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人类为什么喜欢探险
作者:陸文濤  发布日期:2023-05-16 04:18:10  浏览次数:743
分享到:

在Warrumbungle National Park黑暗的露营地里仰望星空。那是个静静的夜晚里,坐在帐篷前折叠椅上,听着远处的溪流冲击石溪中石块和两岸所发出的沙沙声,远处的篱火渐渐息了,虫鸣声此起彼伏,偶尔加上几声蛙鸣。满天的繁星让人感到震撼,也许有能认识几个星座,但绝大多数的星际空间,对我们来说都是陌生的。“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庄子如是说。浩瀚星空,对于人类来说又是什么?在我们之前,已有无数的人曾经仰望,让我们之后,仍将有无数的人仰望星空,畅想着探索宇宙......


人类作为有灵性的动物,自视为地球的主人,有着征服自然的冲动和勇气。人类从征服环境走向了征服世界征服自然。探险也自然成为了人类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元素,因为探险是征服的起点,没有探险就没有征服......


探险就必须离开舒适区,去探索那不可知的边缘区域。当人类学着从树上生活,改成到陆地生活時,那是多少次个体探险的结果,如果没有他们一次次冒着生命危险,从树上落在危机四伏的地面上,我们现在仍然可能是一群生活在树上的猿猴。当人类第一次走出非洲時,那是群体扩张的结果,而探险正是一切的先导,起先人类的足迹不过是一年几十公里,但经过千万年的努力,人类的足迹遍布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的陆地。正在逐一征服 二十个世界最大冰盖的挪威极地探险家伯格·奥斯兰(Borge Ousland)就认为,探险让他感觉到自己与环境浑然一体。

“在旅途中,我感到自己活得更真实……因为我不得不专注于眼前的一切,回到家后,我却总是顾虑未来的事情。在探险中,时间停止了,你就像石器时代的人类一样,本能地去行动,想着自己是宇宙大化的一部分。那是我曾有过的最宝贵的感觉之一。”


生命中有很多来无踪去无影的经历,人生无常,生命的美好时光在于一种偶然的平衡,但平衡终究会被打破。残酷而血腥的事实,才是生的本质。我们只身而来,终将会只身而去。但愿我们的身影能为人间留下过一道瞬间的彩虹...



当你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的时候,你会自然而然地专注起来,而且会越来越专心地注视着,恐惧感会渐渐地消失,专注会带来愉悦的心情和平静的情绪。会在不知不觉中感到与自然融为了一体。那种美妙,那种和谐和平实,非常具有吸引力,让人流连忘返,不能自已。

在探险的过程中,永远也不知道成功和意外哪个先到来。所以我们是那样的专心对待每一件小事,那样地认真走每一步路。当遇到风雨险又必须接受当下,无论你准备得如何充分,但计划往往跟不上变化,当变化来临時,我们又必须接受现实、接受当下,快速地评估周边的形势。任何的任性蛮干,往往会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和伤害。



乔治城大学教授、神经科学家约翰·W·梵米特(John W Vanmeter)以研究探险为主要研究方向,并且很能理解为什么很多人从未想过要放弃探险。他的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推动和抵制人类探险行为的脑部区域有两块:一方面,边缘系统在好奇心驱动下,对正面和负面刺激的反馈特别敏感。另一方面,前额叶皮层又会做出执行决策、抑制潜在冒险决定。梵米特解释说,那些勇于探险的人,他们的边缘系统可能更活跃。也就是说,探险者是天然形成的,那是一种身体结构,那就是宿命。


人们往往会从探险中感受到回报的,得知自己能够战胜恐惧或到达别人难以触及的地带时,许多探险者都会萌生一种成就感。


探险并不一定能成功,而失败的结果往往就是失踪或者死亡。地球上每一座高山上都留有探索者们的遗体,每一条大河上,都游荡者漂流者自由的灵魂。在新西兰第一高峰Mount Cook 的山脚下,有一座碎石块砌成纪念碑,很多石块上贴着一块块金属牌,记录着那些为了探索Mount Cook 奥秘而献身的勇士们的名字和生平。曾经久久地徘徊在这座纪念碑前,眺望远方在雾气中時隐時现的库克山主峰,不由地感受到了生命对于未知的憧憬 ,感到心中升起的征服的欲求。

我们每个人从小到大 ,都生活在一个完整的社会体系中,人类社会就是一个体制化的过程。也许有時我们会厌恶甚至痛恨这个体系,但我们却习惯了这个体系。最后我们不得不依靠这个社会体系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探险是对体制化的最后冲刺,在生命的边缘地带,那是体制无法到达的地方,那才是灵魂和肉体同时解放的空间......



然而宇宙没有真相,以人类的智慧,我们根本就无法理解真相,无论是暗淡蓝点,还是黑暗宇宙,人类的存在与否实际上是无意义的。个体的人生远不如一道划过夜空虽明亮却短暂的流星。我们来到这里,没能带来什么,走時也根本带不去什么。如果有一天你在旅行者一号回首的位置時,告诉自己不要回头。勇敢决绝义无反顾,如果肉体最终成为地球上一座坟墓中的枯骨,.那我更愿让灵魂成为宇宙中一束穿越的光。

人类在探索自然、探索宇宙的过程中,也许并不一定能获得真理,找到真像,但人类永远在探索的路上,这一点无用置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