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韩邦庆《 海上花列传》译著 第54章
作者:金帼敏  发布日期:2024-06-30 23:06:40  浏览次数:83
分享到:

负心郎模棱联眷属 失足妇鞭箠整纲常

朱淑人见眠香坞内更无别人,方嗫嚅向齐韵叟道:“阿哥叫我明天回去,不知道会有什么事?”韵叟微笑道:“你阿哥替你定亲呀,你怎么啥都不知道?”淑人低头皱眉答道:“阿哥总是这个样子的。”

韵叟听说,不胜惊讶道:“替你定亲倒做错了?”淑人道:“不是做错,现在其实也不着急。您可否与阿哥说一声,不要去定什么亲?”韵叟察貌揣情,十猜八九,却故意探问道:“那么你是什么意思呢?”连问几声,淑人说不出口。

韵叟乃以正言劝解,道:“你不要去与你阿哥说。按照你的年龄是定亲的时候了,你因为没有爹娘,你阿哥当然要替你做主。选定的是黎篆鸿的女儿,再好也没有了。现在你不念你阿哥的好,倒说不要定啥亲,不要说你阿哥听见了要生气,你自己想想,媒人都已到齐,求允的彩礼也全备好,怎能让你阿哥再去回了?”

淑人一声儿不言语。韵叟道:“当然定亲这事,也是都要双方情愿的好。你有什么不称心的,索性说出来,大家商量商量倒也可以。我替你计算过,最要紧的是定下这门亲,早点定下就可以早点娶过来,那么到时候与周双玉同时娶过门来,不是皆大欢喜吗?”

淑人听到这里,咽下一口唾沫,躭延一会,又嗫嚅道:“说起个周双玉,开始就是阿哥代叫了几个局,后来也是阿哥一起去吃的桌酒,双玉就问我会不会娶她。她说她是好人家的姑娘,今年到的堂子,也不过只做了一节的清倌人,先要我说定肯定娶她么,第二户客人她是不做的。我倒是已经答应了她。”韵叟道:“你要娶周双玉,容易得很,但倘若让她做正房夫人,肯定是不成功的。就像陶玉甫,要讨个李漱芳做垫房,到底还没有办到,不要说是你了。”

淑人又低头皱眉,道:“这样就有些尴尬了。双玉的性子倔强得很,她自从来到这里,就决定要赎身的,一直与我说,如果我要娶了别人,她是一定要吞吃生鸦片烟的。”韵叟不禁呵呵笑道:“你放心吧,哪个倌人不是这样说的。不要再去听她。”

淑人面上虽惭愧,心里却很急,没奈何又道:“我起先也不相信,不过双玉不比别人,看她样子倒不像是瞎说。如果真弄出点事来,终究没趣。”韵叟连连摇手,道:“什么事啊,我打包票吧,你放心。”

淑人料知话不投机,多讲也无益。适值茶房管家送进茶来,韵叟擎杯相让,呷了一口,淑人即起辞去。韵叟一面送,一面嘱道:“我说你现在就去告诉双玉,说阿哥要替我定亲。双玉若有啥埋怨,你都推它给阿哥好了。”淑人随口诺诺。

两人走出眠香坞,琪官、瑶官还在门外等候,一同跟下山坡,方才分路。齐韵叟率琪官、瑶官向西往拜月房栊而去。朱淑人独自一个向东行来,心想:“韵叟乃出名的‘风流大教主’,尚不肯成全我这美事,如何是好?假使双玉得知,不知要闹到哪一步!”思来想去,毫无主意,一路走至箭道中,见此时看跑马的都已散去,志正堂上只有两个管家在照看香烛。

淑人重又走回,劈面遇见苏冠香,笑嘻嘻问淑人道:“我们大人到哪里去了,五少爷可曾看见?”淑人回说:“在拜月房栊。”冠香道:“拜月房栊没有呀。”淑人道:“刚刚去呀。”冠香听了,转身便走。淑人叫住问他:“可曾见双玉?”冠香用手指着,答了一句。

淑人没听清楚,只照其所指之处,且往湖房寻觅。等到走进院门,闻得一缕鸦片烟香,心知蔼人必在房内吸烟,也不去惊动,直接回自己卧房。果然周双玉在内,桌上横七竖八摊着许多磁盆,亲自将莲粉喂促织儿,见了淑人,便欣然与他计议明日如何把这些捎带回家。

淑人只是懒懒的。双玉只道他暂时离别,未免牵怀,倒以情词劝慰。淑人几次要告诉他定亲之事,几次缩住嘴不敢说,想双玉倘在这里闹起来,太不雅相,不若等回至家中再以告知。当下勉强笑语如常。

晚间,张灯开宴,丝竹满堂,齐韵叟兴高采烈,飞觞行令,热闹一番,并取出那《海上群芳谱》,要为众姐妹下一赞语,题于小传之后。诸人齐声说好。朱淑人也胡乱应酬,混过一宿。

次日午后,备齐车轿,除马龙池、高亚白、尹痴鸳及姚文君原住园内,仅留下华铁眉、孙素兰两人,其余史天然、葛仲英、陶云甫、陶玉甫、朱蔼人、朱淑人及赵二宝、吴雪香、覃丽娟、李浣芳、林素芬、周双玉、卫霞仙、张秀英、林翠芬一应辞别言归。

齐韵叟向陶玉甫道:“你是独独为了李漱芳急着要去一次,明天接过了就来吧。”玉甫道:“明天不行,二十五一准到。”韵叟也就转去,不便强邀,又向朱淑人道:“你明天来。”淑人深恐说出定亲之事,含糊应答。

大家出了一笠园,纷纷各散。朱淑人和周双玉坐的马车,一直驶至三马路公阳里口。双玉坚嘱:“你有空就来。”

淑人“噢噢”连声,眼看阿珠扶双玉进弄,淑人才回中和里。只见阿哥朱蔼人已先到家中,正在厅上拨派杂务。淑人没事,自去书房里闷坐,寻思这事断断不可告诉双玉,我且瞒下,慢慢商量。

将近申牌时分,外间传报:“汤老爷到了。”淑人免不得出外相见。汤啸庵不及叙话,先向蔼人说道:“李实夫同我一起来,现在也在船上。”蔼人忙发三副请帖,三乘官轿,往码头迎请于老德、李实夫、李鹤汀登岸。再派人速去西公和里催陶老爷立等就来,不料陶云甫不在覃丽娟家,又不知其去向。

蔼人方在着急,恰好云甫又走来,见了汤啸庵,说声“久别”。蔼人急问道:“到哪里去了?到处请不到你。”云甫笑道:“我在东兴里。”蔼人道:“东兴里干啥?”云甫笑而皱眉道:“是玉甫的事。李漱芳刚刚完结,李浣芳又来了,让他备感尴尬。”

蔼人道:“啥事呢?”云甫未言先叹道:“还是李漱芳生前时,说过的一句话,说她死后要玉甫讨她妹子。现在李秀姐拿个浣芳来交给玉甫,说等她大点就收房。”

蔼人道:“这不是也不错吗。”云甫道:“哪里知道玉甫他不要,说:‘我作孽就作这一次,难道还要再作一次孽吗!倘若浣芳要我带回去,只能算是我干女儿,我替她找人家嫁出去。’”

蔼人道:“这也不错啊。”云甫道:“哪里知道这个李秀姐一定要把浣芳給玉甫做妾,她说漱芳苦恼,到死没有嫁给玉甫,现在浣芳只是做她的替身。倘若浣芳有福气,生出儿子,终究是漱芳的起因,将来也有人念想她。”

蔼人听罢点头,汤啸庵插口道:“大家的话都不错,但真真是尴尬事。”陶云甫道:“我倒有个法子,一点不要紧。”

一语未了,忽见张寿手擎两张大红名片,飞跑通报。朱蔼人、朱淑人慌即衣冠,同迎出去,乃是于老德、李鹤汀两位,下轿进厅,团团一揖,升炕献茶。朱蔼人问李鹤汀:“令叔为啥不来?”鹤汀道:“家叔有点病,此次是到沪就医。感承宠招,心领代谢。”

蔼人转和于老德寒暄两句,然后让至厅侧客座,宽衣升冠,并请出陶云甫、汤啸庵两位会面陪坐。大家讲些闲话,惟朱淑人不发一声。

一会儿,于老德先开谈,转述黎篆鸿之意,商议聘娶一切礼节,朱淑人乘机抽身回避。张寿有心献勤,捉个空,寻到书房,特向淑人道喜。淑人憎其多事,怒目而视。张寿没兴,讪讪走开。

晚间,张寿来请赴席,淑人只得重至客座,随着蔼人陪宴。其时亲事已经商议停当,席间并未提起。到得席终,于老德、李鹤汀、陶云甫道谢告辞,朱蔼人、朱淑人并送登轿。单剩汤啸庵没去,本系深交,不必款待,淑人遂退归书房,无话。

二十二日,蔼人忙着择日求允。淑人虽甚闲暇,不敢擅离。直至傍晚,有人请蔼人去吃花酒,淑人方溜至公阳里周双玉家一会。

可巧洪善卿在周双珠房里,淑人过去见了,将定亲之事悄悄说与善卿,并嘱不可令双玉得知。善卿早知其事,等淑人去后,便告诉了双珠。双珠又告诉了周兰,吩咐全家人都不许漏言。

别人自然遵依,只有个周双宝私心快意,时常风里言,风里语,调笑双玉。适为双珠所闻,唤至房里,呵责道:“你若多说多话,前日子银水烟筒的事,是不是忘记了?让双玉闹起来,你也没啥好处!”双宝不敢回嘴,默然下楼。

隔了一日,周兰往双宝房间里床背后开只皮箱,检取衣服,丢下一把钥匙不曾收拾,偶见阿珠,令去寻来。阿珠寻得钥匙,翻身要走。双宝一把拉住,低声问道:“你为啥不去朱五少爷那里道喜?”阿珠随口答道:“不要瞎说!”双宝道:“朱五少爷大喜呀,你怎么会不知道?”

阿珠知道双宝嘴快,不欲纠缠,大声道:“快点放?,我要喊姆妈了!”双宝还不放手,只听得客堂里阿德保叫声“阿珠,有人来看你。”阿珠接应,问:“谁?”趁势撇下双宝,脱身出房,一看,乃旧伙大姐大阿金。阿珠略怔一怔,问:“有事吗?”大阿金道:“没啥,我来看望你呀。”

阿珠忙跑进去将钥匙交给周兰,跑出来,携了大阿金的手,走到弄堂转弯处,立在白墙下说悄悄话。大阿金道:“现在索性不对了!不要说是王老爷,就连两户老客人也都不来了,生客一个也没有,一节下来总共拆了四块洋钱(佣人合股的拆帐)。我是急死了,她倒坐马车,看戏,蛮开心!”阿珠道:“小柳儿的生意很好的(演??戏的武生)她怎么会不开心呢?我替她算过,还不如停下来好了。”大阿金道:“看着像是要停了!他们在租小房子,叫我跟过去,一块洋钱一月,我肯定是不去的。”阿珠道:“我听见洪老爷说,王老爷屋里没有大姐,你可以去做做看?”大阿金道:“好的,你替我去说?。”阿珠道:“你若要去,等我晚会再问声洪老爷。明天没有空,二十六日下午两点,我同你一起去吧。”

大阿金约定后离去,阿珠亦自回来。二十五日晨,接得一笠园局票,阿珠乃跟周双玉去出局。隔日,阿珠到家传说道:“小先生要二十八回来。”周兰没甚言语。吃过中饭,略等一会,大阿金就来了,会同阿珠,直接往五马路王公馆。

两人刚至门口,只见一个后生慌慌张张冲出门来,低着头一直奔去,分明是王莲生的侄儿,不解何事。两人推开一扇门掩身进内,静悄悄的竟无一人。直到客堂间,来安始从后面出来,见了两人即摇摇手,好像不许进去的光景,两人只得立住。阿珠因轻轻问道:“王老爷在里面吗?”来安点点头。阿珠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来安走上两步,正待附耳说出缘由,突然楼上劈劈拍拍一顿响,又大嚷大哭的闹起来。俩人听这嚷哭的是张蕙贞,并不听得王莲生声息。接着大脚小脚一阵乱跑,跑出中间,越发劈劈拍拍响得像撒豆一般,张蕙贞一片声喊“救命”。

阿珠听不过,撺掇来安道:“你去劝?劝。”来安畏缩不敢。猛可里楼板彭的一声震动,震得夹缝中灰尘都飞下些来,知道张蕙贞已跌倒在楼板上。王莲生始终没有一些声息,只是劈劈拍拍的闷打,打得张蕙贞在楼板上骨碌碌打滚。阿珠要自己去劝,毕竟有好些不便之处,亦不敢上楼。楼上又无第三个人,只听王莲生打了个尽情。打到后来,张蕙贞渐渐力竭声嘶,也不打滚了,也不喊救命了,才听得王莲生长叹一声,住了手,退入里间房里去。

阿珠料想不好惊动,遂轻轻辞别了来安要走。大阿金还呆瞪着两眼发呆,见阿珠要走,方醒过来。两人仍携着手,掩身出门,又听得楼上张蕙贞直着喉咙,干号两声,其声着实惨戚。大阿金不禁吁了口气,问道:“不知道究竟为什么?”阿珠道:“管它们什么事,我们吃杯茶去罢。”

大阿金听说高兴,出弄转弯,宛转来至四马路中华众会,联步登楼,恰遇上市时间,往来吃茶的人逐队成群,热闹得狠。两人挑张临街桌子坐定,合泡了一碗茶,慢慢吃着讲话。阿珠笑道:“以前我一直说王老爷是个好人,现在倒也会打小老婆的,真是稀奇!”大阿金道:“王老爷与我们先生好的时候,嫁给他就好了。倘然我们先生嫁给王老爷,王老爷哪里敢打她。”阿珠道:“沈小红怎么可能好好的做人家老婆,真要嫁过去那更有戏看了。”大阿金叹息道:“我们先生这真真是自己不好,怪不得王老爷娶张蕙贞。上海数一数二的红倌人,现在落的这个下场!”阿珠道:“现在也不算太憋脚的。”

正说时,堂倌过来冲开水,手揣一角小洋钱,指着里面一张桌子道:“茶钱他们会过了。”两人引领望去,那桌子上列坐四人,大阿金都不认得。阿珠觉有些面熟,似乎在一笠园见过两次,惟内中一年轻的,认得是赵二宝阿哥赵朴斋。因朴斋穿着大袍阔服,气概非凡,阿珠倒不好称呼,但含笑颔首而已。

一会儿,赵朴斋笑吟吟走过外边桌子旁,阿珠让他坐了,递与一根水烟筒。朴斋打量大阿金一眼,随向阿珠搭讪道:“你先生在山家园呀,你为啥回来呀?”阿珠说:“现在是要去了。”朴斋又转问大阿金:“你是跟谁啊?”大阿金说是沈小红。阿珠接嘴道:“她现在在寻生意,可有哪里要聘大姐?推荐推荐她。”朴斋兴奋道:“西公和张秀英说要添个大姐,等她回来后,我替你去问声看。”阿珠道:“好的,谢谢你。”朴斋问明大阿金名字,约定二十九给回音。阿珠向大阿金道:“那么你就等两日。张秀英那里不要你,再去王老爷那里。”大阿金感谢不尽。朴斋吸了几口水烟,仍回里面桌子上去。

一会儿,天色晚下来,阿珠、大阿金要走,先往里面招呼朴斋,朴斋同那三个朋友也要走,便一齐走下华众会茶楼,分路四散。

第五十四回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