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三章 (18)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6-19 09:55:37  浏览次数:394
分享到:

内森警官,费力地把几乎顶住方向盘的啤酒肚,从车门移出来,伸了伸懒筋,打了个哈欠,朝工具车里下来的莱利招手,按下门铃。

“内森你好,很久没来家里坐。莱利,今天怎么得空?请进。”

芭芭拉知道他们的来意,已经嘱咐安吉拉给徐卫国的胳膊缠几圈绷带。

“约翰不在?你们还好吧。我有事情要询问周围的邻居们。”内森警官平日和社区关系融洽,街里街坊的,有什么问题不能协商解决?这个莱利就是个麻烦制造者。

这时,安吉拉搀着徐卫国磨磨蹭蹭从里面出来,徐卫国的脑袋胳膊包得像一个粽子。

“内森叔叔,好久不见。我们正要找你报案。”安吉拉先入为主。

“是啊,孩子,咱们一年多没见了,你不是去中国了吗?怎么……”内森盯着她的肚子和徐卫国。

“我结婚了,这是我丈夫徐。我们昨天刚到。早上他去锻炼,被狗咬成这个样子,我们还没来得及去看医生,你来得正好,我们要报警。”

莱利是相邻的农场主,恶犬的主人。早上听到爱犬狂吠,一会儿见它摇摇晃晃回来,一头栽倒,舌头伸出老长,虽没有外伤,但精神萎靡,呼吸变弱,不醒狗事,明白这畜生挨了闷棍。心里气不过,打电话叫来巡警,四处寻找真凶。不料,见狗狗闯了祸,伤了人,一时不知所措。

“我就说嘛,你的这只牧牛犬平时凶的很,谁从你农场的周边过,它都要狂吠一通,十几只发情的公牛都不是它的对手,何况人乎!伤了安吉拉的丈夫,你说怎么办?”内森暗自松了一口气,端起芭芭拉送上的咖啡,不急不慢地咂摸起来。

莱利心中纳闷。我的牧牛犬天王老子都不怕,只听我一个人的差遣,见了生人,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它咬了这个中国人,自己为什么反倒奄奄一息?

“我的牧牛犬一早就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也许是误食了不该吃的东西,应该不会出来咬人。不信,你们可以到我家瞧瞧。”

“我们要马上去看伤。内森叔叔,还有事吗?”安吉拉下了逐客令。

内森警官白了莱利一眼,“我没事了,需要警察的帮助,随时来找我。”

莱利垂头丧气地跟着内森出了门。

“徐,太解气了,你帮我们除掉了心头大患,”拜伦忍不住哈哈大笑,“明天还要麻烦你,跟我去拆卸废弃的草料棚,我已经约了其他的朋友们帮忙。”

“哥,我们才刚到,他又受了惊吓,你别欺负人。”

“没事儿,我可以帮忙。”徐卫国一口答应。

临近傍晚,约翰拉着行礼箱,从悉尼出差回来。

一米九的大个,红红的脸膛,声若洪钟。约翰在圣迪戈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他的建筑公司承接了小镇大部分的基建项目。目前,他正雄心勃勃准备进军大城市的建筑市场。这次去悉尼,就是见朋友,打探信息。

见到宝贝女儿忽然回来,明显凸起的肚子,旁边站着个有些呆头呆脑的中国女婿,他没有丝毫的心理准备。他紧绷着脸,极力隐忍,在芭芭拉恳求的眼神下,没有立即下逐客令。

芭芭拉两边斡旋,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为约翰接风。餐前少不了祷告。

“天主,求你降褔我们,和我们所食用的食物、及一切恩惠,因我们的主。阿们。”

徐卫国的手被安吉拉使劲拉着按在桌上。看到他们一家,闭着眼睛,神神叨叨,口中念念有词,感觉好笑。

“你们每顿饭前,都要祷告?“徐卫国小声问。安吉拉点了点头。

“哦。童安格有一首新歌《耶利亚女郎》,你们的教好像有一个玛丽亚,听上去都差不多。这个玛丽亚是干什么的?”

“她是圣母。圣母玛利亚是耶稣基督的母亲。”

“耶稣的父亲是谁?”

“玛丽亚还是处女时,受圣神感召怀孕。睡了一觉,做了个梦,就怀了耶稣。”

“什么?”徐卫国摇晃着脑袋,“没有我,你也做个梦试试?”

“你们在聊什么?”约翰对餐桌上俩人用中文交谈非常反感,认为肯定是聊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饭桌上再没人说话,直到约翰和徐卫国客气了几句,气氛才有所缓和。

饭后,一家人又开始祈祷:“全能的天主,你赐给我们的一切恩惠,我们感谢你赞美你,因我们的主基督。阿们。”

约翰睁眼,看到徐卫国讥笑的神情,有些按耐不住,冲着芭芭拉发了一通牢骚,不外乎抱怨东方异教徒的无礼无知。反正听不懂,徐卫国还是陪笑脸。

饭后甜点,喝着自酿的葡萄酒,徐卫国对靠墙一溜古董柜里面的来自中国的瓶瓶罐罐发生兴趣。

他指着青玉谷文璧、双身龙纹方鼎、唐三彩侍女骑马俑、掐丝珐琅双龙耳香薰等宝贝说:“这些要么是仿品,要么是走私来的盗墓文物,要么是八国联军从故宫抢夺的中国国宝,都应该送回中国。”

约翰忍无可忍,当面回击:“这些各国的古董都是我真金白银买来的,得到了很好的鉴赏和收藏。这是人类共同的文明,我们有权利共享。在我家里,不需要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说完,拂袖而去。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