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迷洲》书评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2-05-25 23:55:18  浏览次数:359
分享到:

大家好,在评价《迷洲》这本书之E1F634D2-642D-49A9-8943-A7F0BF769B92.jpeg前,我首先要感谢南溟基金给我们澳华作者提供了邂逅的机会。我是在微信上认识作者Tom的,当时他还在埋头写作。我对他说你明年可以去联系南溟出版基金。然后......然后拜疫情所赐,就终于有了今天。

我不得不说的是《迷洲》是一本很奇特的书。这本书不同于我过去所读到的中文作品。第一它异常的杂乱,综合了各种文体,又有很多诗词。把古典主义,现代主义乃至后现代主义炖成了一锅咖喱。并且它试图描绘世界的方方面面,有一种读平江不肖生笔下《大刀王五霍元甲传》那种驳杂的感觉。第二就是这本书有大量的网络语言和外语,有大量关于西方人文政治宗教的描写,这一点我认为是有特点的。因为之前的长篇中文小说,绝大多数都在关注中国自身的家长里短。从金瓶梅到红楼梦。或者是中国自身的社会问题。哪怕是孽海花这样有大量西方人的社会小说,对于域外的描写终究隔了一层。而且当时时代沉沦,很多文学作品把严肃的哲学问题儿女情长化,如今读来实在不对胃口。但是《迷洲》这本书一直在平衡理性和情感,你能读到很多理性的思考,甚至长篇大论。也能感受到当下乃至未来人所能感受的真实感受。这本书关注人类的命运,时而让你觉得像是乔治奥威尔的《1984》,时而让你觉得是在读《镜花缘》,时而又好像是《愤怒的葡萄》,总之这本书比《哈姆雷特》要复杂得多,可以把人看得精神分裂,如果有一千个读者,能分裂出第一千零一个灵魂。

由于内容过于复杂,要用十五分钟给这本书做出评价,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曾经问作者应该怎么理解这本书。他说当成故事书看看就好,有些内容没有必要去深究。我觉得这本书适合作为封城读物。因为内容多线索复杂,先用两三天读完,再用一个星期去细读一遍。并且在读的过程中,尽量去猜在下一章作者会写什么。作者说猜对有奖,但我的经验是你可能一次也猜不对。

为了让大家感受一下这本书,我在此朗读这本书的两处片段吧:

先读读第四十章的开头:

大约是倒春寒。一觉醒来,恍若隔世,落红满地。

落叶(这是作者的一首诗)

是夜镜侵霜
西风葬朽黄
陆离时节老
一枕地天荒
叹负云涯冷
终随恨水殇
浮生同暂瞬
不尽世间凉

清扫前院的时候,隔壁老先生问:昨晚地震,感觉到了没?” 我摇摇头,难道最近的政      策辩论太激烈,把土地爷都惊动了? 

再读一下第一百零七章的一部分作为结尾。 

在回家的路上他们发现内陆的地形太过诡异:沙漠里下大雨时 45 摄氏度的沙瞬间会降到 35 度,而且很滑。雨季很多路太危险,必须封锁起来。很多地方手机信号都很弱,只能靠公路边锅盖样的金属大圆盘加强信号。好几次深夜的时候被 GPS 带到农场的小道上,惊起一群袋鼠。如果不是瞎猫碰到死耗子,七拐八拐跑了出来,大概就得听着野狗的吠声过夜。也有一次车轮陷到淤泥里面,风雨中等了大半天才拦下一辆大卡车……他们真的怕了,赶快掉头往熟悉的大洋路开去。又过了一天,他们到了海边 B 市,这里的天空一直有令人迷醉的水气。他们坐在海边的 Fish&Chips(鱼薯店)点了一大盘鱼,用薯条逗弄永远不会满足的海鸥。渐渐地一切都消失在地平线,天空又穿上灰色的寿衣。

他们赶快跑回汽车。

几分钟后,海风如镰刀一般收割电线杆,过半数的街区都停了电,远郊先前滚烫的铁轨和垫轨石,在雨花中淬火冷寂。BBC 电台(FM 95.2)广播中黯哑的男声播报着遥远的俄罗斯元首与来自中国的伟人的某次晤面,在骤雨中时断时续。地上的积水还在上涨,嚣张的海潮也向海堤讨还自由,重塑一片汪洋的冥古时代。整个世界仿佛只余下了灯塔所在的高地,和海里晃悠的几艘铁皮船。四维空寂无人。风吹草低。远处的闪电击入海中。灯塔下的二人偎依取暖,世界变得很小。萍担心地说,这样的雨和风,想来家里已经淹没了吧,不知道家人又怎么样了呢。Simon 说,你反正不想回去了,台湾那个孤岛沉了就随它吧。南海岸的夕阳无限好,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给我们助助兴。于是索性缠绵起来,萍儿享受地给了 Simon 一个吻,同时抱怨 Simon,要他温柔一些。

不久雨水也就退了,孩子们从四面八方出来涉水取乐,他们则继续上路。 

远方的斜阳映照在林地的积水中,显出紫森的林影。天空一片青绿,那是在城里从来没有见过的色彩,大概只有偏内陆一点的地方才能看到,薄薄的一层。逐渐苍穹的风吹起,天角的青色开始汨汨流血,不一会儿,整个天空就变成粉红色。那色彩随着夜幕越来越薄,就像婴儿的皮肤一般吹弹可破,一层又一层地剥落,总有一些颜色,在更加深邃之处。

重新回到熟悉都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两点。阔别两个月的地方,竟然升起一丝神秘。睡在床上他梦起了May,甚至布莱恩对他讲过的故事: 

那时布莱恩站在海边吹笛,晨曦中潮水被月光引起。他闲暇地在海滩上踱了几步,遇到小派克(也就是詹姆斯 派克)走过来,便对他打招呼,小派克笑了笑。“你很像你的父亲!”布莱恩说。小派克又笑笑,那是梦幻的 70 年代 

谢谢大家,希望大家能有机会读到这本书,它一定会出乎你的意料。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