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悉尼家信--天佑澳洲
作者:萧蔚  发布日期:2020-04-13 22:09:18  浏览次数:333
分享到:

爸 您好!

听到您的微信留言,声音洪亮,字句清楚。

您不必替我们担心,这些天,澳洲情况已经很不错了,有了“拐点”,或者说根本就没爆发起来。到目前为止,全国只有六千多感染新冠病毒,一半儿的人已经好了,只有不到六十人死去,死亡率不到百分之一。感染病毒的人不少是从几艘海上豪华游轮下来的。虽然也有一些不明原因的感染,但目前好像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没有大爆发和失控的迹象。“新添”每日递减,少数“重症”也保证都有ICU床位和呼吸机,社稷和谐,秩序井然。整个澳洲,整个悉尼,像是已经遏制住一匹将要脱缰狂奔的野马。但愿保持下去,但愿新冠病毒放过澳大利亚!

澳洲经历半年的森林大火,之后的暴风骤雨,这俩月忽然变得风调雨顺。一会儿,不紧不慢,飘来阵阵轻风,吹散聚众闹事的新冠病毒;另一会儿,不慌不忙,濛濛秋雨,淅淅沥沥,湿过地皮,多余的水分把尘埃落定的新冠病毒冲到地沟,流入大海——淹死这些诡异,阴险,凶残的坏东西!想要病人数目减少,首先还是要病毒数目减少啊!

悉尼与新冠病毒搏斗,徐徐微风起着重要的作用。比如,新冠病毒确诊检查站大都设置在四处无人空旷的停车场,“疑似”们开车驶入,坐在车里完成化验。我们公司专门新设一职:新冠病毒检测员,招聘来的是一位非洲黑姑娘。虽然她穿的防护服薄如蝉翼,护目镜四处透风,口罩也不是N95,但是有那缕缕善良的柔风,无时无刻地帮她拂去身上披挂的病毒。几个星期了,她还是很健康,我替她揪着的心慢慢放了下来,她大概已经得到免疫了吧?!

(停车场检测新冠病毒的护士。照片来自网络)

与病毒斗争有绝招,印度喝牛尿,以色列喝绿茶,澳洲除了靠小风小雨,还靠不扎堆和社交距离。说起“社交距离”,澳洲原本是一米,这是三十年前我刚来澳洲从《人际关系学》中看到的,慢慢适应了以后就很烦那些“凑到跟前儿”讲话的人。疫情来了,澳洲把人与人的距离定为一米半,一把长椅子只能两人两头坐。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样不行啦,最多只能两人行,“从”字可以,不能扎堆聚众!有的人一米的距离还没习惯,那一米半就更不能适应了。没关系,警察可以帮助大家,罚一次,记一辈子,永远躲着人走。听说有华人超市里顾客没有保持一米半距离被罚的,买主每人一千一百澳元,店主五千。棠棠小区的网吧被罚。华人耍小聪明,吧门紧闭,写着“停业”,吧内照旧有人打电脑游戏。棠棠饭后行步锻炼(锻炼可以理直气壮地到处遛达),看到警察正在网吧罚款,她隔条马路拍照下来发到群里,被征用到9号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杀鸡给猴看。还好没有拍到中文“网吧”二字,否则丢人丢大了。餐馆不能堂食,只可外卖,于是七个学生扎堆在家吃火锅,据说因为不断制造高分贝噪音,招来对面楼住户的反感,电话报警。诶呀,呀,呀,呀!一共罚了一万多澳元,堪称“历史上最贵的火锅”。澳洲人喜好报警,华人喜好不守公约,这个PK不大划算,输得太惨!

前一段,因有人稀里糊涂放走停泊在悉尼港湾的红宝石游轮上染病的游客和那些从疫情爆发国来澳洲带病毒的人,险些造成澳洲大爆发的趋势,莫里森政府不得不逐渐关闭国门,直到锁国。现在,凡是从海外返回的澳洲人一律给与落地隔离两周的待遇,包吃包喝包住,四星,五星级酒店。有病的送医,没病的两周后走人。莫里森总理经常像大叔一样出镜喊话:你,说你呐!能不出门的,就老实在家呆着!年岁大的,有病的,土著多少岁以上的最好不出门,家里猫着吧,安全!澳洲是个老年化的国度,又盛产肥仔,真的闹起病毒人传人来,惨境一准和意大利和美国纽约不相上下。澳洲没有那么多重症监护病床和呼吸机呀!

总理还经常气宇轩昂地在电视上宣布撒钱计划,毫不吝啬地为自助房减租减息,开仓放粮,安抚人心。那些丢工的,失业的,关张的,赔本的,年长的,年幼的,小媳妇,老寡妇,残疾的,智弱的,有病的,装病的,真穷的,装穷的,懒惰不愿上班的…… 林林总总二三十类人物,有一个算一个,统统都能领到一次性大红包或者每两周一次,最长半年的救济金。如果住的不是蜃气楼,吃的不是蝙蝠宴,果子狸,那么政府的补助足够交房租,足够买吃喝。据说    ,这次疫情政府的花费需要整整一代纳税人的努力才能再填平国库。还不知要多挖多少座矿山,出口原材;增招多少海外学生,出口教育;多喊多少旅游团来满处遛达;多卖多少羊毛,小麦和海鲜——不必心疼这些钱,澳洲不善养军队和警察,更没有武警六警部队,原本,卖国家的财富和利用纳税人上交的租子就是给这个群体用的,因为澳大利亚是一个真正的人民百姓衣食无忧,养懒人的社会主义国家。矿山你不挖——荒着,租子你不用——瞎着,不用白不用!

不管怎么说,钱是万能的,政府给百姓大撒币成效显著:除了那几个为抢擦屁股打架和欺负亚洲人犯事的,其他想犯罪的人都没了动机。

(为抢手纸而战的澳洲居民。照片来自网络)

悉尼,除了地面有警察开车巡逻,还有天上的直升机盘旋。疫情时期,直升机加班加点。每天早上,天没大亮,伸手刚见五指,直升飞机在屋顶低空盘旋,达拉达拉地地像割草机,叫人起床;晚上,我在这里打字,现在已经半夜一点,直升飞机循着灯光,达拉达拉地光顾到我窗前。没有问题,整个屋子就我一个人,放心,没有扎堆。

悉尼的夜是静静的,也是安全的。

(喊不回来的夏威夷度假总理莫里森。照片来自网络)

       再说总理莫里森虽然在扑救森林大火时拍屁股去夏威夷度假,喊都喊不回来,失去民心,但是对这次病毒疫情,他真是操碎了心,不仅周一到周五打工,休息日还不休息。他安民告示,亲自坐镇指挥抗疫。老莫的头发一下子稀疏变白了,这两个月再也没见他咧嘴乐过,眉头总是拧成一个大疙瘩。容易吗他?!还有人想削减他五十几万澳元的工资?至于的吗?!澳洲是再瘦的骆驼比马肥,多开采一座矿山,全有了!

(澳洲抗疫总理莫里森。照片来自网络)

不要说现任的总理尽职尽责,就连过气的总理,中国通陆克文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以一位普通“世界公民”的身份向中国朋友圈写出了“求助书”。

“我曾说:一二月的中国,可能是三四月的世界。很遗憾这似乎成为现实。

我希望:三四月的中国,可以是五六月的世界。这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由于陆克文的努力和呼吁,很快澳洲陆续收到空递救援物资。那天看电视新闻,播音员面带笑容跟随画面讲解:这些试剂盒是从中国特快运来的,可以在十五分钟之内得出新冠阳性或阴性的结果,达到时速最快的标准。要知,现在的在位党是自由党,而陆克文老兄则是澳大利亚工党的人耶,两大党拉锯扯锯,轮流执政。谁当总理,谁就能整天上嘴皮子碰下嘴皮子,光靠嘴皮子挣足年薪五十多万,而且旱涝保收,疫情期也不减!再说前总理陆克文,他没有在那里看自己政敌的笑话偷着乐,也没有手舞足蹈地起哄嫌事儿还不够大。这种跨党给力,帮衬一下的举止和风度,这种讲求人性和博爱宽宏大量的气度也没谁了!

得到呼应之后,老陆又给中国朋友写信:因为要全世界战胜疫情,我们必须以世界人道主义超越保护主义和种族主义。四海之内皆是兄弟姐妹,万里为邻,一路风雨同行。对大家的友情帮助,老陆先此遥遥叩谢!希望疫情很快过去,再到中国和大家相聚!也祝大家健康,祝世界平安。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的求助信。来自网络)

陆克文列出的求助物资是:医用N95、1860或同类品、同标准口罩,医用防护服,医用面罩,医用手套和医用呼吸机。就是这些物资,在二月份的时候,大家把澳洲的医用防疫物资买空,快递物流到中国数吨,以致澳洲处于无货状态。一些医院里的护士长把政府发下的存货锁在柜橱里,许多前线医护赤手空拳上战场。狗急跳墙,政府拜托军队,几个大兵,脚踩缝纫机,每天加班加点,生产200只口罩 —— 别笑!意思到了,精神可嘉嘛!

医护没有充足的口罩是没有办法,老百姓不戴口罩是不愿意 。这个死疙瘩从一开始结上,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解开。有的老人就是戴,也是露着鼻子,还有的大胡子老头顶着只口罩,像是我水发绿豆芽上搭的那块屉布。的确,连我都不爱戴口罩,鼻子痒痒,喘不上气来,总觉得是把自己喘出去的那口浊气又吸了进来。

这次疫情到来之后,澳洲特别宣传如何注意双手的卫生,于是看到有不少人戴着医用胶皮手套。也是,他们的确有一些用手的不良习惯。有人统计过,在俱乐部里上完厕所的男人几乎全部都不洗手,出来之后继续摄花生米喝啤酒。我曾亲眼见过不少澳洲人吃东西时不洗手,吃完东西舔手指,十个手指一个一个都嘬干净。还有,翻书篇也得舔一下手指头。他们看到衣服脏了,喜欢往指头上吐一下口水,吐来吐去把衣服抹干净。要不就是吃苹果从来不洗,打手一抓,往衣服上来回蹭几下就那么吃。不过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人家一直也不得病,当然这次新冠疫情就不行了。我想,这次疫情之后,澳洲人手的卫生习惯会改善许多,先从手的卫生开始吧,口罩下一步,以后再说。

看到微信上很多国家都有不同的惩罚。印度警察拿根棍子抽人,菲律宾用跟木头夹脚,五花八门,澳洲是罚款。澳洲的禁足令不包括去买东西、看医生和遛街锻炼等等,只要有很好的理由还是可以出门,否则碰到警察会被罚钱。从上周五到明天周一,澳洲全国放复活节四天的小长假。周五一天我都没出去,感到有点憋得慌了。昨天我到购物中心买面包和牛奶,那里居然和以前一样,人头攥攥,怪不得大街上没人?都在这儿呢!不过大家都很自觉,不给想给开店的老板找麻烦,一米五的社交距离还是可以保障的。你看,每个人的手里只是拿着一两样东西,也许是前两周大家都囤够了货,也许是憋在家里难受,总得买点东西手里拿着,否则被罚钱。别人怎么想就不管了,反正我是这么打算的:今天就买牛奶和面包,明天出来买菜和水果,后天买鱼和虾,大后天买肉和鸡……

这两天,澳洲新冠的新添和死亡都屈指可数,今后如何抗疫?今天朋友圈发出一份社会调查,摆在政府面前只有三个方法,你任选一种投票。

一是更严格的封锁六周到三个月,谁都别出门,抄中国作业,最后基本闷死病毒。这样可以速战速决,但不适合年轻人,一定会给自由散漫习惯的澳洲人憋坏了,病毒是没了,人也得给捂得神神道道的了。

二是像现在这样,继续搞“社交疏远”,但是这样比较慢,病毒会永远没完没了地不是从这儿,就是从那儿冒出来,得等到疫苗出来才能彻底解决,大家很长时期都得生活在一惊一乍之中。一家子哪里都不能去,夫妻俩大眼瞪小眼,几句呛茬的话小船就翻了,离婚率不高才怪呢!

再有就是“群体免疫”,就是说像英国那样,大家该干嘛就干嘛,该上学的上学,该上班的上班,该开店的开店,该咋着,就咋着。只当没有病毒这回事,谁都不戴口罩,肯定有刀枪不入命大的活下来。那些半死不活的进ICU,如同关到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烧个七七四十九天,烧个火眼金睛,终生免疫;谁的身子板扛不住了,只好请便上天堂。

网上的投票表决,投“自然群体免疫” 的真不少,而老年人呢,自然不愿意 ,本来这病毒就是冲着岁数大的和胖子们来的,凭什么呀?还没活够呢,谁还愿意引火烧身?!再给它投票,那还了得啦!其实哪个方法都不好,不过我还是选像国内那样,憋几个星期把病毒给憋死,理由是长痛不如短痛!今早一睁眼,看到微信上说政府已经否决“群体免疫”方法,估计应该还是像现在这样,继续“社交疏远”,反正半年的救济金很快就要发下去,他们先花着,半年之后,病毒的事也就该差不多收尾啦。

爸,总之,您不必担心,我们一切都好!老虎可怕,咱们小心防范着它。戴口罩,勤洗手!

澳洲已是中秋,悉尼的气温不但怡人,还怡万物。后院地里的小罗卜和白菜出芽了,白薯秧子满地爬,韭菜打籽儿春天种,柠檬也挂满树枝,每隔两周就可以吃一次地里的茴香馅儿饺子……如果政府真的决定照抄中国作业,更严厉地禁足,我们也不怕。澳洲没事,天佑澳洲!

您多多注意冷暖!老邵,棠棠和牛牛问您好!

请代问我哥嫂一家好!

女儿 萧蔚上

2020年4月12日星期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