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14 Sugar daddy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4-15 21:55:51  浏览次数:338
分享到:

深秋的夜凉了。毗邻悉尼大学的外国留学生聚集地—世界广场大厦灯火辉煌。

莉莎今夜无眠。她披上外套,乘电梯上楼,步入寂静无人的楼顶花园,在秋千上坐下来,仰望浩渺苍穹。天空的蓝色在漆黑中依稀可辨,星月皎洁。

“蓝色妖姬”刚刚发来的一条短信,似乎就是解决目前财政困境的万能钥匙。

莉莎犹豫再三,终于打开网址的链接:www.secretbenefits.com,页面弹出醒目的几行字:数以百万计富有成熟的男人们和漂亮的女人们正在准备开始一段秘密的互利的两性关系。请你选项:男人或是女人。选择加入。

莉莎顷刻明白, “蓝色妖姬”衣食无忧四处炫富的秘密尽在于此。

她的内心有两个“我”跳了出来,互不相让。

每周几个小时的应酬,就能使生活高枕无忧,极具诱惑。

是否是一扇地狱之门?从小父母教诲要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做事。

这学期学费又涨价了,国内父母公司的财政状况吃紧,到现在汇款还没来,要想办法自救。

女人内心的纯洁和羞耻心是最后一道不能突破的防线。

天高皇帝远,谁知道你做过什么?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最终自己还是要面对自己。

告诉你一个秘密。去年在网站上注册的女孩人数,咱们学校全澳排名第一,超过六百人。莫纳什大学今年也有超过两百个女生在网站注册。你认为人家低贱,想挣这份钱的女孩儿多了去了,哪里那麽容易轮到你……

高层楼顶的夜风清冷,莎莉抱着肩膀,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任由两个“我”,把圣洁撕扯成条条碎片。

转天下午,莎莉收到网站的短信,要她提供近照,青春逼人的那种。

第一次见干爹,莎莉焦虑惶恐。照片上的澳洲男人,五十几岁,很健壮,很面善,很绅士,似曾相识。

悉尼市中心乔治街上的Truly Teppanyaki日式餐厅,生意红火。围绕厨师的操作台,三面围坐了一圈食客,脸膛都被炙烤得红扑扑的,端着红酒杯,眼瞅着厨师在烧红的铁板上变魔术似的把牛肉海鲜大米饭变成盘中的饕餮大餐。

莉莎没有精心修饰五官,穿着也保守,她不认为自己是个风尘女子,至少心是干净的。人来人往嘈杂的环境让她感到安心,至少会避免第一次见面就要有实质性交易的尴尬情形出现。靠近门口昏暗的角落里,有一个正在打电话的男人,那就是他。

莉莎在离他十步的地方停下来,优雅地站着,看他的反应。

“我是尼克·索罗门,你是莉莎吧,我一直在等你。”他站起身,礼貌地上前拥抱了她,像是久别的老朋友。

莉莎不知所措,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真巧,我有个同学也姓索罗门。”她像一个害羞的孩子,低垂眼皮回答老师的提问。

莉莎乖巧地跟着索罗门,坐到一个厨师的工作台前,和周围的食客点头打招呼。奔富389缓缓流淌入酒杯,和牛 “吱吱 “作响,食客们盯着铁板,窃窃私语。没有人在意一个女孩儿,没有人关注她和父亲般年纪的索罗门为什么坐在这里,人们只在意鲜嫩的牛肉何时经厨师的铲子放到自己的盘子里。

莉莎第一次享受高级日餐料理,却品不出其中的滋味。她的心就像放在铁板上的那块牛肉,带着血丝,承受着煎熬。

从餐厅出来,干爹叫了一辆优步,坐到她身边。她大脑混沌,不知道刚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他允诺了些什么。一切似乎按部就班,水到渠成,并没有什么刻意和特别。

在酒店客房,莉莎得到了两千澳币的零花钱。她甚至觉得和50岁的索罗门上床,比和先前自己那青涩鲁莽的男朋友更加享受,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

不久,她的大学同学,一个当地的鬼妹,奥莉维亚·索罗门过生日,请同学们去家里玩儿,莉莎应邀前来。

进门来,莉莎看到客厅墙上的全家福照片,大惊失色。她不敢直视那张脸。一般的花信年华,掩不住的燕语莺声,同学们脸上青春洋溢,她的脸上却无半点血色。她谎称有急事,落荒而逃。

过了一段时间,索罗门打电话约见,莉莎把尴尬的经历如实告诉干爹。索罗门说,很感谢你保守了咱们之间的秘密。我最近要去欧洲出差两星期,为了报答,我愿意给你安排一趟免费旅游。我白天去公干,你可以出酒店四处走走。这一趟欧洲之行不便宜,我想你是没有理由拒绝的。

莉莎本想和他一刀两断,谁料喜从天降,在马德里巴拉哈斯广场酒店的天台喝咖啡,是无法拒绝的诱惑。莉莎欢天喜地和索罗门上了飞往西班牙的班机。

索罗门正在洽谈业务的城市因新冠疫情蔓延封城了。航班突然取消,莉莎和他被困在酒店。

莉莎不敢告诉父母,不敢告诉任何人她的所在,遮掩说自己在悉尼的朋友家避难。

她发烧了,浑身颤抖,仿佛要把心脏咳嗽出来。索罗门害怕了,千方百计联系了澳洲政府派来的撤侨飞机,他要拖着行李箱走。

“我病了,要死了,我不能留在这里,你得想办法带我走。“

“宝贝儿,你不是澳洲公民,也不是永久居民,更不是我太太,他们不会同意你上飞机。这里的政府会照顾你的。两千澳币,我手里所有的现金,留给你应急。如果回到悉尼,病好了,可以再来找我。”

金主干爹拉着行李,头也不回地走了。

莉莎没有力气再哀求干爹。她没有资格,没有权利,她已经得到了应得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