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之局与套 第1部 第16章 无心插柳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10-05 22:58:11  浏览次数:123
分享到:

话说何干让胡秘书的女朋友来工商局试试,胡秘书一时竟不敢相信。

诚如他自已所说,他和女友都出生于工人家庭,深知世道的艰辛和生活的不易。

毕业了,眼瞅着“拼爹”“拼妈”“拼三代”的同学们,纷纷跨进政府部门,指点江山,得道成仙。自已却奔走于各人才市场,赶赴一个个艰难面试,冷暖酸楚唯有自知。

好不容易考进了工商局,日日小心谨慎,查颜观色,刚有了一点起色,女朋友却又出了乱子。

青梅竹马的二人,感情真,心贴切,爱得死去活来。

唯有这秉性各异,纵愿为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爱情改变自已,却总是战胜不了内心的欲魔,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

得知女友不与自已商量就辞了职,胡秘书第一次与亲爱的大吵了一场。小情侣俩相互赌气,互不理睬已近一周。

一周来,在本市举世无亲的小情侣依然早出晚归。

胡秘书上班,女友呢,本是与亚东物业达成了初步意向。

可几经洽谈后,却发现双方相去甚远,逐各奔前程。如今又重复刚毕业时的足印,奔走于各人才市场,赶赴一个个艰难面试,让胡秘书看了,生气,伤感又心疼。

一向很注意自已工作规范化的胡秘书,这几天早上的迟到,盖出于此。

他没想到,在自已极端彷徨无助时,身为一局之长的顶头上司,会挺身为自已说话。

当然,他也更没想到,何局竟会让女友来局里试试。所以,激动得热泪盈眶,双手直抖。当知道何局不是开玩笑,而是真心帮助时,小伙子竟然平静下来。

小伙子明亮的眸子闪闪,里面燃烧着二股火焰。

那是对美好未来的盼望和知遇之恩以死相报的决心。

何干当然看在眼里,那感叹中就又掺杂了十分感概:谁都想成龙成凤,谁都有一颗渴求成功的心啊!

谁说年轻不怕失败?

似小胡这样的年轻人,只怕一次失败,就会让他终生不振。

从此世界上,就多了一对与世无争,愤世嫉俗,在生活底层勤苦挣扎的年轻夫妻。然后,在绝望,冷漠和敌视中慢慢变老。而他们的儿女,也极可能又重复爹妈的轮回……

“让她来看看吧,年轻人,不容易,我也曾年轻过。好了,那份亚东物业的报告书,备件在你那儿吗?”

何干平静的看着部下。

作为大权在握的市工商局局长,新进一个人吃皇粮并不太困难。

不过,凡事悠着点好。要是胡秘书的女友不胜职,后面就不好办了。正当何干接过亚东物业报告的备份,刚翻开,电话响了:“何局吗?我是周局,你好!”

何干一时没回过神:“周局?哪个周局?”

“市公安局,周密,何局真是贵人多忘事呢。”

何干笑了,身子一依:“周局么,老朋友啦,实在是在忙着,一时忘记了。老周,近来好吗?我知道,你那摊子比我这一摊子乱得多。悠着点,身体第一,革命第二。被双规时才吃得下,睡得着,拉得出。”

周密,市公安局局长。

山东大汉,身材高大,一溜胡须生猛,往人面前一站,不怒自威。

在池市官场,二人算得上知心朋友,也只能成为好朋友。因为,二人都是池市重要职能部门的一把手。须知这官场上的朋友们,都是按部门职能的轻重而划分的。

所以,二人纵然是想避开,也避不了。

“谁让咱只是厅局级呢?咱要成了市领导,保证革命第一,身体第二,玩命儿了。厅局级?跑龙套的苦差事儿,认命吧。”

周局也打着哈哈,嗓门儿震得话筒嗡嗡响。

何干苦笑着把话筒移移,这周局,声如其人,和他说话得小心点呢。

“不认命又能怎样?人家市委市府团结一家,与时俱进,创新前进,不给一点儿空隙给咱钻呢。哎,周局,不瞒你老说,我真想重新回去再当处·科,开会溜溜号,上班网聊聊,下班桑拿泡,回家小三抱。”

“哎何局,莫把人家处·科描绘得那样坏,都是为改革开放尽职尽责的好干部哟,好干部!好了好了,说正经事吧。”

“好哇,请啊,我洗耳恭听。”

何干依然笑呵呵的。

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只有和职务相当的周局们,这样粗俗的开开玩笑,过过嘴瘾,自已心里仿佛才轻松许多。

“你那个周锋是吧?惹祸啦。”

何干一撅脚,双肘支在桌面上:“惹祸?怎么了?”

待周局说完,何干早气得脸色铁青,咬紧嘴唇:“这个鬼,这个不争气的东东,我撤了他,一定得撤了他。”

昨晚何干和林音走后,周锋和邱主任领着肖局一干人,屁颠颠的钻进了三楼夜总会。

园山饭店本是集餐饮住宿和娱乐为一体的综合型娱乐城。

一楼餐饮部,二楼游戏棋牌部,三楼留给了“佳艺”夜总会,四楼洗浴部,以上五层,皆是客房。

三部高速电梯,一部观光电梯穿孔往来,把九层楼一一串起,风花雪月,畅通无阻。

因为都是池市官场中人,又加之带有远道而来的教育学习交流团,何总便事先吩咐夜总会经理做了安排。

可饶是这样,仍出了麻烦。

事情就出在周锋身上。

特一豪华大包宽敞可人,各种设备设施一应齐全,完全就是一个小型KTV,十几个人装进去,绰绰有余。

不知是周锋喝高了,还是当着远方客人,要给足邱大主的面子?

众人乱蓬蓬的哼一歇,这厮就要求到大家到外面大厅尽兴。

于是,一干人又涌到外面大厅。在五粮液和茅台的催促下,众官员歪歪斜斜,声不成音。周锋更是丑态百出,跌跌撞撞,踉踉跄跄,歪捏着麦克风干嚎。

“妹妹你坐船头啊 / 哥哥在你身上走 / 恩恩爱爱   咱俩干个不休……”嚣张之极,物极必反,终于惹恼了场中人。

一个朗姆酒瓶飞了过来,直直砸在这厮头上。

偏偏周锋生就的江湖脾气,满头鲜血却不倒下,反而狂怒的抡起椅子,横扫过去:“敢砸老子?也不问问大爷是谁?”

而对方也不示弱,几个人抡起坐椅就迎了上来……“哎,周局,结果到底怎样?这小子呢?”何干怒目而视,仿佛周锋就在自已面前:“难怪今天谈话也没来”

“都活着,幸好没死的。那个交流学习团的肖局和几个团员,都挂了彩,正在医院包扎;邱大主挨了几椅子,尿了裤子,头破血流。

你那个宝贝周身体好,脑袋瓜子虽然被砸破,可没事,在拘留所哼歌呢。”

何干松了一大口气,这种斗殴案,没死人就好,没人死就好办。

眼下,自已不出面行不行?主要有周锋这小子在里面,谁让他是工商的呢?“哎何局,你没尿裤子吧?”“说什么呢?老周,谢谢你。”

何干回过了神。

“这种事儿,一般是怎样处理呢?本不关我的事儿,可分局长涉及在内,他妈的,这个鬼,老朋友,你给说说。”

听得出,那边的周局似乎也无可奈何。

“怎样处理?按一般刑事斗殴案,罚款拘留几天放人呗!哎何局,说句实话,我也劝过你,周锋这人匪气太重,惹祸,惹大祸是迟早的事儿,你何必硬兜着他呢?”

停停,又问:“都好几次了,你身边就没人了吗?”

何干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不是没听出周局的话外音,堂而皇之一个市工商局长,除了这个江湖汉子,你身边就尽是饭包酒囊?这话再深进去,就是你为官不当,与身边的人离心离德,孤魂野鬼,早晚得玩完儿。

可是,谁知道一个亲信,一个能洞悉自已所需和暗示,在最危急最险要关头,能挺身而出的铁杆心腹,在主人心里是多么的重要?

又是多么难得寻觅和培养

是的,古有皇帝近待,今有拉帮结派,不正是由于官场险恶,世道艰辛和人心藏匿?

有了周锋,我觉得在看不见的危局中,自已有安全感;而这种安全感,是外人断断不可了解知道的。

何干想想,慢慢腾腾的回答:“多谢了周局,现在是个法治社会,王子犯法,庶民同罪。周锋该关多久就关多久,我决不坦护。不过”

“行了,何局,有你这话就行了。”

周局不客气的打断老朋友的话:“你我都很忙。这段时间,我那个小同乡在你那儿表现怎样?”,何干瘪瘪嘴巴,脸上带笑。

“章主任么,不错啊,聪明能干,尽职尽责,上下关系合谐,大家都夸呢。”

“可我怎么听说你那个胡秘书,老跟她过不去?”

周局直截了当,大约真是很忙:“这是我部队老首长的独生女儿,我放在你那儿,是相信老朋友呢。对了,那个胡秘书是怎么个来历?年轻人么,打狗也得看主人呢。”

何干心往下一沉:又一个打狗看主人?

他妈的,周局,你一脸正气浩然样,就是那个闪婚少妇的主人?

是表面的主人还是地下情人?如此,我的胡秘书成了什么?我又成了什么?本来,何干有一个能干的办公室主任,一个由分局办事员一步步提上来中年妇女。

中年女经验丰富,精通业务,在局内部挺有人缘。

然而,今年初,市政府第N次工作会休息时,周局把何局拉到礼堂窗口,先叙了几句友情,便单刀直入。

“我老首长的闺女最近离了,心情不好,委托我帮忙。我看,放在你那儿怎么样?”

何干一口答应,庞大一个工商局,安个把人算什么?

“让她干办公室吧,她本来就是干那个的。”,何干有些为难,办公室主任有人啊,未必让她干个一般办事员?

“办公室主任怎么样?我知道她合格。”

“可现在有人呢,先干段办事员怎么样?或者副主任?”何干还是有些迟疑不决,现在的中年女主任能干呢。

“好了,老朋友,别犹豫不决了。你找我时,兄弟我可从没犹豫过,是不是?”

周局大咧咧的拍拍他肩膀:“明天我让她直接来找你”……

何干淡淡回答:“二个都是年轻人,性格使然,可能有些话语上的冲撞,我了解了解呢。”“好,你先了解了解吧。这年头,秘书不少,可真能帮上忙的老朋友不多,不是吗?老兄,好自为之吧,再见!”

“再见!”

放了话筒,何干心里着实不爽。

他知道,有了自已和周局的通话,惹是生非的周锋要不了晚上就无事儿。问题是,这又涉及到何紫嫣。一想起那些困难的日子,何干心里就充满了感激。

现在好了,无意中巧遇到恩人何故的女儿。

但是,谢谢都不没来得及说一声,手下人却又在她那儿大闹特闹。

赔偿,是应该的;可紫嫣,又该怎么想?都是道中人,都道:“伤人莫打脸,打人莫砸场。”,历来伤人打脸,打人砸场,是最令人痛恨和痛苦的了,可……?

何干站起来,在办公室慢慢踱着。

想想,复又坐下,拿起园山饭店资料看起来。

好家伙,园山饭店的法人代表就是紫嫣,饭店注册资金二千万,主营餐饮,兼营多多。何干放下了资料,直摇头。

自已真是混帐!

寻找多年的恩人,竟然就在自已鼻子底下。

和恩人第一次会面,竟然是以砸场这种极端方式;这不是光天化日之下的一出黑色幽默剧吗?再看看议程表,何干按按铃,办公室主任应声推门而入:“何局”

“事情太多,我看下一个会谈者,往后推推吧。”

章主任有些为难:“一推,都得推?”

何干又瞟瞟表格,突然意识到表上所列,不过都是可有可无小事,并没有必要非需要自已出面啊。

比如这诸城分局宋局,自已上次就和他谈过,不过是其副手暗中搞小动作,导致领导班子不团结云云。

又比如这天台分局白局,多次谈话核心,不过都是分局设施经费不足,要求拨款云云……

他灵机一动,突然瞟瞟章主任:“要不,你约他们谈谈?”

美女主任受宠若惊:“我,也行啊。我一定好好把握政策底线,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摸清他们内心真正的想法。”

何干笑了:“你可真聪明,胡秘书就差你股机灵劲儿,好,去吧。做好问题记录备查,你懂的。”

办公室主任乐孜孜的去了。

何干也如释重负仰倒在椅背上。

何干并非糊涂蛋,对于局长话语权,从来是看得特重,握得特紧。即便是几个副局和局党委书记,何干也是提高警惕,加强戒备,时时刻刻的防患于未然。

可同时他也发现和感觉到,这样事无巨细的话语权,实则是累,太累。

可累又有什么办法?

想想老爷子老太太一生为官,不也经常累得有出气,没进气?想想刚登上林业局局长宝座的林地,不同样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再想想老干局那个弄巧成拙,被厅局级们引为笑谈的全老四,整天面对离退休老头老太太,岂不更累?

当然,累,主要是在心里。

可也舒坦愉悦啊。

看看吧,在这些部下和苦主面前,自已一举一动,俨然至高无上的皇帝;一言一语,都有如不可抗拒的圣旨。

话说完,对方毕恭毕敬,感感激激,就差“喳”的一声跪下:“谢主龙恩”呢。

厅局级,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感觉好极啦!

可是现在,我得挪挪。事情真是有点多,先让章主任出面顶顶吧。都是一些可有可无,似懂非懂的东东,先让她接着聊聊,记录记录再说。

周局,你别唠唠叨叨,疑神疑鬼的,更别想插手我的工作。

你这个“老首长的闺女”,我知道该怎样用。

叩叩!“请进”,是胡秘书。“何局,我发现不对啊。”胡秘书站定,面色严肃:“有个事情呢”“是内部信讯吧?我看了。”何干满意的笑笑:“坐,坐下谈,”

他喜欢小胡这般狼一样的机警。

贵为局座,我得注意大事儿,抓全局工作的大方向。

其他嘛,周锋一个,如今小胡你也算一个,都替我好好的盯着呢。“我也看了,并查到了信讯的来历。”胡秘书端端正正的坐着,翻开文件夹。

“信讯是昨天下午十四点零四分,由本市终端链接上传,域号;264096,源代码:14。也就是说,并非地委省委或池市市府市委所在地发出的。”

对电脑知识很外行的何干,嘴巴半张着:“呵,呵呵,什么意思?”

胡秘书舔舔自已嘴唇,解释道:“各个发出地,都有一个终端区域号和发文源代码。这二个号码,我查了,都不是。”

何干有些明白了,依然半张着嘴巴。

“都不是?那是谁发的呢?又是怎样上得了内部信讯版?不是外人进不去也删不了么?”,胡秘书淡淡一笑:“这需要电脑方面的专业知识。

何局,凡事皆有可能,即便是专业的防火墙和什么保密安全措施,也总有一些人钻得进。要不,为什么叫黑客?为什么一个维基解密,就把世界网络搞得无密可存呢?”

何干点点头:“明白了,这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物物相克。那,发出的道理是谁呢?这样做,又有什么作用?”

胡秘书站起来,走到桌前,沾茶水在桌面上一笔一划的写出,然后抹掉。

何干瞪起了眼睛:“市公安局?不可能呢?”

小胡重新坐回沙发,直视着顶头上司:“我敢拿这事儿开玩笑吗?”

何干无语:肯定的说,以胡秘书的工作和表现,决不可能拿此事儿寻开心。那么,他的话,就是真实无异的了。

然而,自已并没有与市公安局任何人有过节么。

即便是平时工作上的冲撞的磨擦,双方大致都点以为此,很少伤和气的。

工商公安是一家人,都是为池市的改革开放保驾护航,都是为落实市领导的指示而勤劳工作;更重要的是,二家之间,并没存在多少利益上的生死相争。

不像公安与国安,工商与城建,利益相当,界限不清,经常是争权夺利,磨擦不断。

如此看来,又是谁故意插进去发信讯呢?

何干看着胡秘书,胡秘书也正看着他。二道目光相碰,胡秘书眨眨眼,像躲避一样说:“何局,我想”,一道灵光闪过,何干突然明白过来,手一抬:“你莫想,我已知道了。”

“?”胡秘书不知其解,有些茫茫然。

“行了,我明白了,谢谢你小胡。”何干点头道:“你那个女友几时能到?”

胡秘书高兴的答:“如果可以,马上就能到。”,何干所答非所问:“性格一定倔强吧,能不听男友的劝阻,敢扔掉公务员饭碗,一般女孩儿做不出呢。”

胡秘书不知局长何意?唯有苦笑。

但何干心里雪亮,甚或十分高兴。

眼前这个胡秘书,不但对自已忠诚有度,而且确是一个人才。周局周局,你为了让你的“老首长的闺女”个人私利得逞,竟然不顾多年的交情,利用公安系统的终端,翻出陈事旧事儿,发到内部信讯。

想借刀杀人,逼我将胡秘书调开或撤职查办,逐了“老首长的闺女”心愿?

要说你这一手,是神不知鬼不觉的。

本人是不太懂电脑,可你没料到我的胡秘书懂。是你自已的锼主意?还是你的“老首长的闺女”高招?

哎哎哎,幸亏我何干一向知理守法,真还没多少贪赃枉法和风流逸闻的烂事儿。

要不,还不给你一下子掀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做人怎么能这样不厚道?这还只是为了一介闪婚少妇的个人私怨,如果真有一天,为了你我的个人利益不得不争,那?他妈的!

何干气愤不过,狠狠一掌拍向桌面。

可是,巴掌离桌面几公分时,何干硬是生生的控制住了。

并顺势在桌面轻轻一抹:“小胡啊,如此说来,不用密码,你就进得了任何局域网和秘密系统?”,胡秘书轻轻一笑,默默点头。

何干站起来,伸出右手:“明白了,好自为之,去吧,尽快让你女友来试试,宜早为宜迟。”

小胡连声答应,感恩不尽的出去了。

何干坐下,按铃。

办公室主任应声而入:“何局”,“还在谈?”何干埋头在文件上,并不抬头。“在呢,都做了谈话记录”章主任有些掩映不了内心的兴奋:“谈了三个啦”

“哦”何干这才抬起头。

看看她,亲切的说:“这些老资格呵,有水平也真够啰嗦;老实说,不是你章主任出面,我还不放心呢。刚才,周局打来电话,还一再问到你呢。”

办公室主任兴奋的反问:“真的?刚才?”

何干点头,笑道:“也够啰嗦的,问你问个不断。哎,到最后我都有点冒醋酸了。”

果不其然,一向严肃的顶头上司第一次玩笑,让城俯并不太深的交婚少妇,羞红了脸颊。

“哪儿哟?周叔叔是我爸的警卫员,是我爸一步步将他提起,最后才以团长身份转的业。何局,您别乱开玩笑了。”

何干立刻正色道:“算我没说,算我没说呢。工作时间开玩笑,要自我批评和检讨呢。”

这一下,倒弄得办公室主任自已不好意思起来。

局长难得露回笑脸,说句玩笑,这不,又让自已给堵了回去是不?

“局长,我”办公室主任想解释,没想到何局哈哈一笑,指头甩甩:“你呀,真是小心翼翼,谦虚谨慎呢。走吧,把下面等着的人往后移移,陪我到园山饭店去一趟。”

章主任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好的”

半小时后,二人的小车停在饭店前的空坝。

正是上午快十一点,订座和吃饭的客人,陆陆续续;停车场上也几乎停满了各种小车。园山饭店,凭借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经营方式,得到广大顾客的喜爱,当之无愧。

二人还没下车,陆续又是小车不断驶进。

看着西崽们跑来跑去,吼得声嘶力竭的模样,章主任脱口而出:“这样的人气,每月还缴着定费,真是白养活了老板啊。”

驾驶员抢先下车跑过来。

何干摇摇手。

一面推门下车,一面说:“不是饭店都是按定费收工商管理费么?你不知道?”,办公室主任也推门钻出,一挺身,捋捋自已的鬓角,一张秀脸阳光下格外漂亮。

“当然知道,可总是感到不满。干什么让这些人发横财?就像这园山饭店吧,瞧这阵势,这人气和这收入,一年纯营业额过亿只会多,不会少。可是每月仅仅收”

“好啦,情是情,法是法,咱们走吧。”何干不动声色的领先走去。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