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宅家日记
作者:卢有蓓  发布日期:2020-05-01 15:58:54  浏览次数:300
分享到:

15/4/2020  星期三  

被楼下电视机声音吵醒,不想起床,看看窗外的天,真蓝,蓝的如此不真实,如同琉璃,亦如同这个脆弱的世界,一碰就散。

侧耳倾听电视里总理的声音,语气中透着难掩的疲惫,难为他如此敬业。以前一年也难得在商业电视上露几回面,现在堪比气象播音员。屈指一算,宅家工作已经四个星期了。

打开手机查查本地疫情,无甚新意,没有奇迹出现。有些失落,为逝者,也为自己如今这一地鸡毛的日常生活。

匆匆梳洗一下,决定出去散散步并买杯咖啡。路边高大的乌柏己经泛红,一群头顶鲜黄凤冠的白色鹦鹉散落在青草间,暖和,清爽,真是一个完美得如同童话般的秋天。

沿着步道慢跑两圈,正好两公里。咖啡店如今只有外卖,窗口外排起了小小的一条人龙,其实还不到十个人,只是大家遵循社交距离,但无人佩戴口罩,也有人穿着夹指拖鞋懒散的靠着墙壁。

临时起意走向两条街外的麦当劳,推门入内却无顾客,只有七八个十几岁的店员在柜台后面说说笑笑。其实我一直喜欢麦当劳的早餐,而且喜欢坐在室外看儿童们在阳光下的游戏场地玩耍,现在凳子全都倒扣在桌面上,地上也没有了争抢薯条的灰鹤白鸥。

回到家中慢慢吃完早餐,先生正好从家庭医生处回来。他告诉我整个诊所只有他戴了口罩,还是N95,结果只好见人就解释自己没病,实为卫生目的。他打了今年的流感疫苗,并在医生建议下加打了肺炎疫苗。看来现在大家对呼吸道疾病重视起来了。

自从宅家工作,大猫Wynter就开始和我抢工作椅,每当我离开电脑,她便立即跳上去四肢摊开躺下,我只好半坐在椅上,饶是如此,她还是发出低低的抗议并努力扩大自己的地盘。

同事Sarah 还留守在办公室,她每天会送一些公司内部的新闻给大家,有时也分享国内国外的趣闻。今天,第一名违反强制隔离规定的本土年青人,正式被判入狱。小哥从隔离的酒店私自外出会见女友而被酒店工作人员发现报警。希望他获得自由并最终修成正果。

午餐后稍微走的远点,行过一座古老的墓地,三个年青健壮的工人正在矗立一块一人高的墓碑,他们用吊车小心的把石碑放入洞穴,用尺精心度量。几天前的狂风暴雨刮倒了这座字迹早已模糊的厚重石碑,附近有人发现搬来一大块木板盖住土洞。很是吃惊这么快就有人来修缮。这片墓地葬的都是一百多年前的普罗大众,早己没有亲人为他们祭拜了,而如今不相识的人还在用心照顾使之不被遗忘。

今天最后一个电话会议定在下午五点半,印度,荷兰,新加坡共四国三方,只聊了聊疫情及几句工作不到二十分就结束了。没有争端的世界真好。


 17/4/2020  星期五

又是一个晴朗无风的星期五,舒适到皮肤都想唱歌的25℃。昨天全国感染人数己下降到20多人。一大早小弟妹打来电话,告知中小学第二学期于本月27号如常开课。真是好消息,侄子侄女都在读高中并且有一位准备参加今年的高考。

打开电脑,组里的大批货物己从上海如期抵达,长舒一口气。处理了几件日常事务,先生也从超市购物回来,被告知本地海鲜因无法出口,物美价廉。心动不如行动,俩人又跑了趟超市,虽说也没买多少,但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看也让人心安。

街边一位年过花甲的环卫工人正在用消毒液擦洗垃圾桶,他低头弯腰工作的如此认真专心,仿佛在擦试一件古老而又昂贵的磁器。

转过街角,一户人家院门外置有一张大长桌,上面摆满了儿童玩具,书籍,瓶瓶罐罐,原来是免费送赠邻里。

而屋外马路对面几个工人正在修理高大的树木,有本地的瓶刷花树,这树春天开花,花形如其名,红如烈焰,还有各种桉树,夏季傍晚会散发出阵阵幽香。可惜他们不大讲究树形,只是砍去顶端使之不妨碍电线既可,一台大型碎木机处理枝干树叶,快捷干净,整条街都弥漫着树木的清香。看着看着,竟然觉得机器的轰鸣声也有几分动听之处。

漫步在月朗星稀下的青草地,思绪万千,突然看见一架飞机从头顶缓慢的飞过,我注视着它,连同白天看到的凡人琐事,知道终有一日它们会重新沉入我们生活的水底,不再泛起涟漪。

 18/4/2020  星期六

(  回忆杀  一 )

一个月前的2020年3月19日凌晨,红宝石公主号(Ruby Princess)游轮抵达悉尼港,船上近4,000人包括几百名新冠感染者在没有进行检测的情况下,被允许下船。彼时没人意识到这是一艘把全国拖入深渊的巨轮。

至少有20名乘客死亡,约占全国新冠死亡人数的三分之一,无一州幸免。这件震惊全国的事件目前正在引发刑事调查,大家更关心的是,与红宝石公主号有关的死亡是否原本可以避免的。

而昨天武汉上调新冠死亡人数达50%之巨,这真是一个让人迷惑的数据。

回想起来,正是四周前的周六,天降暴雨,我们帮女儿搬到她租住的房屋。女儿是三月中从南澳 "魔宫帝国”外景回来,两天后就决定搬去FOX 片场旁,当时我还不大理解,小有口角,现在看来真乃明智之举。

记得前往新居的路上,我告诉女儿我是在新冠暴发前的十一月探访武汉孝感,她吃惊的表情看我如同从火星而来,并咛嘱我不可予人语。从不过问时事的她一路都在调台追踪本地新冠疫情,并担心社会治安会否因此转变。

我们期待多年定于三月底举行的女儿毕业典礼悄无声息地取消了。

同时取消的还有三月二十八号的义务植树,四月初的Food Bank 义务劳动。

19/4/2020  星期日 

周末早餐,一如即往的蒙混过关,先生感叹连连,那些中餐馆饮茶之类的快开门营业吧。连孩子也打来问询的电话,这父女二人真是衣钵相传。  

昨天本州只有10位新冠确诊患者,不可思议的是其中9位都是红宝石公主号上留守的船员。而好消息是澳准备对中国大陆开放边境,留学生们有望回校。

既然是周末,准备到附近的大公园”远足”。行过一家单车店,居然人头涌涌。疫情以来自行车销量大增,此店也不例外。除了售卖自行车及配套装置,还提供各种改装服务。店里兼卖咖啡,人手一杯,三两交谈,气氛轻松。先生驻足,似有购买之欲。我说这大半辈子从没踩过自行车,也就不打算临老学吹打了。

大公园因离家近,所以每星期都会来一两次。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今天公园真可谓游人如织,和几天前复活节期间的冷清不可同日而语。其实以前也就那么几个人来,见的多彼此已经眼熟。

骑自行车跑步者为众,打板球,打拳,散步闲逛,钓鱼观鸟的也不少。有人无聊到仰头数溪边树上倒吊的大蝙蝠,我也目测了一下估计每颗树有五六十只吧。

公园里有座不知何朝何代的总督府,一直以来门庭冷落。信步走入居然也有几户家庭围桌而坐,谈笑风生。在花园一角坐下,看几只大蜥蜴在栅栏下窜来窜去,便联想起儿时蹲在地上玩蚂蚁的乐趣。

这几天总理也不怎么露面了,估计疫情也就剩个尾巴,而恢复经济恐怕比抗疫更加艰难。

20/4/2020  星期一 

昨天联邦卫生部长宣布抗疫进入第二阶段。因为过去7天时间内,全国新增病例每日都低于50人,仅有184人住院,33人接受呼吸机治疗。距离三月二十三号封城正好四星期。

回想封城后的第一个周未,人们依旧聚集海滩而令警方大为光火,现在悉尼最著名的BONDI 海滩也将解禁了。

今天的街道,超市都与疫情爆发前无异甚至更加热闹,小公园里一些老先生老太太也坐在一起亲亲热热地聊天晒太阳。这个深不可测的秋天,提前卸载了一些属于某个冬天的生命。

备受打击的零售业将迎来逐步解封,各地诸侯有紧跟联邦政策的,也有坚持对着干的,如同是否佩戴抗疫神器 - 口罩,全世界人民都认为自已站在真理的一方。


21/4/2020  星期二 

得益于勤洗手及保持社交距离,全澳流感从二月份的7002例下降到四月份的95例,而去年同期是18667例。这是否说明在病毒面前我们并非全线溃败?

而谷歌数据显示悉尼在封城期间居民户外活动比如游海滩,逛公园,遛狗什么的只比正常时期减少27%,其宿敌墨尔本则劲减76%。好吧,为自己生活在热爱自由的一方而庆幸。

外甥女工作的退休金投资管理公司减薪,从CEO的50%递减到最底层的10%。另一方面全澳最大的百货公司复活节销售狂涨800%。幸运是座跷跷板,取决于你坐在那一头。

有朋友问何以久不写诗,原因很简单,因为远方已经把我们遗弃了。晚间重读了诗人李元胜的旧作,真实与梦幻,重彩与水墨,人类是否应该重新成为大自然无关紧要的闲笔?


青龙湖的黄昏    李元胜 

是否那样的一天才算是完整的

空气是波浪形的,山在奔涌

树的碎片砸来,我们站立的阳台

仿佛大海中的礁石

衣服成了翅膀

这是奇迹:我们飞着

自己却一无所知


我们闲聊,直到雾气上升

树林相继模糊

一幅巨大的水墨画

我们只是无关紧要的闲笔

那是多好的一个黄昏啊

就像是世界上的第一个黄昏


23/4/2020  星期四 

今日零时是观天琴座流星雨最佳时间,我们己经被地球上无休无止的病毒拖的筋疲力尽,是时候仰望星空了。

火流星确是亮如其名,加之悉尼光污染不算严重,虽是夜深露重却有黎明前御风而行的魔幻之感。

参议院正式启动对政府处理新冠疫情的调查。负责调查的七名参议员“决心提供澳大利亚人民应得到的问责,审查和透明度”。

首席医疗官和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首先接受了质询。

而总理在电视釆访谈及封锁措施时几度哽咽,没有了几个月前面对世纪山火的金刚不坏之身。饶是英雄也落得伤心泪满襟衣的境地。

今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仍是个位数,但本州决定进行全民检测,而墨尔本所在的维州以新加坡为鉴,一意孤行推迟解封时间。


中休行过小溪,得一佳影,心血来潮,赋诗一首:


鹤影                   


如果清澈到足够蓝

哪怕天空跌入泥潭

依然无染


原谅我以轻羽为美

借鹤为身

淌过深渊


岸边的梅花就要飘落

等你回眸

我久久没有话说


25/4/2020  星期六 

John McCrae (加拿大 1915年)

在法兰德斯战场 虞美人迎风开放

开放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标示我们断魂的地方

云雀依旧高歌,展翅在蓝蓝的天上

可你却难以听见,因为战场上枪炮正响


我们死去了,就在几天前

我们曾经拥有生命,沐浴曙光又见璀璨夕阳

我们爱人也为人所爱,可现在却安息在

法兰德斯战场


继续和敌人战斗吧

颤抖的双手抛给你们

那熊熊的火炬,让你们将它高举

你们若辜负死去的我们

我们将不会安息,尽管虞美人

盛开法兰德斯战场

今日是澳纽军团节(ANZAC Day ), 105年前的今天澳纽军团登陸土耳其的Gallipoli加里坡立半岛,被重軍包围,陷入泥沼历时八个月困守而惨败。这可能是世界上独二无三以战败日作为军人节的两个国家。

一战中的欧洲战场,只有浸透鲜血的虞美人花能在炮火连天的土壤里生存。妖艳,恣意,一望无际随风摇曳,成为许多参战国的国殇佩花。

每个国家,群体乃至个人都会赋予它不同的含义。

这使人联想到虞姬,战败的西楚霸王身后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她自殉的鲜血成就了虞美人之花,但千百年来只有方寸舞台容得下霸王别姬,我们跪拜的是流氓汉高祖,我们的终级目标是成为在权力斗争中游刃有余的吕后。

南唐后主李煜是另一位失败到尘埃的虞美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历史上失败者恒河沙数,能承认并展示累累血痕百世千年的又何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或者说早已超越了成功这个渺小的词。

26/4/2020  星期天 

如果你问纽约是个什么样的城市?可能会得到数不清的答案,资本,地狱,天堂,,,对了多元。而西安恐怕只有一副面孔,历史布帘后的微弱烛光。

悉尼是个什么样的城市?

墨尔本人认为悉尼唯一可取之处在于有座可以飞出悉尼的机场。亚洲游客则会惊㤉悉尼和典型的亚洲城市真的很象,有烟火气或者说杂乱,特别是以邻近的城市堪培拉作为参照物。

当然这都是别人眼里的悉尼,虽然我己经在这里生活了33年,却不知如何给她贴一个标签,无它,“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没有历史,缺乏艺术,远离世界,去纽约去伦敦?都是地球上最漫长的航线,但妙的是很多人真的去过这两座城市,而很多很多人却从来没去过墨尔本。 

一年有超过300天都沐浴在晴暖的阳光下,足够的维D是否是这座城市能够快速摆脱新冠病毒的解药之一呢?

27/4/2020  星期一 

昨晚6时政府正式推出COVIDSafe接触追踪软件,它可帮助早期预警,并发现与已感染者接触过的人群等等功能,但需要超过40%的人安装才会有效。之前己经宣传了几个星期,呼吁民众下载使用。

我也第一时间下载了软件,据媒体报道,反响超预期,五小时内过百万人下载。

这有点出乎意料,因之前反对者众,包括几名高官,担心公众隐私是主因。虽然总理信誓旦旦只有卫生当局才能访问收集的信息,而且保证疫情过后删除所有数据。

裴老先生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在生命与自由间如何取舍,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问女儿会不会下载,她说她暂时是民调中拒绝使用的那39%。这引起了我的兴趣,理由是她不属于高危人群,日常接触人员有限,所以不想背后有双眼晴,并举例说比如逛街某人无意或有意盯着你看多少有些不自在。

我们从小一直推崇的牺牲自我,显然并非这个社会唯一的选项。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