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回宁波了(2020年春节回国日记之3月30日
作者:贾虹  发布日期:2020-04-02 08:46:34  浏览次数:272
分享到:

回家的心因为启程的日子临近而迫切。

三月三十号,内蒙的早晨一如既往地晴好,这个日子比较好记,我今天要回宁波了。

和一月十二日来时一样,阿群和小刘送机。阿群说,我要有始有终,我接我送,必须的。

八点准时从临河出发去包头机场,他们就要七点从青山开发区出来,到临河得一个小时左右车程接上我再走。

虽然已经解封,卡口撤了,但小区仍旧有自己的规矩,只出不进,所以车只能停在外面。

在这里我要着重介绍一下这位九零后的帅小伙小刘。

如果说聪明是天生的资质,那么后天的历练和经历就是让这种资质更加完备。

小刘的聪明和眼界,在他这个年龄是佼佼者了,这得益于他的父亲从小就锻炼他,虽是家里的宝贝疙瘩,但从来不宠溺,跟着父亲跑运输,走遍祖国山川大河,见过很多同龄人没见过的世面,这个孩子一点也不骄纵,不但有丰富的阅历,还极有眼力见儿,工作很有主动性,这么说吧,每次当我觉得需要帮助的时候,心思刚动,他肯定就在旁边说:阿姨,我来!

来接我的头天晚上,我怕他睡过头就告诉他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要辛苦赶路。

他回复:放心,我们出发前给您信息。

果然,早七点我正在想他们不知出发了没有,小刘信息就到了:阿姨,我们已在高速上。

拿行李推箱子,根本不用你动手。

这样的孩子没有人不喜欢的,人长得好懂得的事又很多,特别是工作态度,又主动又认真不怕苦的。

我真觉得阿戚和阿群有眼光,能有这么好的员工,我真的要夸夸他,夸小刘就是夸溶溶,你是公司的一把手。夸你当然就是夸阿群,她是你家里的一把手。呵呵,这是值得夸的孩子们。

再把话题拉回来,我们顺利出得临河,车就驰上G6高速一路奔包头。

沿路风景,虽然仍旧一片土黄,但路边挺立的白杨树稍已经呈现了绿的痕迹,一望无边的田野,看似没有动静,小刘说,麦子已经种下了。

内蒙的春天是悄然来的,春风也不会和江南一样,裹着春雨绵绵长长地降临,然后一路柳绿花红,春色迷人。

内蒙的春天,在你还没多少感觉时,就差不多已近尾声了。它裹合在强劲的大风里,春天的风,刮得你眯缝着眼睛,根本看不清春在哪里,等你睁开眼再看时,也许看到的就是夏的模样春的感觉。

我们的车一路行进,来时的冰天雪地已经不见,一路上,广袤的田野、黄河生态湿地,随处可见群鸟的身影。

高速已经恢复正常,长龙似的载货大卡很壮观,小刘说这是赶去天津港的货。

复工后的很多企业正在奋起直赶,要养活自己养活家人还要养活企业发展,以往看到大卡车我都嫌他们开得太霸道,如今想来他们是实在不易。一个疫情,让我更多了许多感悟。

车到包头机场,中午十一点,航班是下午一点一刻的,时间非常充裕。

我们三个把行李推上,刚到进口,便被拦住了,送行的不可进入!抬眼望去,才发现机场的防控力道还非常严格,虽然内蒙古的疫情早已经清零,但仍然很严格。

不让进那只好我自己进,有位工作人员帮我把大箱子推进去。

小刘说,阿姨,我们等在这里,你做完行李过完安检我们再走。

好!这一刻真有点孤军作战的感觉,候机室里除了工作人员,候机的乘客寥寥无几。

我的行李箱里有一大瓶的酒精,我以为可以做行李,过检查时,让开箱检查,酒精不可以上飞机,做行李也不行,因为是75%的含量,如果是低于75%含量是可以做行李的。原来这样,涨知识了。在此特别记录。(大瓶酒精让小刘带回)

过安检的时候,随身带的100毫升酒精消毒液也被拦下。随身的还有酒精棉,我是有多酒精强迫症啊,准备得有多充分,万一怎么样......还有怎么样......,最后酒精棉没被拦截,这些酒精棉陪我一路不停地用来擦手,直至到家。

以前从包头有一个直达宁波的航班,但疫情所致,航班停了!只有包头到上海的航班。

我非常纠结,从上海到宁波如果坐高铁那是有多寒颤啊,这一路......

但接机,说实在的,如果是在宁波机场一定会有人来接,但是到浦东机场,听得人都头皮麻酥酥的,没几个有胆的会自告奋勇来接机的。

但在我的朋友中就有这样的人,秦似君说我来接你,带司机亲自接你。什么时候订好机票告诉我,一定来接你。

这符合她的个性,有胆有勇有义气!这样的情谊一辈子不够。

从包头到上海,两个半小时的航程。下午四点左右到浦东机场。

下了飞机,她在出口接上我,一点也没有断拍,让你这个等那个等,没有,秦总的办事风格一直如斯,果敢负责。她不会让我等的,一切都十分完满。

她带着一瓶酒精消毒液,我们一边笑着,她一边把我浑身上下都喷了个遍,这消毒的场面也很壮观。

上海浦东T1航站楼,以往每天有多少班国内航班升降啊,庞大的航站楼终日人山人海,而今天,走过的就是我们这一个航班的百十来个人,上海机场的工作人员全副防护服检查旅客,情势还是严峻的。我的健康绿码,做的及时,一路通顺。这一路,上飞机前测体温,航行中测体温,到上海后,不用被额温枪打一枪而是全自动测温器,取完行李出得大门,看到秦似君后,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离家越来越近了......

8.jpg上车后,就自由了,摘了口罩,再用酒精棉擦完手,开吃,我知道,似君一定会带很多吃的,什么菠萝蜜啊橘子啊点心啊,人轻松了,心安定了,吃着都开心。

有一句歌词叫看见你们觉得格外亲,这是我当时最如实的心情。

外面下雨了,雨刷动起来,秦总带来的司机叫小蒋,车开得很稳。

因为下雨,小蒋说趁着日光还亮就不休息了,咱们赶回去。小伙子也非常有主见。

那就又一路奔驰,三个小时后到达宁波......

宁波的小区管控外紧内松,只要是外来的,就要查询,反正不是从疫区来的,门卫师傅说,从内蒙回来啊,那没事,嘴里说没事,一系列的手续是不能少的......

从干燥的内蒙古大草原回来,我这两个半月一点雨水都没碰到,当发现下雨了,而且越来越大,觉得一下子都接受不了,怎么就下雨了呢?这雨一路下到宁波,小小密密的春雨就这样迎头碰上,衔接起来还真需要过程。

内蒙古室内的暖和,咋一碰上宁波阴冷的下雨天,我发现,居然会这么冷,冷到连打着空调都不够舒服。

一直到今天,第三天,太阳出来了,鸟语花香了,满眼春光闪眼了,我才真的缓过劲儿来,我回宁波了!

4月2日于宁波望京欧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