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毅行丰乐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4-05-27 13:10:35  浏览次数:181
分享到:

阳春四月,天暖地荣,繁花似锦,一派生机勃勃。

一场职工毅行活动,在丰乐镇如期举行。说是毅行,倒不如说是行走12公里一趟踏青。

我和太太早已是超龄的职工,我那大宝贝孙子还只是个12岁的少年。机缘巧合,我们也参与其中了。

丰乐镇,地处安徽省肥西县的东南一隅,与古镇三河共享一条丰乐河,与舒城县也是隔着丰乐河彼此相望。

传说,古往之时的某一年,有金凤在此降落。那时,河是什么模样?有没有一个镇子?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人在此生活,也一定有人看到了凤落的情形,这才有了“凤落”之名。人们又展开了丰富的想象,寄托了无限的期待与希望,寓物丰民乐,遂得“丰乐”之美誉。

我是肥西人,倒有很多年未去丰乐,即便对这片土地很熟悉,却因为光阴的流逝,顿觉生疏了。

我将车子停在丰乐中学,匆匆赶往毅行的起点——安徽丰乐足球训练馆。

真是没想到,原来的一片农田,什么时候变成了绿茵茵的运动场,还是好几个足球场连成一片,像是一个大大的湖泊,若不是有拦网的分隔,还真的是一眼望不到头呢。

毅行的主会场,便设在最东边的一个足球场里。主席台上,背景鲜明,旗帜飘扬,彩球腾空,高音喇叭正在播放着比赛的相关事项。活动定于八点开始,而起跑的时间则是八点三十分。

我们早到了。自我感觉是老幼一族,不想进入方阵,并在没有起跑之前,在起点处蹉跎着。可以说是在等待,也可以说是提前进入赛道了。

前一天下了一场雨,气温有点低。才出来的太阳还在云层里,仿佛没有醒来。一缕轻风吹过,感觉凉凉的,令人头脑清楚,正是运动的最佳时刻。

拐过丰乐中学,踏上了一条田间小道。路不宽,有些段落仅是用石子铺垫了一下,再盖上一层毯子,应该是为了毅行临时开辟的。路的两边,田野呈“井”字状,纵横交错,开阔养眼,让人有置身于大自然心腹之间的感觉。

当我们还在第一个打卡点徘徊之际,毅行的尖头部队过来了。率先的,是几位年轻的帅哥们。他们都穿着背心、短裤,精神抖擞,气宇轩昂,大踏步地向前跑去。

我也想紧随其后,便翩然迈出了双脚。可惜,几十米下来,呼吸急促,心跳陡升,还是停下了。只得自我安慰:不服老不行呢!转念一想,何不鼓动我的大宝贝孙子……话还没出口呢,小家伙倒甩开膀子追上去了。他奶奶可能是怕宝贝跑丢了吧,脚步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我走我的路,不急不缓,任由他人从我的身旁超越而去。心里清楚,什么名次呀,奖项呀,定是与我无缘了。

当然喽,我可以看运动“健儿”们的各种表演,还可以欣赏无限的风景!

追我而来的,越我而去的,有男有女,还有儿童。有人一身运动装束,身后只背着一个薄薄的运动布袋,里面最多也就是一瓶矿泉水,两块“士力架”而已。步伐轻盈,双手挥动,如同飞箭似的,一闪而过。大部分人都是普通的平常穿戴,内衣、外套、帽子,甚至有个别女士还系着丝巾,似乎就是来玩的。

过第一个打卡点约百米,向左一步,便跃上了著名的丰乐河大堤。这是丰乐河的北岸大堤,也是沿河直达下游古填三河的一条县乡公路。只不过,这段河堤是南北走向。路与河一样,基本上保持着笔直的趋势,双向两个车道,标线、标识清晰,路灯按标准的间隔安装,像一条长龙似的逶迤起伏。河堤的东侧,是一座住宅小区。好大的一片高楼群,数不清有多少幢,只能用连绵不绝来形容。

住宅小区与河堤之间,是绿化风景带,有一湾小溪,几处广场,几个小亭子。青草、绿树、繁花、雕塑等适时点缀,显得生机盎然。每一个广场上,还都有活动,要么是一支秧歌队在纽着,要么是一套太极拳正如火如荼,要么……

丰乐镇,自西向东,沿河扎寨,毅行穿镇而过。丰乐镇与三河古镇一样,都很古老,都有着深厚的历史底蕴。可惜的是,丰乐镇的保护欠缺了些,街两边的房子,大都是现代的建筑,楼面以三层为主,间隔着少量的四五层房屋。白墙黑瓦,线条流畅,门户敞亮,窗明几净,有些古朴的意象与风采,呈现的还是现代的格局与做派。

街上,家家户户的门都敞开着,生意照做,生活依旧。人们大多站在门口,关注着毅行。有人频频向运动健儿们招手致意,赋予了热情的欢迎;有人鼓掌喝彩,为马不停蹄的身影加油;有人拿着矿泉水,向运动员的手上塞;还有人……其热情,其兴高采烈的场景,令人感动。

资料显示,参加的毅行者有1000多人,很有可能,我和太太是年龄最大的。我戴着帽子,帽舌压得很低,还戴了一副变色眼镜,以防眼睛受阳光的刺激,一副悠闲自得的状态。街上的人,既不认识我,也看不清我的年纪,一样向我招手,给我鼓劲。我向他们报以微笑,便挥手致意。我穿了衬衣,还穿了外套,身上已然汗水蒸腾。然而,内心却是平静的、和缓的,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完成12公里的行程,不枉此行。

镇子的主街不长,差不多500米的距离,几分钟的时间便走到了尽头。当我返身回顾时,倒发现刚刚走出的街口处,有一座门楼,门楣上的匾额处,赫然镌刻着“风落古街”四个字。瞬间,我似乎看到了金凤飘飘而落的那个时刻与场景。金凤哟!应该是在半空中盘旋了好长时间,俯瞰了很多地方,选准了,认定了……令人惊讶,叫人感动,仿佛是梦,却又毫无悬念地成为一个永恒的记忆。

出街口,拐过几幢房子,又踏上了河堤。这一段是东西走向,比刚才走过的那段河堤,平整了许多,宽阔了许多,是一条交通要冲的主干线。放眼望去,路的尽头根本不在视线以内。就在我叹息“路漫漫其修远兮”之际,看见一块里程碑立在道边。老天哟,都这个时候了,我才走了五公里,还有一大半的路程要走呢。

忽然,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我那大宝贝孙子打来的。一点开通话摁钮,就听他叫道:“爷爷,我们快到了!”稍停,又说:“奶奶问你踩死了多少蚂蚁?”

“你个小东西!”我回道:“我也快了,急什么?”

本想挂了电话,却又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奶奶怎么样?行吗?”

大宝贝孙子没有直接回答,只说了一句:“我们要冲刺了!”随即,挂断了电话。

他奶奶身体不好,尤其是患有心脏、脑梗等疾病,不宜参与这种高强度的体育运动。可是……我的心里一直纠结着。十多年前,她的身上还没有发现这些毛病时,体质不错,喜欢运动,还爱跑步,每天早晨都要跑上差不多20公里的行程,是我们那一片著名的运动“达人”。难道……

太阳有些炙热,风也小了,温度自然升高了很多。我的头发被帽子焐着,汗水已经挤出了帽檐,向脸上、眼睛里滑落着。背后还有两个背包,很是不自在。我依旧迈着沉稳的步伐,前进着。

走着,走着,感觉这河堤是那样地遥远,仿佛就是从现实延伸到迷宫里的一条线,无涯无际。前方,目光所及之际,只有人头的攒动,只有路灯的灯盏如同长龙似的蜿蜒起伏。右侧,河面平静如镜,绿茵茵的水像是一个立体的静物,能看见蓝天白云的倒影,却听不见任何声响。左边,河堤的下面……

就在我的脚步越来越沉,尤其是左腿感觉无力,有些疼痛之时,又看到了8公里的里程碑,身上赫然轻盈了许多,心里也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让期盼与希望有了明白无误的收获。

我继续前进着。一路上除了设有固定的打卡点,还设置了多个补给站,不仅提供水和饮料,还提供补充能量的一些食品。我从第二个补给站拿了一瓶矿泉水,一路走,一路喝,因为不是太缺水,还没有喝完。我的血糖时高时低,不太正常。每天上午,最关键的就是感觉需要时,能尽快补充食物。若是补充迟了,就会浑身冒冷汗,心慌,头发晕,甚至会休克。到了第三个补给站,看到有小面包,便顺手拿了一个,吃完了,似乎还未解饥,又将包里的两块“士力架”也掏出来吃了。

吃了,喝了,身上的能量是不缺了。可不知怎么了,左腿却如同要抽筋似的疼痛了起来。而且,越走越疼,好似这条腿短了,这只脚也够不着地了,只能……

手机又响了,还是大宝贝孙子打来的:“爷爷,我们到了。”接着,又叫道:“你知道我们跑了多少名吗?”

我还未及问呢!他像发连珠炮似的:“我是第123名!没设少儿组,要是设了,我就是第一呢!”

“奶奶呢?”我问道。

“第23名!”他叫道:“是女子组的!”

此时,我刚刚迈过10公里的里程碑。也就是说,奶奶和大宝贝孙子走完了全部赛程时,我还有2公里的路要走。不得不说,差距真的不小哟!

平时,我的活动不多,过着平淡的日子。不过,每天的清晨与傍晚,在距离小区不远的翡翠湖公园散步,则是很少更改的内容。翡翠湖公园不大,沿湖漫道一圈差不多4公里,早晚各走一圈,也就是8公里。这么算来,即便运动量不是太大,倒也是在运动之中,体质也应该算是可以的了,为什么……

她们奶孙俩走完了全程,还获得了名次。陡然间,我的心中像是燃起了一团火,浑身热血喷涌,腿倒不疼了。即便步伐不快,却踏实了许多,有力了许多。不得不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

也就是在这一刻,毅行走完了河堤,线路向左,向着田园间的一条柏油路前进。

广阔的田野,茫茫一片,绿油油的麦子,黄灿灿的油菜花,相映成趣,前行的路就在中间,终点站隐约可见。我再一次地喝上一口水,整理一下行囊,毫不犹豫地赶上去了。

我的眼前,我的身后,齐刷刷地,全是毅行的脚步!

                 2024年4月26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叙事
下一篇:红树林 5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