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韩邦庆《 海上花列传》译著 第17章
作者:金帼敏  发布日期:2024-06-08 18:57:58  浏览次数:105
分享到:

别有心肠私讥老母 将何面目重责贤甥

张寿接了请客票头,直接往公阳里周双珠家。走进大门,只见阿德保正跷起脚坐在客堂里,嘴里衔一支旱烟筒。张寿只得上前,将票头放在桌上,说:“请洪老爷。”阿德保也不去看票头,只说道:“不在。放这里吧。”张寿只得退出。阿德保又冷笑两声,高声说道:“现在也出了新花头了,堂子里相帮都不用了!” (张寿就是阿德保老婆阿金的姘头)

  张寿只做不听见,低头急走。刚至公阳里弄口,劈面遇着洪善卿。张寿忙站过一旁,禀明姚老爷请。洪善卿点头答应,张寿乃自去了。 

  洪善卿仍先到周双珠家,在客堂里要票头来看过,然后上楼。只见老鸨周兰正在房里与周双珠对坐说话。善卿进去,周兰叫声“洪老爷”,即起身向双珠道:“还是你去说她两声,她还听点。”说着自往楼下去了。 

  善卿问双珠:“你姆妈在说啥?”双珠道:“说双玉有点不舒服。”善卿道:“那么叫你去说她几声,啥意思呢?”双珠道:“就为了双宝多说多话。双宝也是不好,要争气又争不来,还要装体面,碰着个双玉,一点点又吃亏不起,两个人弄僵了,搞不好了。”善卿道:“双宝装啥体面?”双珠道:“双宝在说:‘双玉没有银水烟筒末,拿我房里的去给了她,就是她出局的衣裳,我也是穿过的。’刚巧让来双玉听见,现在衣裳也不要穿了,银水烟筒也不要了,今天一整日躲在床上不起来,说是不舒服。现在我姆妈拿双宝来骂了一顿,要我去劝劝双玉,叫她起来。”善卿道:“你去劝她说啥呢?”双珠道:“我也不高兴去劝她。我看了双玉也讨厌。只不过是多几个局,现在神气得很,拿双宝要打要骂,倒好像是她的讨人(妓院买来的女孩)”善卿道:“双玉也是利害点。你幸亏不是讨人,不然她也要看不起你了。”双珠道:“她与我倒十二分的要好。我说她啥,她总答应我,倒比姆妈说她还灵。” 

  正说着,只听得楼下阿德保喊道:“双玉先生出局。”楼上巧囡在对面房里接应道:“来了。”善卿便向双珠道:“用不着你去劝她了,她要出局去,也只好起来。”双珠道:“我说她不起来就等她一会,不见得她不做生意。现在做清倌人,顺了她性子。隔些时日都是她的世界了!” 

  一言未了,忽听得楼下周兰连说带骂,直骂到周双宝房间里,便“劈劈拍拍”一阵声响,接着周双宝哀哀的哭起来,知道是周兰把双宝打了一顿。双珠道:“我姆妈也不公道,要打么双玉也该应打一顿。双玉稍微生意好了点,就宝贝煞了,生意不好也不能这么受苦!”善卿正要说时,适见巧囡从对面房里走来。双珠即问道:“骂过一顿了,为啥还要打?”巧囡低声道:“双玉不肯出局去呀。三先生去说说吧,让她去了么好来。”双珠冷笑两声,仍坐着不动身。 

  善卿忽立起来道:“我去劝她,她一定会去。”即时走去周双玉房间里,只见双玉睡在大床上,床前点一盏长颈台灯,暗昏昏的。善卿笑嘻嘻搭讪道:“是否身子有点不舒服?”双玉免不得叫声“洪老爷”。善卿走过去在床沿坐下,问道:“我听见你要出局去?”双玉道:“因为不舒服,就不去了。”善卿道:“你哪里不舒服,是不去的好。不过,你不去了,你姆妈也没啥办法,只好叫双宝去代局。叫双宝去代局,不如还是你自己去。我说对吗?”双玉一听双宝代局,心里也是发急,想了想道:“洪老爷说得不错,我去吧。”说着,人已坐起来。善卿也自喜欢,忙喊巧囡过来点灯收拾。 

  善卿仍至双珠房里,把双玉肯去的话诉与双珠。双珠也道:“说得好。”正值阿金搬夜饭来,摆在当中间方桌上。善卿道:“你也吃饭罢,收拾停当也好出局去。”双珠道:“你可要也吃一口,再去吃酒?”善卿道:“我先去了,不要吃。”双珠道:“你就来叫吧。我吃了饭再补妆,也很快的。” 

  善卿答应了,自去尚仁里卫霞仙家赴宴。双珠随至当中间坐下,却叫阿金去问双玉,说:“吃得下么,一齐来吃些吧。” 

  双玉听见双宝挨打,十分气恼已消去九分,又见阿姐关照娘姨来请吃饭,便趁势讨好,一口应承。欢欢喜喜出来,与双珠对坐,阿金、巧囡打横,四人同桌吃饭。吃饭中间,双珠乃从容向双玉说道:“双宝的嘴说话不看脸色,没有分寸,我见她也讨厌的。你是比不得双宝,生意好,姆妈喜欢你,你就看开点。双宝有啥话讲的不好,你来告诉我好了,不要去与姆妈说。”双玉听了,一声儿不言语。双珠又微笑道:“你是否认为我是在帮双宝?我倒不是帮双宝,我想我们现在大家在堂子里,不过是做个倌人,再等两年,都要嫁人的。做倌人时候,就算你再有本事,再争气,但得势也要见谅三分。这样一想,是不是也随便些的好?”双玉也笑答道:“是阿姐多心了。我人虽笨,但说话好坏也是能听出的!阿姐为我好才与我说,我怎么会怪阿姐呢,怎么会呢?”双珠道:“只要你心里明白,就好。” 

  说着,都吃毕饭。巧囡忙催双玉收拾出局,双珠也自补起妆来。约至九点多钟,方接到洪善卿的叫局票头。另有一张票头叫双玉,客人姓朱,也叫到卫霞仙家,料是同台面了。双珠却不等双玉,下楼先行。正在门前上轿,恰遇双玉回来,便说与她转轿同去。到了卫霞仙家台面上,洪善卿手指着一个年轻后生,向双玉说:“是朱五少爷叫你。”双玉过去坐下。 

  双珠见席上七客,主人姚季莼之外,乃是李鹤廷王莲生、朱蔼人、陈小云等,都是熟识;只有这个后生面生,暗问洪善卿,始知是朱蔼人的小兄弟,号叫淑人,年方十六,没有娶亲。双珠看他眉清目秀,一表人材,有些与朱蔼人相像。只是羞怯怯的坐在那里,局促不安,巧囡去装水烟也不吸。巧囡便去给王莲生装水烟。 

  当时姚季莼要和朱蔼人划拳。朱蔼人坐在朱淑人上首,朱淑人趁划拳时偷眼去看周双玉。不料双玉也在偷看,四只眼睛刚刚凑一个准。双玉倒微微一笑,淑人却羞得回过头去。 

  朱蔼人划过五拳,姚季莼又要和朱淑人划。淑人推说“不会”。姚季莼道:“划拳有啥不会的?”朱蔼人也说:“划划就会了。”朱淑人只得伸手,起初三拳倒是赢的,最后输了两拳。朱淑人正取一杯在手,周双玉在背后把袖子一扯,道:“我来吃罢。”朱淑人不提防,猛吃一惊,略松了手,那一只银鸡缸杯便的溜溜落下来,坠在桌下,泼了周双玉淋淋漓漓一身的酒。朱淑人着了急,慌取手巾要来揩拭。周双玉掩口笑道:“不要紧的。”巧囡忙去拾起杯子,幸是银杯,尚未砸破。在席众人齐声一笑。朱淑人登时涨得满面通红,酒也不吃,低头缩手,掩在一边没处藏躲。巧囡问:“是不是吃两杯?”朱淑人竟没有理会。周双玉向巧囡手里取一杯来代了,巧囡又代吃一杯过去。此时台面上出局初齐,周双玉又要转局去,只得撇了周双珠告辞先行。周双珠知道姚季莼最喜闹酒,直至洪善卿摆过庄,方回。周双珠去后,姚季莼还是兴高采烈,不肯歇手。 

  洪善卿已略有酒意,又听得窗外雨声淙淙,因此不敢过份醉,挑了个众人的眼错,逃席而去。一直向北出尚仁里,叫了辆东洋车,转至公阳里,仍往周双珠家。到了房里,只见周双珠正玩一副牙牌独自坐着打五关。善卿脱下马褂,抖去水渍,交与阿金挂在衣架上。善卿随意坐下,见对面房仍是暗昏昏地,知道周双玉出局未归。双珠却向阿金道:“你的事做完了,就回去吧。”阿金答应,预备好烟茶二事,就去铺床吹灯。善卿笑道:“天还早呢。双玉出局也还沒回来,啥事这么要紧啊?”双珠道:“阿德保巳催过。说是天要下雨了,我知道你要来,巳经叫她等了一会,再不回去又要吵架了。”善卿不禁笑了。 

  阿金去后,双玉方回。随后又有一群打茶会客人拥至双玉房里,说说笑笑,热闹得很。 

  这边双珠打完五关,不好就睡,便来和善卿面对面歪在榻床上,一面取签子烧鸦片烟,一面聊天,道:“王老爷倒仍去叫的张蕙贞。也不知沈小红可知道?”善卿道:“怎么会不知道!沈小红有了银洋钱。还吃啥醋啊。”双珠道:“沈小红这个人,与我双玉倒差不多。”善卿道:“双玉与啥人吃醋啊?”双珠道:“不是说吃醋。她们自己算是有本事,会争气,倒像是一生一世要做倌人,永远不嫁人了。” 

  正说时,双玉忽走过这边房里来,手中拿一支银水烟筒给双珠看,问:“样式可好?”双珠看是景星店号,知道是客人给他新买的了,乃问:“要多少洋钱?”双玉道:“说是廿六块洋钱了,算贵吗?”双珠道:“是这个价,也没啥贵。”双玉听说,更是欢喜,仍拿了过那边房里去陪客人。双珠因又说道:“你看她骄得很!”善卿道:“她会做生意,当然最好了。不然,单靠你一个人去做生意,也太辛苦点了?”双珠道:“这是自然,我也指望她生意好就好。”说着,对面房里打茶会客人一哄而散,四下里便静悄悄的。 

  双珠卸下头饰,方要安睡,却听得楼下双宝在房里和人咕唧说话,隐隐夹着些饮泣之声。善卿道:“阿是双宝在哭?”双珠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要这样哭,就不要去多说多话了。”善卿问:“她与啥人说的这话?”双珠说是客人。善卿道:“双宝也有客人吗?”双珠道:“这个客人也不错,与双宝也要好,就是双宝总有点不三不四。”善卿问客人姓甚。双珠说是“姓倪,大东门广亨南货店里个小开”。 

  善卿便不再问,掩门共睡。但是楼下双宝和那客人说一回,哭一回,虽辨不出是什么言词,但听那吞吐断续之间,十分凄惨,害得善卿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直至敲过四点钟,楼下声息渐微,善卿方朦胧睡去。 

  不料睡到晨八点多钟,善卿正在南柯郡中与金枝公主游猎平原,却被阿金推门进房,低声叫:“洪老爷。”双珠先自惊醒,问阿金:“做啥?”阿金说:“是有人来这里寻。”双珠乃推醒善卿告诉了。善卿问:“是啥人?”阿金又不认得。善卿不解,连忙着衣下床,拖着鞋便出房,叫阿金:“去喊他上来。” 

  阿金引那人至楼上客堂里,善卿看时,也不认得,问他:“寻我做啥?”那人道:“你是宝善街悦来栈里。有个赵朴斋,是你亲眷吗?”善卿说:“是个。”那人道:“昨夜赵先生在新街上同人相打,打开仔个头,满身才是血。是巡捕看见的,送到仁济医馆里去了。今尺我去看望他,他教我们来寻洪先生。”善卿问:“为啥打架?”那人笑道:“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善卿也十猜八九,想了想便道:“知道了。难为你们了,晚会我会去。”那人即退下楼去。 

  善卿仍进房洗脸,双珠在帐子里问:“啥事体?”善卿推说:“没啥。”双珠道:“你要去末,吃了点心去吧。”善卿叫阿金去喊十件汤包来吃了,向双珠道:“你再睡会,我去了。”双珠道:“晚上早点来。” 

  善卿答应,披上马褂,下楼出门。那时宿雨初晴,朝霞耀眼,正是清和天气。善卿直往仁济医馆,询问赵朴斋。有一人引领上楼。推开一扇屏门进去,乃是绝大一间外国房子,两行排着七八张铁床,横七竖八睡着几个病人,把洋纱帐子四面撩起掼在床顶。赵朴斋却在靠里一张床上,包着头,络着手,盘膝而坐;一见善卿,慌的下床叫声“娘舅”,满面羞惭。 

  善卿向床前藤椅坐下。于是赵朴斋从头告诉,被徐、张两个流氓打伤头面,吃一大亏;却又噜苏疙嗒说不明白。善卿道:“总是你自己不好,你到新街上去做啥?你不到新街上去,他们怎么可以到客栈来打你?”说得朴斋顿口无言。善卿道:“现在也没啥别的话好讲,你等稍微好了点,快点回去吧。上海地方你也不要来了。”朴斋嗫嚅半晌,方说出客栈里自己短缺了房饭钱,留下行李的话。善卿又数落一场,计算了栈中房饭及回去的川资,将五块洋钱给与朴斋,叫他作速回去,切勿迟延。朴斋那里敢道半个“不”字,一味应承。善卿再三叮咛而别,仍走出仁济医馆,心想回店干些正事,便直向南行。 

  将近打狗桥,忽然劈面来了一人,善卿一见大惊。乃是陶云甫的兄弟陶玉甫,低头急走,竟不理会。善卿一把拉住,问道:“你轿子也不坐,底下人也没跟,一个人来这里街上跑,做啥?”陶玉甫抬头见是善卿,忙拱手为礼。善卿问:“是不是到东兴里去?”玉甫含笑点头。善卿道:“那么也坐辆东洋车去吧。”随喊了一把东洋车来。善卿问:“是不是没有车钱了?”玉甫复含笑点头。善卿向马褂袋里捞出一把铜钱,递与玉甫。玉甫见善卿如此相待,不好推却,只得依他,坐上东洋车。善卿也叫辆东洋车,自回咸瓜街永昌参店去了。 

  陶玉甫别了洪善卿,直接在四马路东兴里口停下。玉甫把那铜钱尽数给与车夫,进弄至李漱芳家。适值娘姨大阿金在天井里浆洗衣裳,见了道:“二少爷倒来了,可看见桂福?”玉甫道:“没有看见。”大阿金道:“桂福来看你的呀。你的轿子呢?”玉甫道:“我没有坐轿子。”说着,大阿金去打起帘子,玉甫放轻脚步走进房里。只见李漱芳睡在大床上,垂着湖色熟罗帐子;大姐阿招正在揩抹橱箱桌椅。玉甫只道李漱芳睡熟未醒,摇摇手向高椅坐下。阿招却低声告诉道:“昨日一夜天没睡。躺下去就要起来,起来一趟咳嗽一趟,直到天亮才刚刚睡着。”玉甫忙问:“有没有发寒热?”阿招道:“寒热倒没啥寒热。”玉甫又摇摇手道:“不要有声响,让她再睡会吧。”不料大床上李漱芳又咳嗽起来。 

  第十七回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