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质疑人生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01-09 22:55:46  浏览次数:258
分享到:

在我看来,人活到一定年龄之后,就不必再追问人生的意义了。这个问题应当交给年轻人。

这个问题应当交给年轻人,是因为年轻人有这个激情,也有这个必要。

但就这个问题的复杂性而言,显然,仅有激情还是不够的。复杂在哪里呢?复杂在这个问题不仅很崇高,还很哲学。

让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去思考一个崇高的问题,这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可如果这个崇高的问题兼具哲学的性质,那就有点难为年轻人了。

想想看,让年轻人思考这样的问题,回答这样的问题,并在思考和回答的基础之上,再给自己的人生确立一个目标,一个让人生活得有意义的目标——看看,这活儿有多累。

回过头去看看自己,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我在十几岁的年纪就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了。之所以说那时的思考可笑,就在于我把老师讲的人生意义,书本上讲的名人、伟人们的人生的意义,全当成了我自己的人生的意义。

也就是说,在相当长一个时期之内,我的人生的意义,乃是别人的人生的意义。换言之,我把别人嘴巴里的人生的意义,当成了我真实的人生的意义,并以这个意义作为我人生的目标,往前进发了。

于是,走着走着,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怎么个不对劲?忽然意识到:我走的可是别人的路啊!我自己的路呢?他们是名人,他们是伟人,他们干革命,打天下,做大事,我也要像他们那样干革命,打天下,做大事?我要是再干革命、再打天下,我可能就要犯死罪了!

于是,我停下了脚步——这时,我已走到人生的中途。此时再去寻找自己的路,再去思考人生的意义,可能要有些迟了。即使不迟,大约也损失不小。

所以,一个作家说,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

因此,我对年轻人的建议是,当你思考人生的意义的时候,不要受到别人的干扰,要有你自己的思想。

我举自己这个例子,就想告诉大家,别人的思想终究是别人的。更为关键的是:他们的思想之所以伟大,之所以崇高,之所以强烈地吸引着你,那是因为他们是名人、是伟人,是已经成功了的人。而你呢?你什么都不是。当然,将来也许你也能成为名人,成为伟人,但这个概率比较低。

也就是说,如果将来你真成了他们,那当然好!可万一你成不了他们呢?你成不了他们,你却走着他们选择的、他们思考的人生道路,你傻不傻啊?

也许你会说,大不了从头再来。我佩服你的气魄,可要知道,人生经不起这么折腾,人生折腾不起!

走错了路,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走错了之后,却意识不到错,而且愣要一条道走到黑,非一棵树上吊死!这种不可救药的人,才叫一个可怕!

中国文化里头强调“慎独”,而我更强调“慎思”。

人生的道路很漫长,可紧要处只有几步,甚至只有一步:这一步,就是年轻时我们对人生道路所作出的判断和选择。

回过头去看,不能说我的人生道路完全走错了。无论怎样,我都要承认,我年轻时是很有理想的。我对人生充满了理想,我把人生也想象得太理想。虽然最后我从理想世界跌落到现实世界时是很疼痛的,但谁的人生不疼痛呢?没有疼痛的人生,还算人生吗?如果不是摔了这一跤,我哪会清醒,又哪会意识到我走错了路?当然,这一跤之后也有些悲哀:别人的人生的意义,不应该拿来当作我的人生的意义的啊!

实际上,即便那些功成名就的名人、伟人们,他们虽然是那么说的,却未必也是那么做的。甚至,我怀疑,他们说的连他们自己都做不到。

小人物的不幸,就在于相信,他们是那么说的,也一定是那么做的。于是,我们把他们说的话当成了真理去追捧,我们更把他们说的话当成了人生的目标去追寻。殊不知,他们所处的时代,与我们所处的时代完全不是一回事。每一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时代命运。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幸运儿,那个时代的命运和机会把他们送达人生的峰巅。如果我们把他们作为我们的榜样,试图在完全不一样的时代,完成、实现、达到他们那样的人生,只能造就一出悲剧!

每一个时代,必然会造就一批天才。这就意味着,人在不同的时代,会有不同的理想、不同的追寻和不同的人生目标。所谓人生的意义,也应包含时代这一部分。

时代这一部分,应该是最重要的部分。比如今天的时代能够造就马云,可在中国人站起来的时代就不可能有马云!这叫时代造英雄。

但这个时代依然不能称之为马云时代,这个时代的人生的意义,也绝非马云那种人生的意义。

人生的意义,固然与时代相关,甚至影响着我们的人生的意义。可抛开崇高、抛开哲学这些形而上的东西,若是回归到人生的意义的内核,我个人更倾向于把人生的意义看作是很个人化的意义。

所谓个人化的意义,就如同一个人幸福与否一样,它只与我们自身有关,心灵有关。比如有人想做官,那么他的人生的意义,就一定是官做得愈大,他愈有成就感。他的人生的意义也就是把官做大起来!

做官就是人生的意义吗?当然不是!只能说对某一部分人而言,这是他人生的意义。对众生来说,一个人追求什么,什么便会成为这个人的人生的意义。如果一个人什么追求也没有呢?不要认为这不可能,世间是有这种人的。有这种人,就意味着他并不追求人生的意义。人生对他来说,准确地讲,对这种人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人生到底有没有意义?我不准备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到目前为止,我都没有找到恰如其分的答案。也许是我天资愚笨,压根就不具备思考这般高深的问题。这般高深的问题在当下的社会里,有点高冷。何谓高冷?就是不大为人所关注。人们都关注些什么呢?只有手机知道答案。这般高深的问题,仿佛是为研究哲学的那些人准备着的,至少,也应该是为那些有着哲思大脑的人准备的。

我现在真不关心这个问题,我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我们该如何活着!是为名为利,还是什么也不为,只为自己的心灵?我选择的是后者,即只为自己的心灵。

时代造英雄!那些被时代造就的英雄们,即所谓的名人、伟人们,他们当感谢他们的时代!对他们来说,不是他们的人生理想造就了他们,而是他们无意撞上的时代把他们造就了出来!

我的不幸就在于,当我步入社会,开始自己的人生路程时,当我准备确立自己的人生理想,并思索人生的意义时,我并未认识到这一点,即时代性。我糊里糊涂地把他们的成功人生——姑且称之为一种经验吧,搬进了我的人生。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我被命运撞得鼻青脸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胖了呢!这一跤不只摔醒了我,还有一个重大收获,这就是质疑!质疑我自己,也质疑他人,包括那些给了我成功经验的人!实际上,从那一跤之后,我开始质疑人生了!当我质疑人生的时候,我知道我不再是一个人云亦云的人了,一个不再只知跟着别人走的人了,我成了一个质疑自己,也质疑他人的人了。我真正的人生,是从质疑开始的,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质疑,改变了我的人生,改变了我对人生的许多理解与许多认识。质疑,让我放下了许多东西;质疑,让我真切地看清了人生,明白了人生。

真的,人生并非我们年轻时所追寻的那一切。年轻时我们追寻的也不能说全错,在那样的年纪,我们只能那么想。但如果谁要是把那个时候的理想,那个时候的追寻,一直奉为圭臬,带进棺材里去,那他就可悲了!为何这么说呢?因为,这只能说明这个人一辈子也不曾醒悟过,他一直活在一成不变的尘世的美梦中。尘世的美梦又为何物?尘世的美梦无外乎就是:“升官发财死老婆”!

我视质疑人生为我的一次醒悟,可又不得不说,这个醒悟来晚了一些。都说人生不能重来。人生倘能重来,我希望我能在20多岁时,最好是在十七、八岁时,我就能质疑人生。倘如此,我相信,我的人生绝非今生这个样子。

质疑人生,实在不是一件坏事。但这只是我一个人的想法。

二〇一六年,我在《中国青年报》上读到一篇文章。文章大意是这样的:

“北大四成新生认为活着没有意义”,这个令人震惊的结论来自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在一次演讲中,他表示一些学生因为价值观缺陷导致了心理障碍,并称之为“空心病”——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活不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看到北大未来精英这样表述,联系到这些北大学生十几年来中所接受的教育模式,不难得出一个结论——外力让他们质疑人生的意义。

北大学生是社会中非常特殊的一个群体,他们可谓是最能顺应现行教育模式的人,是“提高一分干掉千人”的成功者。就是这样的一些人,反过头成为质疑教育的例证,恰恰说明了我们的教育出现了多么严重的问题。

不得不承认,大学生心理问题日趋严重,应当及时引起全社会的重视。不为年轻人提供健康、积极的教育环境,他们对人生的质疑还会持续下去。

读罢这篇短文时,我记得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摇了摇头,看来我不认可这是一个问题,更不认可作者的担心。

就这样一篇短文,当时,我头脑里竟然蹦出三个“恭喜”:

第一个“恭喜”:“活着只是按照别人的逻辑这样活下去而已”!

恭喜北大未来的精英们!你们还未走向社会却已看清了未来人生的样子,这是你们具有深刻思想的表现!这不是令人担忧的思想,这是令人高兴的思想!有了这个思想,你们将会走出不一样的人生,至少与你们的父母不一样!

第二个“恭喜”:恭喜你们得了“空心病”——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

恭喜北大未来的精英们!你们现在还只是学生,尚未完全完成学业,但你们却于学习的间隙完成了一道哲学命题:人为什么活着?人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这个问题问得好!人生若不搞懂这个问题,他真的不好活下去,即使活得下去,他也必浑浑噩噩地活着。你们没有!你们不会这样活下去!当你们被这些个问题困扰、迷惘的时候,不要害怕,不要担心,你们距离破解这道世界性哲学命题的时辰已经不远了!

第三个“恭喜”:“他们对人生意义的质疑还会持续下去”。

恭喜北大未来的精英们!如果你们停止了对人生意义的质疑,那才是令人担心的事。将质疑持续下去,不仅是你们自身的需要,也是全人类的需要。将质疑持续下去,你们将成为学问家,成为哲人。将质疑持续下去,你们才能找到真正有意义的人生。我不怕你们质疑,我怕你们不质疑、没质疑。不质疑、没质疑,意味着你们的人生,将成为浑噩的人生。而这才是青年身上最可怕的事情!

当我开始质疑人生时,有人认为很可怕,并为我“捏一把汗”——可见还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担心。当北大这些未来精英们开始质疑人生时,徐凯文副主任忧心忡忡的心情也就不难理解了。但看看我今天的人生,你就知道了,一点也不可怕,一点也不用担心!相反,我认为我活得很好!什么叫很好?身心不累!身心自由!尤其心之自由,很难做到。

至于北大未来的精英们,大家更不要担心了!我甚至能预感到:正是有了这样的一次质疑,他们的未来会更好!至少,他们不会浑噩地活着!至少,他们不会毫无思想、惟命是从地活着!

大家为青年人担忧是对的,因为青年关乎国家未来!何况是我们自己的未来!可我们也要问一问自己:我们的担忧难道仅仅是基于自己的人生经验?我们的人生经验难道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经验?青年人遵循了我们的经验,便是他们正确的人生选择?青年人遵循了我们的经验,我们就毋须担心了?我们的人生经验真的是有意义的人生经验?青年人难道就不该有他们自己的人生经验?如果“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强”,那是否表明我们那些东西根本就不适宜他们?他们压根就没有必要要走我们的老路?实际上,青年人应该走新路!走一条完全不同于我们的新路!他们应当有更好的人生,更符合人性的人生!让他们走我们走过的路,过我们过过的人生,分明是我们对孩子没有自信。因此,这不是希望孩子们好,这是希望孩子们不如我们,最多也就希望他们跟我们一个样!

不要担心青年,要担心的是比青年年长的人。年长的人总认为青年不如他们。我要提醒年长的人,你们再怎么比青年好,比青年强,也终究要退出历史舞台。历史舞台永远是为年轻人准备的。

这不,从二〇一六年到二〇一七年,仅一年时间,青年人的思想就发生了天大的变化:从质疑人生到“佛系青年”。

“佛系青年”?什么意思?青年人都改信佛了?不,“佛系青年”是网上蹿红的一个潮词,这个词用来描述那些选择轻松、往往只拿低薪的职业——而不选择有挑战性、报酬更高的职位——且对社会压力持回避态度的青年群体。

“佛系青年”一般都是在1990年以后出生的,该群体的特点是对工作、政治以及生活中的其他事情都无动于衷。

老实说,我希望年轻人质疑人生,而不希望他们成为“佛系青年”。但现实却是:他们已经成为了这样的人,我们该怎么办?像中国青年网那样歇斯底里吗?——《所谓“佛系青年”是彻底的青春悲剧》!

我不主张歇斯底里,那是因为即使是“彻底的青春悲剧”,那么,我们也应该问一问:谁才是这出悲剧的罪魁祸首?

今天的时代,是出马云的时代,亦是出“佛系青年”的时代。这个时代很美好,也很残酷。因为美好,出了马云;因为残酷,出了“佛系青年”。

所谓残酷,就是生存压力!所谓残酷,就是无序竞争!

“佛系青年”的无动于衷,实质是麻木、冷漠。单就年龄而论,委实不该。可事情愣是出来了,社会不能无动于衷!

社会该怎么办?恐怕用不着我来操心!

相对于2016年北京大学学子们的质疑人生,我认为2017年“佛系青年”的出现,是一种倒退。

但我对青年们仍抱有希望和信心。毕竟这只是一出“青春的悲剧”!也许过了这个时期,一切都会好起来。在对待青年问题上,我素来不悲观。即便“佛系青年”,我也相信会有另一种可能性发生,这种可能性就是:麻木、冷漠之后,他们的精神状态会来个大翻转,成为焕然一新的新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