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红树林 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4-05-30 14:30:29  浏览次数:187
分享到:

我忙喊住在前面小跑着的家人,又陡然降低嗓门儿,因为已有数只白鹭警惕的昂起了脖子,朝这边望来。我虽不太了解白鹭,可也牢记在心,这可爱的小精灵听力和视力俱佳,要想近距离接近它们,就得把李白的《行路难》使劲儿的改改,都还不一定行。

那是在海南乐东,民宿大区外便是一大片广漠的田野,碧绿的田野上每隔几十米,便是哒声不断的抽水机,碗口粗的地下水被源源不断的抽出,昼夜不断的灌溉着脚下肥沃之地。基本上离较大的田野水沟不远,便醒目的栖息着众多可爱的白鹭。瞅着白鹭们各种撩人的姿态,凡是“大陆人”没几个能抑制心绪,无动于衷。

自然,我的手机里也照存了不少。可那都是些离白鹭们远远的剪影,许多甚至连白鹭雪白长长的脖子也看不太清楚,真是有辱我名声。在家人和朋友圈的调侃笑意下,我决心寻找机会,严肃认真,大胆小心且空前地绝后的接近白鹭一次,一洗前辱。

话说,一个晴朗上午,好容易看到平时都跑得远远的白鹭们,居然就在离公路三条田坎远的田野上开“鸟众大会”。窃喜之下,抓起手机,我便冲出小区,加入了众多的偷拍者之中。那时节,那情景,端的就是早些年名噪一时,男女老少皆大欢喜的《地道战》《地雷战》里,贼头贼脑的小鬼子们偷袭我军根据地的翻版。

你就看吧,阳光下,公路上,不下二十多个大妈大伯和年轻夫妻,小心谨慎,二瞳圆睁,人人手抓手机(还有几个左右开弓,二手二机),轻脚轻手,弯腰低头,从各个方向朝白鹭们鬼鬼崇崇的摸去。

更绝的是,当地人似深知“大陆人”的苦衷和无奈,竟然不管是开车或行走,都自觉放缓速度,能不鸣笛,尽量不鸣笛,能不发声,就尽量不发声。在众人身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全力配合下,偷拍者们终于越过公路,越过田坎,一条,二条,眼看第三条也既将越过。可“开会”的白鹭们呢,却依然毫不知情,就连照例挑出站在外面,高昂着脖子,翅膀紧凑的白鹭哨兵,似乎也心有旁意,出工不出力。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近得甚至于连极少看见过的白鹭,那圆溜溜黑漆漆的眼睛,也瞅得越来越清楚……我的心激烈的跳动着,感到手心紧抓着的手机,湿湿的,汗渍湿润。结果一不小,我的右脚不慎滑进田里,扑呲!溅起了半尺高的田水。就这并不很大的响声,一直怠工的白鹭哨兵似被惊醒,一昂头一拍翅膀,哗啦啦就飞向了天空。

刹那间,众白鹭集体撒丫,成群飞起,最后聚成一条二行飞翔队例,骄傲地在无垠的高空中翱翔,更气人的,好像是为了嘲笑我们这一群偷拍者,在我们顶上和眼前,得意地翱翔了一圈又一圈,就是不离去……



上一篇:毅行丰乐
下一篇:窗外的风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