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緑色革命乎
作者:瑞门  发布日期:2024-04-20 23:45:15  浏览次数:448
分享到:

發動任何革命,很難避免紅色吧?綠色革命也许例外。

從西方謀劃,推向能源界,凸現在一系列國際會議,諸如,世界經濟論壇,世界銀行,聯合國開發署,頭銜大著呢。話語權,財政權,規劃權,高高地發力。

還有會生事的,綠色和平組織,環保生態基金會等等,其外圍機構更有響聲。再轟動些,扔幾罐果汁,刷幾把油漆,讓名畫雕塑也驚魂,頓時引爆媒體,天下誰不知呢?綠色革命在能源,又推進啦。

最忙乎是歐洲,升級在美洲亚洲。但是不夠,尋幾個小國實驗吧。

斯里蘭卡很不幸,落入了發展陷阱,錢不夠付賬,向國際機構求救。

好的,條件來了:你要減少合成化肥,減少排碳。用自然肥料,用清潔能源,綠色革命吧。

結果呢,能源大缺,農業大虧,錢被挪向別處,填補賬单。斯里蘭卡繼續求救,落入更深的陷阱,遠在印度洋裡,弱聲弱息。

綠色革命,美麗到痛苦,歐洲農民也感覺了,眨巴眨巴望著,慢點行嗎?循聲再看,歐盟議會裡有人喧嚣,好事要快。城市電車代替油氣車,減少汙染啦。鄉村農牧業不該落後,減少碳排有樣子了,再減少氮排吧。城市人教導農莊人,咋地種植放牧。

哦?那需要社會主義改造,大規模收買土地,逼使農牧轉業,離開吧,讓農田荒成滩地,森林會多了呢。綠色革命,大模大樣。

問題來嘍。

土地私產,是農牧利益的基礎,這些能被撼動嗎?

豁出去了,歐盟議會立法,強制收買農地,不試試咋行呢。東方共產主義集中土地資源,成為核心的命運共同體,西方為啥不行?

哎喲,踢到鐵板。

議會道路,不是歐洲社會主義者獨享的權利。荷蘭農民率先選出議會代表,西方農工都跟進,抗議,組黨,參政,改選歐洲議會,趨勢變向。甚至英国农民,也到國會外抗議,绅士也得動動啦。

革命促成反革命,作用力促成反作用力。保守散漫的各國右派,紛紛聯動,揭露所謂“綠色革命”,是社會共產革命。

是的,烏托邦是美妙的,共產主義是理想的,綠色能源定義,卻太模糊啦。

請問:

地热氣啥顏色?

核能啥顏色?

風能太陽能啥顏色?

在色譜裡對照,统统不是綠色。

只有陽光下的植物藻類,吸收水份和二氧化碳,匯聚氮鉀鈣鎂等等元素,蓬勃旺盛,綠意盎然,兼帶別的色澤。這樣光合效應,生成能源萬億年,合乎“綠色”定義。

不!左派姿态硬著呢,要用看不見的綠色,代替看得見的綠色,嚯然,嘩然,大有力焉。

媒體人,衝上。年青人,围上。

在議會裡,在議會外。

革命啦, 綠色。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