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白猫阿温
作者:卢有蓓  发布日期:2020-07-26 11:56:23  浏览次数:233
分享到:

阿温大名Wynter, 去年年中投奔寒舍,至今已是一年有余,岁月沧沧,为主为奴真心实意作此文谨记。

那日晚饭桌上女儿央求说准允从收容所领养一只弃猫,我随意敷衍而过,不料次日便有狐朋狗友携猫上门,想是早有预谋。盛情之下,却之不恭,只得勉为其难开门迎主。

彼时阿温瘦小多疑,有人靠近便作猛虎下山状,齿爪并用,兼且吃相难看,想是在收容所爪底谋生训练有素。阿温无尾,我一直疑它顽劣被人切去,其后方知此乃天生,学名马恩岛猫。相传此猫由于较其他动物晚了一步爬上诺亚方舟,尾巴被门夹去,成了身后了无牵挂的另类。

阿温对游戏猫生嗤之以鼻,玩具小铃铛,塑料球不入它的法眼。长夜漫漫,偶尔赏脸摆个陪你玩的姿势,一旦骗得猫饼干便扬长而去。阿温对凡人无聊生活似有向往,我坐在电脑桌前它也挤上转椅,我趴在瑜伽垫上它便四肢瘫软作心满意足之状。我们对它这种主人翁心态虽是称奇,日常除了喂食清理,也只求避而远之。

年前举国山火,草木灰烬覆盖了城市的每个角落,平时不大出门的阿温却每晚钻出阳台在附近游荡,白猫变灰猫终至花猫,额顶几乎不辩本色。邻居养有一只纯灰色体型硕大英国短毛猫,为本街一霸,不久二猫街头遭遇,阿温败走麦城,几欲命陨,胸背狰狞伤口连兽医也观之色变。重创之下阿温缩于床角暗无天日断断续续哽咽了个多星期。

经此骤变,饶是阿温再是高冷,为奴者亦是心悸,有愧。却从此天光月明,谪仙白猫自沉沉夜幕脱颖而出。

林火退去,天复湛蓝,阳光下,阿温双眸明亮,清澈,细观只见深井无波,碧潭幽冷,世界在其中活了下来,而一身纯色当真盈盈可握。好个清清白白仙风傲骨的灵物。

日子渐移,一人一猫总在黄昏后相伴阳台,观倦鸟归巢,蝙蝠疾飞,远方霞云流淌而去。待夜深露重,阿温跃出阳台,在狭窄的栅栏顶上悠哉游哉地迈着微步,它不再落地,月影风轻竹枝摇曳中,仿如一位皓衣仙君行走云端。

相逢相离,那怕谪为宠物亦可命运交织,如影随行,此时此刻天空地寂也只容得下视野里简简单单的生灵。


下一篇:派河那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