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迦陵配(二)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3-11-21 19:11:18  浏览次数:834
分享到:

笠乾寺原本是孙主政的家庙,他辞官退休后一直闲居在家,又因他德高望重,深受人乡人尊重敬仰。有一次,孙主政偶然机会从寿春来到笠乾寺,看到迦陵生俊美如玉,气度不凡,就对他有了好感。当阅览了他攻读的一些文章后,更为惊叹,认为迦陵生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才。孙主政好奇地询问迦陵生的真实姓名和籍贯。迦陵生起初犹豫不敢说,后经孙主政再三询问,他才流着泪哽咽地叙说出自己的身世和遭遇,接着悲哀大哭道:“自己身世命运不佳,既不是和尚也不是儒生。一直就这样独来独往,到现在竟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这叫人还怎么活啊?……”

 孙主政听了迦陵生的哭诉颇为同情。他思忖了好一会,神情庄重地对迦陵生说道:“……孩子啊!你的身世也是自己不知道罢了。我有个远房亲戚,一向住在湖田,也是个穷书生。他晚年娶了个小老婆,生下儿子才满月,他自己就逝世了。小老婆改嫁到远方,恐怕儿子会连累自己,就把婴儿放在木板上任他在河里漂流。那婴儿就是你呀!论起本家辈份来,你还是我的侄儿呐!……”

迦陵生一听,信以为真,“咕咚”一下子拜倒在地连续向孙主政磕头,口里一直喊着“叔叔!”。他跪侍在孙主政膝下,就像小燕子陪伴人似的依恋不已。孙主政当即就为他改姓为孙,名叫薸,字风萍。这就是迦陵生的第三个名字。

 第二天,迦陵生特意将自己打扮一番去孙主政家中致谢。孙主政向他简单介绍了某某是伯伯叔叔,某某又是表兄弟。对他越发奖励和奖励,并答应替他审阅删改诗文,让他去应考。只是当迦陵生详细向孙主政打听自己父母坟墓在哪里时,他就漫不经心回应。他原本也是编造些谎话用来使迦陵生安心罢了,实在无法说出墓地究竟在哪里。等到迦陵生十七岁时,转眼又到了郡试年头,孙主政带他去广文馆廪膳处索取盖章证明。办事的人见了迦陵生就好奇问道:“他是谁啊?”主政就大声说道:“还有谁不知道孙薸就是我同族的侄子吗?”听他这么一说,办事的也就相信了。

孙主政匆忙为迦陵生补办了参加县试的手续,私下叮嘱他说:“临场考试时随便对付一下就行了,千万不要太认真去做。不然会遭受到怀疑或被举报舞弊,反倒给自己惹麻烦。”迦陵生恭敬承诺 。等到试题发下,迦陵生想按照试卷规定的细则完成,竟然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无奈之下,他只能直抒己见,发挥自己的才思完成试卷,也不顾忌什么后果了。

太守黄公掌控着评定大权,自以为对文章很有鉴别且负有眼光。当他读到迦陵生的文章时,竟然打着拍子赞叹不已,于是就选拔他作为冠军。张榜公布后,参加考试的童生为之沸腾,都怀疑孙薸这个人是从天外飞来的。

第二天进行初次复试,黄太守威严坐在大堂上,想看看这个孙薸究竟是何等人,可等到差役高呼孙藥的名字,竟无人答应。再三呼唤,仍无人吭声。太守见此情景勃然大怒,瞪着广文官员说:“本太守并不是有眼无珠之人!我选拔的冠军竟然不来复试?究竟是何原因?这肯定是枪手代替考生入场考试舞弊,现在他是害怕明镜高悬,难以隐身遮面,所以才逃遁。这难道不就是你的过错吗?”广文官连忙推托说自己不知情。太守追问廪膳官,他禀告说这事与孙主政有关。太守急忙问孙主政他人现在哪?有知情的回道:孙主政这阵子出游去别的地方了。太守一听更加来气。底下这班人见了,吓得都赶紧跪下说:“请太尊暂且先面试其他名次在孙薸以下的考生,之后一定会在这几日将孙薸准时找到,送与公庭裁决。”太守只好同意了。

广文官立刻乘着轿子,带着多名役史去笠乾寺侦探缉拿。进了迦陵生房内一看尽是书籍,就是不见人。墙上还墨汁淋漓留下一首诗写到:

    一波才落一波生,

    旅馆频惊梦不成。

    白眼看他人世险,

    黄金散尽我身轻。

    浇愁惯借杯中物,

    惹祸翻嫌榜上名。

    屈指归期应不远,

    八公山下有疑兵。

距钟离城西面边远十里之处,确有一座八公山,还是淮南的一处名胜古迹。广文官读到这首诗的尾句时,怀疑迦陵生可能就藏身在那里,于是带着一帮子役史赶紧前往。到那一看,果然见他趺坐在山洞里,神情痴如木鸡。役吏上前将他挟着返回。当广文官问他考试情况时,他就是默不作声。

黄昏时刻,一行人押着迦陵生到达公堂。当门打开后,衙役吆喝着迦陵生进去。只见黄太守威严端正在大堂上,已专门准备了好几样刑具在等着他。迦陵生一上堂,太守见他温合婉约,柔顺规矩的模样,心知不是巧佞轻佻之人。略加审讯,迦陵生就跪伏地上连连哀声叩头,如实叙述了自己的生平。太守问:“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逃跑呢?” 迦陵生回道:“我都是小心谨慎遵照主政大人的吩咐行事,实在不知道无户籍而遭受举报后将会是何种罪名?所以惧怕才逃跑。”

太守听了迦陵生的叙述恍然领悟,很是怜惜他。随后又丢下一张写着试题的纸条说道:“不经过面试,难以相信你说的一切。”迦陵生看了一下纸条试题,便就着烛光迅即完成一篇佳作,就好像是自己早已构思好了样,迅速完成呈交了试卷。太守看了,再试其它题目,答卷更加工巧。太守一边阅读一边赞赏说:“可惜复试你避开了,否则你又是冠军了!国家选拔的就是真才实学的人才,何曾全凭身份资格限制人才呢?将来你可以再应试,可以提拔你!”郡试全部结束后,黄太守本想将迦陵生位于第一名,可是受有关规则限制,只好将他排名第二。


下一篇:命运决定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