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解放了,天亮了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0-04-12 08:48:35  浏览次数:184
分享到:

 

清晨,起床了。

就在那一瞬间,喜欢瞥一眼阳台。如同网状的防护推拉门,关得紧紧的,没有一丝的改变。那种被压抑、封锁的感觉,总是抵在心头。不由得冒出了一个意念:什么时候才能“解放”呢?

打开电视,一边听新闻,一边做事。听到的第一句话是:四月二十日左右,中小学可以陆续地开学了。

我停下了正在打扫卫生的劳作,看着电视画面。不错,主持人就是这么说的。而且,初中、高中,即将开学。太好了,终于……

我连忙叫太太:“喂,听到了吗,宝贝孙子可以上学了!”

太太没理我,也没有任何表示。半天了,才说了一句:“这天啦,真的是亮了!”

忽然,我的眼前,浮现出了老电影里的景象。新中国建立之初,老百姓那夸张的表演:秧歌舞里,六个人,腰上系着红绸带,胸前背后,各贴着一个字,合起来便是:解放了,天亮了!

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人民的那种豪迈,无以言说;最朴素、最真诚的感情,都倾注在这六个字里了。

庚子年的新年里,武汉爆发了“疫情”,全国人民便成了宅在家里的蜗居者。虽在蓝天下,却是在经受着无言的煎熬。

成年人,再着急,再难受,因为了解大势,有心理准备,还是能够忍住的。

孩子呢,尤其是上了学的小孩子。不能上学,却有作业,还要上网课。而这一切,都只能被关在家里,还要在家长的……

蜗在家里的孩子,就如同笼中的小鸟,真的是难为他们了。

早上,都八九点钟了,还不起床。我给大宝贝孙子打电话,好长时间都不接。接听了,说话还在迷迷糊糊之中,像是在做梦。说:“爷爷,干嘛呀,又打电话,我还没醒呢!”

我说:“宝贝呀,爷爷都吃过早饭,做了很多事情。你还在床上,不像话了。起来吧,别睡了。”

“爷爷”,大宝回答说:“起来干嘛呀,不能出门,也不能跟你出去骑自行车。起来了,也是在家里待着,还不如睡觉呢。”

我无语了。还能说什么呢?

快两个月了吧,两个宝贝几乎没有下过楼。成天,只能在钢筋混凝土造就的那个狭小的空间里,玩那几件不知玩过多少回的玩具。再就是,看看电视。可是,看电视的时间是有限的,不能过长,怕伤了眼睛,更怕上了瘾。

才开始的一段时间,我和奶奶跟两个宝贝待在一起。我想着法子,领着两个宝贝疯玩,玩不同的套路,玩不一样的东西。白天的时间,似乎还是很好打发的。两个宝贝也很开心,没觉着待在家里有什么不舒服。

疯狂的“疫情”被逐渐地控制住了,呈下降趋势以后,我和奶奶回到了我们自己的居所。两个宝贝一下子失去了我这个玩伴,日日夜夜的,除了吃饭,也就是睡觉了。视频上,明显地看得出来,两个小东西都长胖了,也懒了,更缺少精神了。

现在呢!每天,大宝要上网课。才开始,感觉很新鲜,还蛮开心的。几天下来,没有兴趣了。甚至,讨厌上网课。因为,每上完一节课,都有大量的作业。一天里,上课、做作业,占据了大半的时间,弄得他烦躁得要命。

二宝呢,比大宝小了好几岁,才两岁多,不需要上课,也没有作业可做。可是,大宝上课、做作业时,他便没了玩伴,只能一个人玩,会玩什么呢?还是玩汽车、陀螺等简单的,没有声响的东西,根本没有兴趣。

琴呀,喇叭呀,凡是能弄出响声的玩具,都不能玩,不能影响哥哥的“正事”。二宝能开心吗?不哭,不闹,已经很不错了。

大宝天天问:“妈妈,什么时候上学呀?”

妈妈反问他:“怎么了,想上学?”

“想啊!”大宝说:“在学校,有同学玩呀!”

是的,妈妈早就盼着能上学了。在家里,孩子受不了,大人同样也受不了。

前两天,说扫“绿码”就可以出入小区了。我和奶奶,终于在分别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和两个宝贝见面了。

听得叩门声,大宝便知道是爷爷奶奶来了,放下手中的笔,第一时间冲出书房,给我们开门来了。

我才进得门来,鞋子还没来得及换,大宝便扑到了我的怀里。

二宝可能在沙发的边上玩吧,哥哥的动作就是无声的召唤。他也放下了手里的一切,直奔门口而来。一边跑着,一边叫道:“爷爷奶奶,弟弟来了!”

奶奶弯下腰去,放下手里提着的东西,一把抱住二宝。二宝钻在奶奶的怀里,奶奶的嘴巴黏在二宝的额头上,几乎成了一个整体。

大宝和我呢!小东西四肢紧扣,像爬山虎似的,缠绕在我的身上。立时,我成了根柱子,丝毫不能动弹。鼻子、嘴巴也憋得几乎不能出气了。腿一软,躺倒在门厅的墙角边了。大宝哟,实实在在地压在我的身上。好家伙,那个笑哟,像是又赢了我一盘棋似的,开心极了。

但是,这样的开心,是短暂的。因为,几个小时后,我们又离开了。家里还是原来的状态,还是妈妈领着他们上网课、做作业、吃饭、睡觉。

太阳依旧,早晨升起,晚上落下。一天一夜,二十四个小时,尽管有一半是白天。然而,进出的门,紧紧地关闭着。窗户可以打开,却也只能透透气,只能看一眼目光所及之处的风景。

这样的日子,今日复明日,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每天,儿媳妇不说什么,只是做着居家过日子的常规事情,辅导大宝的学习,照顾着二宝的吃喝拉撒。眼见着,变得疲惫了,苍白了,无奈了。

被圈禁在家里的孩子,不仅改变了生活规律,也改变了性格习惯。变得暴躁,不听话,声嘶力竭。晚上,也不按时睡觉了。只要打开电视,找着了一部喜欢的动漫片,便一集连着一集地看,不间断,不愿停,没完没了。

经常,为了一件玩具,你争我夺,互不相让,互不撒手。直至,挥起拳头,大打出手了。本来,是亲亲的弟弟,好好的哥哥。对不起,说翻脸就翻脸,似乎是狭路相逢的“敌人”了。

当然,吃亏的还是哥哥,妈妈的戒尺是躲不过的。
  忽然说……

就如同孵了一个春月的小窝鸭蛋,要破壳了,要出头了,要正式成为“混世魔王”了!

尽管,还需些时日,还有几天的“禁闭”。又有何妨!有了期限,便是有了盼头,知道了出门的那一天。

能够出得门去,是这些天里最大的梦想。

能够出门了,可以在楼下的开阔带上,蹦上一蹦。即使,溅了一身的泥,也是人间正常生活的真实写照。可以在学校的操场上,跑上一圈、两圈。或许,没注意摔倒了,蹭掉了一块皮,那才是最精彩的学生模样。

最令人欣喜的是,有了明确的复学日期,就说明“抗疫”战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

武汉,战胜了灾难。湖北,冲出了黑暗。中国,又一次获得了新生。

当然,我们早就在春天里了。但是,只有真正地、自由自在地享受着明媚的春光,才是:解放了,天亮了!
2020年3月29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 魂梦如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