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一日千里去旅游 4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0-04-20 17:53:10  浏览次数:143
分享到:

没想到,看上去那么文弱木纳的张老师十分健谈,而且谈锋尖锐,记忆特好,甚至连当年红四方军进攻通南巴的具体日期,以及谁是总指挥,谁是政治委员等等,都记得清清楚楚。

这些历史资料。

现在就在我手机里。

接下来,让我有点尴尬难堪了。“死了那么多的人,二万多人的大尸坑,全国没有先例,可是想想,他们值得么?”张老师尖锐的看看我,又看看农工汉子和那个依然站着的男生:“佛教上讲因果轮回,历史转了一大圈儿又回到老地方,现在又怎么样?我今年78啦,教了48年的书,养老金才刚刚4300块。我老伴儿是土生土长的农民,靠着我提前缴费,现在才每月拿得到手千把块钱……”

我有点张口结舌。

感到失望和失落。

老师哇,解惑释疑,诲人不倦,正能量传人,怎能像市井小民一样?再说了,不管怎样,社会在发展,时代在前进,任何政府做得再努力再完美,也会有人不满和反对呀。

再说了。

我到王坪烈士陵园,也不是为了朝觐,瞻仰或顶礼膜拜。

只是为了满足未了心愿,哎,干脆直白的说了吧,只是为了满足我的好奇心,为这次的外出游弋找一个由头和理由。老实说,对于那段历史,我们这代人根本就不感兴趣。

因为,虽年轻却深刻的经验告诉了我们。

越是宣传得起劲,越是高大上,伟光正的东东,水分就越大,甚至刚好相反……

我们只关心活在当下,只关心如何靠着自己的知识和聪明才智,为自己(如有余力,也为家人)创造良好舒适的生活环境,在成熟美丽的50岁时,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矜持优雅高贵地离开这个世界,仅此而己。

不!

我可不想卷入这些无谓的争辩与高论。

咣当咣当——咣当!车厢轻轻一抖动停下来,大家习惯性的都看看车窗外,然后继续自己的谈笑风生。见我明显溢于表面的不悦,张老师放软了语气:“离题了,小姑娘不感兴趣不高兴啦。哦对了,你说你是到王坪烈士陵园?”

我轻轻点点头。

毕竟是老师呢。

自小在语文教师老妈的强势严管下,我至今对“老师”者,仍有一定的敬畏之心。一直洗耳恭听着的农工汉子,忽然发问了:“那你说说,怎么去?”

这难得倒我吗?

策划好了的哟。

可我机智的半真半假嗔着他:“那先你说说,你哪儿的,跑到本尊重庆干什么?当力夫啊?”“力夫?”汉子怔怔,随之咧嘴笑了:“哦,才到重庆时当过当过,只要肯下力吃苦耐劳,一天找个几十百多块,养活自己和老婆孩子不是问题。”

看看我和张老师。

又扯扯自己头发。

“早转行了,那种体力劳动者早落后啦,现在咱搞装修呢。”我更损他了:“装修装修,专偷专偷!偷工减料,以劣充好,马屎皮面光,里面一包糠,说的正是你们这些装修击队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