扛不过去呢?只有死路一条。扪心自问,怕死吗?不怕。脑袋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是老爷们儿,都得这么说。自己倒是痛快了,家人怎么办?想到这一节,有些撕扯不清,有些触景伤情。

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当口儿,苏珊医生从诊室出来,叫我的名字:“理查德,请进来。”

我睁开眼,站起身,强颜欢笑地和苏珊医生打招呼。

“我几周之前就想打电话预约,她们说您回美国休假了。“

“我打算下半年退休,提前回去把衣食住行安排安排。”苏珊医生喜欢和每一位病人聊天,处得像无话不谈的哥们儿。

“真羡慕您,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啦!”

“我来澳洲三十年,当年在旧金山行医时认识了我的澳洲丈夫,和他来悉尼生活,我们生了两个孩子。后来夫妻分居。为了照顾孩子,我们还住得很近。现在孩子们都大学毕业,并且结婚了,我完成了人生使命,是时候回去了。”

“在旧金山还有亲戚?”

“没有。回去也是孤家寡人。但那里毕竟是我的家,漂泊一辈子,总是要回去的。”

我使劲儿点头,表示赞同。

“对不起,因为要走了,想和老客户们多聊聊。光顾着讲我的故事,占用了你的时间。今天哪里不好?”

“我这一个星期情绪不好,鼻塞,呼吸不畅。因为刚从中国回来,有些担心。”

“别担心,我给你看看。”

“您没带口罩,万里有一,我过意不去。”

“没事,我是医生。先给你测体温,量血压,听听心肺,再看看鼻子。”

苏珊医生心宽体胖,坐在椅子上,不方便挪动。我屏住呼吸,凑上去,配合检查。

五分钟后,苏珊医生一言不发,在电脑上敲敲打打,填写病例。

我仗着胆子,磕磕巴巴地问:“您看,我这个情况,加上回国旅行的经历,那个病……能确诊吗?”

苏珊医生点头说:“能确诊。”

我的心猛地一沉。虽然有思想准备,但是意料之中的灾祸,还是让我备受打击。我深呼一口气,继续打探:“您准备下一步怎么办?是不是介绍我到指定医院做进一步检测?”

“不用这么麻烦,这病我心中有数。”

“您的意思,我是轻症,自行在家隔离?”

“你这是花粉过敏,又叫季节性变应性鼻炎。前一阵悉尼山火生成大量粉尘造成的空气污染,你去北半球温度的变化,现在秋季空气中漂浮的大量花粉,都可能是成因。”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难掩内心的激动:“您太好了。”

苏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为什么这么高兴?”

我急忙解释:“鼻炎呐,我开始以为是新冠呢!”

苏珊笑了:“不是医生就别瞎给自己看病。”

“医不自医,人不渡己。何况我还不是医生。麻烦您,给我开点药?”

“我给你写两种非处方药的名字,一种是喷鼻子的药水,一种是缓解症状的药片。如果用一阵不见效,回来找我,介绍你去看专科医生。最终痊愈还要靠你的自身免疫力。就这样吧!”

告别苏珊出来,我喜不自禁哼唱起:“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前台的鬼妹抿着嘴儿冲着我笑,我想她听懂了我唱的是什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