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一章 生米煮成熟饭(3)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9-17 08:58:22  浏览次数:132
分享到:

接下来的几天,他做事心不在焉,满脑子安吉拉狂野性感的身影,彻底坠入情网。她倒是消停了,再没有给他打传呼。徐卫国有心去大学找她,又不愿意丢份儿,只能自己煎熬着。

这一天傍晚,他下班后回到小院,刚子和小薇就前后脚跟进来。

你们俩怎么来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徐卫国赶忙往屋里让。

刚子一脸坏笑,说小薇休假,我陪着她来看看你,最近一切还好吧!他一边说话一边东瞧西看,像是寻找什么犯罪证据。小薇自打进屋,铁青着脸,一语不发,在床上搜索着每一寸地方。徐卫国心里有鬼,被二人的举动吓坏了,故意遮掩道,又不是没来过,干嘛呢?

刚子颠着右腿,得意洋洋说,刚才在门口碰见秦大妈,替组织了解了一下你最近的表现。据群众反映,你这儿半夜三更净招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可有此事?希望你从实招来。现在坦白还算人民内部矛盾,你要是不老实,可就是敌我矛盾了。

还没待徐卫国反驳,小薇脸色煞白,从床帮边上犄角旮旯的地缝里捡出一根金黄色卷曲的长头发。徐卫国,这是怎么回事?她声音带着哭腔。他有口难辩,也懒得辩,干脆沉默不语。

刚子看到真有证据,也吓得不轻,冲他挤眉弄眼,唉声叹气。

沉默半天,见他耍滚刀肉,小薇起身往外走,头也不回地扔下一句,你仔细想想,你对得起谁?

我们男未婚女未嫁,光明正大的搞对象,不用对得起谁。他有气无力地回敬一句。

刚子见小薇走了,便吐沫星子四溅眉飞色舞地盘问,你小子艳福不浅呐!可着全北京城独一份儿,找一黄毛绿眼的外国娘们儿,行,哥们平常小瞧你了。你快仔细说说,怎么勾搭上的。那娘们儿哪儿的?美国的,英国的,欧洲的,还是哪国的土著?叫什么名字?听说有身份的英国皇族都叫伊丽莎白,大老俄就叫卡列尼娜,法国叫艾玛,墨西哥人都叫耶塞尼亚,她叫什么?还有,你外调了吗?她家什么背景,在国外干什么的,什么成分?别在咱们祖国的心脏安插个外国间谍,美国中情局、以色列摩萨德、英国军情六处、苏联的克格勃,隶属于哪个单位都够你喝一壶的。还听说这外国人没进化好,浑身都是毛茸茸的,整个的孙悟空转世,那女的也浑身都是毛儿?晚上搂一个大猩猩睡觉,哈哈……刚子被自己的意淫逗得哈哈大笑。

徐卫国一个巴掌扇过去,你丫先闭嘴。我问你,秦大妈怎么说的?老老实实一字不漏地重复。

刚子五官挤到一块儿,颠着右腿,秦大妈就说那天半夜听见有人来找你,然后还有吱哇乱叫的声音,跟杀猪一样,一听就是出事儿了。因为秦大妈看着咱们长大的,这才让我们跟你谈谈,注意影响,换了别人早就报派出所了。

徐卫国心中暗骂自己,怎么当时不把她的嘴堵住,还觉得听着挺刺激,忘了隔墙有耳。

刚子的喋喋不休让徐卫国惊出一身冷汗。是啊!自己除了知道她叫安吉拉,从澳大利亚来,是北大的汉语研究生,其他的一概不知。再加上她那晚的表现,没准真是个美女间谍。保不齐她摸准了我老爷子的身份,想在我身上打开缺口。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说过,“世上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她怎么就那么不开眼无缘无故爱上我这个小警察?想至此,冷汗顺着额头后脖颈子“噌噌”地冒出来。刚子后来又说了什么,什么时候离开的,徐卫国全然不觉。他心里七上八下,色胆被抛到九霄云外。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