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名分(第4章)
作者:江凌  发布日期:2018-01-03 20:55:37  浏览次数:115
分享到:

过了一阵子,威家请“一掐准”为这门亲事选了黄道吉日,托媒婆给桂家送日子,要定在这一年的腊月十八嫁娶。

     媒婆进了桂家的门。可是,距离腊月十八也只有短短的两个多月了,桂家认为这样不可以,时间太仓促了,年底前又天气多变,来不及准备,办大事可能办不妥当。我的曾祖母问桂姑是怎么想的,桂姑没作声,这个事情本来就是父母作主的,她还能说什么。媒婆就用三寸不烂之舌展开攻势,有一百二十个理由证明两个月时间足够,有一百二十个条件足以把大事办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媒婆终于说服了我的曾祖父母,她抓住时机斩钉截铁地作了决定,我说就是嘛,一家是急着要娶媳妇,一家是急着要嫁闺女,那就说好了,大喜的日子就这么定了,腊月十八,不得改了。

 时间不等人,桂家第二天就紧锣密鼓的忙碌起来。短短的两个月,按照习俗,遵循规矩,该给桂姑办的事一定得办好。诸如红枣、花生、桂圆、莲子等这些寓意深刻的吉祥物要有,桂姑出阁时这四物是一定要带的。在本地人眼里,红枣、花生、桂圆、莲子象征甜蜜美满、花开富贵、幸福团圆,这四物放在一起,就是“早生贵子”的意思。桂家用上等的枣木为桂姑做子孙桶,刷上厚厚的红漆,光艳耀眼。子孙桶里放进五个红鸡蛋,寓意桂姑五子登科、多福多寿。桂家还为桂姑准备一个寓意财运如火旺发的香炉,以及其他陪嫁品,诸如子孙对碗、红木箱柜、压箱钿(红木的放金银首饰的嫁妆)、花床、衣柜、梳妆台、金银首饰、生活用品等。这些日子,桂姑亲手做了八双小虎头鞋,寓意早生贵子,她针针线牵引着甜甜蜜蜜和对未来的期盼。

 婚礼的日子临近。一场冬雨过后,桂家后院里的梅花开了,如火如荼,清香四溢。这棵梅花树原来是野生的,长在渡冈脚下的一处草丛中,是桂姑和桂扬帆挖回来栽的,当初只有手指头粗细,如今已亭亭如盖了。后院里花草种类很多,有芍药、月季、玉兰、兰草、丹桂等,四季都有花开,但桂姑最喜欢的还是这棵梅花,它凌寒独自开,有着冰心玉骨的高雅。梅花的幽幽暗香充满了闺房,使人神清气爽,桂姑很想到后院去看看。可是,桂姑现在不能走出闺房了,这是婚礼前的规矩。

闺房里从早到晚上人气很旺。母亲、哥哥、嫂嫂、妹妹,他们来得频繁,同桂姑说说话,谈谈心。妹妹更是形影不离的陪着她。平日里从不进桂姑闺房的父亲,时不时的也过来了,脸上挂着慈祥的笑意。每天来桂姑闺房的,还有上门贺喜亲友。后来,按照传统习惯,从亲友中物色了九个未婚女孩,每天来陪桂姑,叫做“坐房”,她们聊聊家长里短,叙叙亲情友情,嘻嘻哈哈逗桂姑快乐开心,至婚礼前哭嫁时,她们陪着桂家人一起哭。

桂家按照婚俗,在婚礼的头一天,将嫁妆送到新娘桂姑的婆家,陪嫁的有,“大三件”花床、衣柜、梳妆台,“小三件”脚盆、马桶、箱子。譬如香炉、生活用品之类也随之带过去了,像金银首饰、化妆品、手帕等小件物什都锁在陪嫁的柜子里、梳妆台里或箱子里,钥匙交到新娘桂姑手里。到婚礼那天,新娘桂姑出阁只需带一些吉祥物什随行就可以了。

到了 腊月十八,雪后初霁,渡冈在轻描淡写的一层薄雪映衬下,万绿葱茏。

       上午十时许,桂家的满门宾客隐隐约约听见锣鼓声和唢呐声传来,接着看到了迎亲的队伍像一条披红挂绿的彩龙,从渡冲那边越过渡冈向这边游走过来了。先登上渡冈顶的,是骑着高头大马神采奕奕的新郎威悦,这是彩龙的头。这儿交待一下,本地人是不养马的,威悦骑的马是从渡河雁之队借来的,这马是抗战期间从日本鬼子手里缴获的战利品,现在成了渡河雁之队队长刘大毛的坐骑;渡河雁之队的几匹马中就数它高大,鬃毛纯正,浑身发着红铜色的光泽。接着彩龙的颈部到了冈顶,是敲着锣的打着鼓的吹着唢呐的几个吹鼓手,再就看到了彩龙的腰身,是一个接新娘的八抬大轿;最后是接亲的男傧和新郎的亲朋好友,他们做了彩龙的尾巴,哦,还有几个赶热闹的玩童,他们在跟在队伍后面蹦蹦跳跳。

  闺房里。 听到锣鼓声和唢呐声,桂花和那几个陪在桂姑身边的女孩涌向窗前。桂花转过身来说,姐,他们来了。坐在床上的桂姑挪了挪身子,没回话。

有人将桂家的大门关起来了,要让来迎亲的新郎先吃个“闭门羹”,以示娶亲来之不易,婚后要倍加珍惜。迎亲的彩龙从渡冈上精神抖擞气宇轩昂的一路游走下来,到桂家的大门前就停下来了。

  桂姑静静的坐在与自己相处多年即将阔别的床头,聆听着,迎亲的锣鼓声和唢呐声越来越响、越来越狂热,她想象着威悦坐骑的马蹄声由远及近、由缓趋急,她的心脏和脉博也紧随着越跳越快。

  在锣鼓和唢呐的震耳欲裂的呐喊声中,新郎威悦的亲朋好友燃放了一串长长的“催门炮”,用一阵猛烈持久的炮仗催开了桂家紧闭的大门。

正午时分。新女婿上门迎亲,闺女即将出阁,亲朋好友、邻里乡党济济一堂,桂家在正堂里举行盛宴。

八仙桌和太师椅一尘不染,油光发亮,象征着十全十美的十大碗美味佳肴在席上摆得满满的。首席是为新郎威悦准备的。开席前,新郎威悦一一拜过岳父岳母大人、桂家的各路长辈、各路亲属,接着由桂扬帆把他带到首席坐下;随同新郎来的男傧和亲朋好友依次在贵宾席就位,而后在场的其他客人全部入席。这样一来,新郎威悦是盛宴的核心人物,大家像众星捧月。小孩子们入不了席的,就每人拿着碗勺候在席边,由席上的大人“施舍”。

门外响起猛烈的鞭炮,开席了。一时间,欢声笑语觥筹交错,各种菜肴的香气和浓烈的酒香交融到一起,那场面,要说多火热就多火热、要说多喜庆就多喜庆、要说多热闹就多热闹,一切关于婚宴的美好形容词都能用得上。

未时过后,准备发轿。闺房里,在桂花搀扶下,桂姑坐到事先准备好的红水桶上。红水桶油光发亮,圆圆的,鼓鼓的,看起来像只硕壮的鼓。在桂花给桂姑梳妆的时候,母亲桂叶氏又哭起来,声音嘶哑、哽咽。半个月来,也记不清桂叶氏哭嫁哭了多少回,好多时候,桂姑也哭,眼睛已成了红灯笼,嫂子、桂花也哭红了双眼,还有坐房的那九个女孩也陪着掉泪。

这儿我要交待一下,本地婚俗中,姑娘出嫁一定要哭嫁,越哭越发,从开始哭到姑娘出门为止,时间长短因不同家庭不同情况而异,有半个月的,有三五天的,有一两天的。哭的内容也不拘一格,要看新娘自己、新娘母亲、新娘姐妹等是谁哭,有哭新娘如何乖巧的,有哭亲人之间惜别之情的,有哭父母养育之恩的,有哭如何相夫教子孝顺长辈的,甚至还有哭媒人如何昧着良心说假话骗婚的,等等。不管什么说,要是谁家到了女孩出嫁的日子,女孩自己和她的亲人们都会百感交集,所有的悲欢离合之情都包含在这“哭”里了。现在,桂姑母亲,我的曾祖母哭道:

     女儿呀,我的宝贝蛋,你伴为娘十八载。

     你是娘的心头肉,为娘对你好疼爱。

     今天你出嫁远离娘,为娘百般挂心怀。

     你要听娘话,娘才想得开。

     娘要你,一要孝敬公和婆,手脚时时放勤快;

     二要你好好关照小姑和小叔,一家和睦能消灾;

     三要莫听闲语少说话,调理好夫婿得恩爱;

     受了委屈要多忍耐,回家妈妈替你把泪揩。

     逢年过节常回来,为娘亲自接你到村外……

桂姑禁不住又呜咽起来。桂花的双眼泪水又打转转了,但她暗示自己竭力克制情绪,毕竟在给新娘梳妆,要全神贯注。

梳妆完毕,桂花帮助桂姑脱下衣服和鞋袜,换上了新郎威悦带来的新衣、新鞋,接着又替桂姑盖上红头盖。大红的棉袄棉裤绣着龙凤呈祥,红绣花鞋上绣着鸳鸯戏水,绣花红头盖上绣着花开富贵,桂姑从头到脚都洋溢着吉祥如意和幸福美满。

送别的鞭炮声响起来了,狂风暴雨似的盖过所有声音,桂扬帆背着桂姑去上大花轿了。桂姑感觉得到哥哥在抽泣,他的身体不停的颤抖。在这过程中,桂姑父亲,我的曾祖父桂如燃将刚才桂姑坐过的水桶拎到大门外,将桶中的水泼到地上,意为“嫁出门的女,泼出门的水”,祝愿我的姑奶奶到了婆家将会门户兴旺发达,好好过日子,不要再留恋娘家。

激烈的炮仗在天空中绽开一个个耀眼的花朵。新娘桂姑的八抬大轿抬起来了。送亲的队伍里有桂扬帆,还八个未婚的男女青年,他们都是新娘家的亲友。新娘家送亲的队伍和新郎家迎亲的队伍汇聚到一起,排列成一条巨大的彩龙,从桂家大门口起程,一路精神抖擞,游上渡冈,再游到渡冈的那一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