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苏瓦散记
作者:卢有蓓  发布日期:2020-09-09 19:21:55  浏览次数:128
分享到:

从南迪坐公交到首都苏瓦需时约六小时,一般游客不会选择这等接地气的交通工具。公交总站连着露天菜市场,因是清晨,做买卖的小贩为数不少,顺手买了几瓶果汁带上车。

彼时南迪洪灾刚过,市区一片狼藉,道路泥泞。出得城来,满目蔗禾青翠,生机盎然,心情逐渐开朗。邻座热情介绍本地甘蔗种植史;原来是个泡在蜜汁里的国度。

公路沿着珊瑚海岸线蜿蜒,一边是烟雨朦胧的热带山林,一边是氤氲薄蓝的海水,难得见到平地或海滩,却多半被外国人建了渡假村。

摇摇晃晃时间一长对天堂纤尘不染的景致失了兴趣,觉得车上放的电影才是人间烟火,宝莱坞出产俊男美女,亦梵亦俗的音乐舞蹈,但前排老太不乐意看,中途下车休息时我听她抱怨说司机一直放印度电影是不顾土著乘客的傲慢形为,却也不理解她为何不对司机说。

临近苏瓦车速放缓,道旁一座院落吸引了我的目光;难得见到人群聚集。院中空地柴火烟雾缭绕,我转头对邻座说了一句不可饶恕的话: ”这是周末烧烤派对吧。”  他眼神颤动,欲言又止,好半天才道此乃本地火化习俗。

抵达苏瓦总站,正是中学生下课时间,清爽别致的校服令人眼前一亮。裁剪合体,用料考究,男女皆着筒裙,只是女孩子的稍短。

苏瓦有三条大道,国王,王后,王子;权力财富皆可踏于脚下,而公主只存在于绕指柔情的童话故事里。大路朝天,理应先去朝拜”王宫”。漫步午后街头,巨大的面包果树、芒果树也遮挡不住潮汐般涌来的暑气。行行复行行,见路边有座翠浓幽深的大园子便信步而入,一条碎石小路接来百多年前的椰风蕉雨;路的尽头是一座殖民式大宅- 斐济博物馆。

沿着厚实的原木台阶拾级而上,宽大的回廊遮去了眩目的阳光,但大门紧闭,徘徊间,廊后转出一中年汉子,告知星期天休馆。见我面露失望,他说这园子也不错,自告奋勇带我观赏这许许多多的奇花异草。原来此君为馆中勤杂,眼眸里润着中年人少有的清澈,面现心无城府的微笑,语速不急不缓。

所有殖民地的故事大同小异,总有一位总督,不堪忍受异国天气,或死在任上或抱病还乡,留下诺大的房屋和精心打造的花园。相比花草喷泉,我更倾心园内几人合抱的大树。

遮天蔽日的浓萌里,微风汨动,岁月深沉,空中弥漫着松柏的清香,近在咫尺的”皇宫”成了虚无缥缈的瑶池幻境。俩人在棕榈树下席地而坐,仿佛多年老友重聚,从花草树木谈到尚末完工美仑美奂的围栏,从各自的家庭到工资收入,本地风土,物价海产。不知不觉间己是归鸟嘲哳,几小时转瞬而过。

”记得明天早些来,带你看些不公开展示的藏品。” 我知道我不会再来,但还是郑重其事道,” 一定争取,我的朋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