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二章 天下之大 何处容身(1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4-24 19:50:41  浏览次数:236
分享到:

小薇怕安吉拉甩手一走了之,无望之下做出其它出格的事情,强压怒火,言不由衷地说:“对不起,我没资格批评你们,向你道歉。说吧,你打算怎么办?立马儿结婚还是去打胎?”

安吉拉听到“打胎”两个字,身子微微一震,陷入沉思。

回家的路上,小薇顺着马路牙子,推着自行车,眼泪“扑簌簌”滚落,任凭凛冽的北风吹散脸上,刀割般的疼,可她并不知觉。

小薇通过关系找到一家妇产医院。为避人耳目,选择周日早上,带着安吉拉,如约来找主任,做药物流产。

天色阴沉,雪片夹杂着细雨,打湿路面。医院走廊里灯光幽暗,空气中透着冰冷血腥的味道。

医生和小薇的脸上,隐隐流露出快意,没有一丝屠戮生命前的愧疚。安吉拉哆哆嗦嗦接过医生递过来的药片,想起腹中无辜的胎儿因为吞食了它,就要去天国,心如刀割。

正在她要将药片吞食进去的一瞬间,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钟声,那是北京最古老的基督教堂—崇文门堂正在做礼拜。

安吉拉像是被闪电击中。《耶利米书》中说:我还没有使你在母腹中成形,就已经认识你,你还没有从母腹中出来,我已经使你成圣,立你做列国的先知;《出埃及记》中说:一个令还在母腹中的胎儿死亡的人跟杀人犯承担同样的惩罚。这就是上帝的旨意,这就是我信仰的神对腹中胎儿命运的裁决!自己怎么能够违背?况且,孩子的父亲徐卫国至今还不知内情,自己怎么能够独断专行,悄无声息地结束孩子的生命?

她毅然决然把药片扔进椅子旁的痰盂里,头也不回地出了妇产医院大门。

徐卫国终于知道了安吉拉怀孕的消息,心中喜忧参半。

小薇打来电话,言辞闪烁,说安吉拉有急事找他商量。他疑惑不解,这两个人怎么纠缠到一起?

到了北大外国专家楼,进了安吉拉的单元,正好她室友米歇尔不在,安吉拉得以镇定自若地把事情的原委详细告知。

喜的是,自己戎马生涯十余载,而立之年,终于有后,这小兔崽子的妈妈还是外国专家。忧的是,眼下该如何处置?看她的情形,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生下孩子。自己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不能不给她一个名分。可给了她名分,老爷子能不能接受?自己的政治前途是不是就此断送?

安吉拉察言观色,读懂了他的心思。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地说:“徐卫国,我不需要你对这个孩子负责任,我可以回澳大利亚,自己把他生下来,自己养活。不论再苦再难,我都不怕。”

激将法在徐卫国身上起了作用,他立时从沙发上跳起来:“这是什么话?拿我徐卫国当什么人?堂堂的退役中国军人,吐口唾沫是个钉。我人生的座右铭永远是:‘无所畏惧,无比忠诚,无坚不摧,无往不胜’,这也是我徐卫国对爱情的承诺。咱们的婚一定要结,孩子一定得生。”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