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经历无聊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20-01-22 22:59:04  浏览次数:302
分享到:

人真的很怪,有时间,可以闲下来,歇着了。却……

这无所事事的日子,居然不知道怎么安排与规划,更不知道怎么度过了。

九月一日,大孙子上学了。因为,学区的问题,儿子一家迁到了另一片区居住。虽是同在一座城市,但不在一个点上,总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不像原来,即便是两个家庭,只有一路之隔,来去就如同散步一般,早早晚晚,随时都在亲密的接触中。

十几岁外出闯荡江湖,二十几岁成家。几十年的时光,似乎全耗在“蹭饭”上了。如今,年过花甲,成了“享福”之人。而且,时间多了,岂不美哉!

每天早上,七点多一点,吃过早餐,赶十五分钟的路程,去送大孙子上幼儿园。现在,不用了。依旧是五点钟起床,做完常规的工作,却不知道这个时间段该干什么了。

去翡翠湖公园散步,似乎是最好的选择。脚步在慢慢地行进着,心却不在自己的身上。此时,我的大宝贝孙子该起床了,吃早餐了,上学了。是谁送他去学校,衣服穿得暖不暖,能赶着上课的点吗?

这步散的。与其说是散步,到不如说是在消磨这清晨的大好时光。来来往往,与我擦肩而过的人似乎也都是怪怪的,没有了从前那应有的闲适与优雅,也是在想着什么事情吧。

早餐后,有近两个小时的空闲,是看书、上网的最佳时间点。便装模作样地拿了本书,开始仔细的阅读。可是,读了半页,都是索然无味的文字,根本读不下去。那就上网吧,好在网络是神奇的,无边无际,可以任意的寻求喜欢的东西。问题是,网络上广告多,似是而非的信息多,乱七八糟的“垃圾”更多。在网上,除了能看一些有意思的文章外,其它的,还真的不想看。

此时,我那大孙子应该坐在课堂上。这家伙有点调皮,很难坐住板凳。是不是……

其实,不能很好的散步,读不了书的日子,也是很难度过的。

据说,旅游是最好的一种释放。我这人,天生喜静不喜动,常年只愿蜗在家里,不想出门,更不愿出远门。那就先在门口的景点跑跑吧。

巢湖、三河、长临河,都是著名的古镇,又都在合肥的周边,不近,也不远。去这几个地方,无论是驾车,还是乘公交,都可以上午去下午回,轻便得很。

当徜徉在巢湖岸边的景观大道上,当慢步在三河古镇的石板街头,当沉浸在长临河的往昔岁月里……

呵呵!要是把我的大宝贝孙子带来就好了,让他亲眼看一看,亲身感受一下。这是什么?是与电视里、书本上不一样的壮美家园;是可以穿透时空的隧道,去体验非凡的灿烂与辉煌。

十月金秋,我也赶一回时髦,去皖南的大山深处,远离都市的喧嚣,窝到原始的小村落里,享受另一种生活的境界。

山区的环境是特殊的。山,就在身边,迈步就可以攀登。天,似乎是在伸手就能摸得着的头顶上。而且,山区很静,很清爽,很安详。与我们生话的城市,也不过两百多公里的距离,可感觉上却有着十万八千里的神秘。

每日,在山涧里踩石头,在谷坡边踏青,在瀑布下嬉水,在吊桥上望天,在古树林里吸氧……生活就像是在玩一场风花雪月般的游戏,日子过得就如同早年间的过大年。

当然,如今是信息高速发达的时代,就是呆在月亮上,也能洞察地球的一切。何况……

晚上,歇下来了,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与两个宝贝孙子“视频”。

大孙子要做作业,能够“视频”的时间不多,只要视频一连线,大孙子必然在第一时间抢占“制高点”,把整个脸,以“特写”的形态,以“夸张”的表情,一览无余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别忘了,还有二宝呢。二宝只有两岁,意识反应,行为动作等自然比不了“嘚嘚”。二宝口齿不清,发言不准,哥哥,被叫成了“嘚嘚”。二宝来了,双手抓着“嘚嘚”的衣裳,似乎要将其拖下“神坛”。但是,二宝的力量太弱,不是“嘚嘚”的对手,“嘚嘚”依旧稳如泰山。二宝定然不甘,更不会罢休,双手使劲地拽着“嘚嘚”,嘴巴里叫开了:“爷爷、奶奶!”

这一叫,既是意志的展示,也是在求助。

我和他奶奶,隔着大山大河,叫着“嘚嘚”的名字:“让弟弟,让弟弟呀!”

“嘚嘚”做着鬼脸,依旧不挪窝。二宝的叫声,一声比一声大,似乎要钻到视频里,要直接亲近爷爷、奶奶。直到俩宝的妈妈将手机拿给二宝了,这场“角逐”,才算告一段落。

这是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也是手足亲情的温馨画卷。我看见眼里,乐在心头,感觉非常的满足。

在山里呆到第三天,晚上,再上视频。视频里的二宝,额头贴着降温贴。我问:“二宝怎么了?”

视频里的回答是:“感冒了,两个宝都感冒、发烧。“嘚嘚”今天都不能上学了,二宝一天都在叫哩!”

虽然,二宝还是照常的玩,但是,鼻涕流得老长,且咳嗽不断。“嘚嘚”躺在床上,神情淡然,即便没有哭,但难受的模样,看得很清楚。

我的心立刻纠了起来,就像是我自己感冒了,甚至比我感冒还要难受。

“明天回去吧。”奶奶说了一句,其它的,什么也不想做了。

像这样的情况,是经常遇到的。遇到了,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形下,都会让我们在第一时间,做出果断的反应。

我的心,当然存在于我自己的胸中。可是,我的心却也时时刻刻的,跟随在两个宝贝孙子的身影里、足迹里。

 2019年12月29日写于合肥翡翠湖畔


上一篇:弯弯袁泾河


评论专区

读者2020-01-26发表
无聊。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