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困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11-07 13:02:47  浏览次数:49
分享到:

张三最近总是懒懒的,懒怠看,懒怠想,懒怠动,懒怠写。

No news is good news.  打开电视,里面的新闻多半是坏消息,于是便有些意兴阑珊。

邻里们也不消停。Every family has a skeleton in the cupboard. 旁边住着一户黎巴嫩老移民,三四个孩子都结婚生子了,还和老尖挤在一处。家有千口,主事一人,老大掌管前后库房的钥匙,对小的们吆五喝六。近几年,老二羽翼渐丰,蠢蠢欲动,不把老大放在眼里,琢磨着另起炉灶,老大便纠集老三老四和他拳脚相向。老二的媳妇胆小怕事,吹枕边风,说不行咱就认栽,跪了得了!老二拍案而起,你捧着我的饭碗向着外人说话。从今往后,你只负责家里的琐碎俗事,其他的不许妄议。老二媳妇唯唯诺诺,不再吭声。

按下葫芦浮起瓢。家里有个老姑娘,从小飞扬跋扈,恃宠娇纵,颇有唐太宗爱女高阳公主的范儿。老大知道老妹子的火爆脾气,就煽风点火,说妹子你应该和你二哥争高下论长短,以后家里咱俩说了算。现在,他们家里乱成一锅粥,天天摔盆打碗。街邻们都替老二捏了一把汗,又不敢劝,只能隔岸观火。

各个微信群也是懒懒的,几个500人的大群,音乐的、绘画的、写作的、同乡联谊的,一片沉寂,只剩一个卖假头套的大姐,整日价喋喋不休,不厌其烦地推荐着各式假头套,为秃了头的还特在乎个人形象的善男信女们找回片刻的自信热情地聒噪着。

澳洲这地界,天高皇帝远,世界性的金融危机都波及不到,只要大客户中国还源源不断地进口农林牧副渔各类产品,2500百万澳洲人便衣食无忧了。

前些天,美国和伊朗在波斯湾剑拔弩张,悉尼的油价便做了过山车,一路飞涨到1.70/L。新闻说澳洲没有石油储备,打起仗来,也许只够几架飞机和战舰维持个把星期的。天塌下来有武大郎顶着,大家马照跑,舞照跳。这不,今天Melbourne Cup,全国好事儿的妇女们纷纷带上花帽,围着电视机,和弗莱明顿的名驹争奇斗艳。公司老板们,硬着头皮也要给大家伙准备些吃食,看赛马的同时与民同乐。您公司里有没有印巴裔的同事们,小黑手挨着个地把桌上的吃食抓一遍,摇头晃腚地嘴里嘟囔着,这个有没有猪肉?祝你好胃口。

前几天,刮过一阵万圣节的旋风。一些澳洲人叫它American Junk,也有一些家长,为了哄孩子高兴,穿得人不人鬼不鬼跟着起哄架秧子。邻居们有的贴出字条:No Trick or Treaters,表示不欢迎不速之客。有的邻居在门口摆了长条桌,放一个大笸箩,里面堆满小山似的糖果,长条椅上一坐,端着咖啡,看着孩子们扮鬼脸拿糖取乐。许你不喜欢,就许我喜欢。乐着乐着,出了幺蛾子。墨尔本一个妇女,发现三岁的孩子吃了混杂在来路不明的糖块儿中的抗精神病药片,失去意识,医院说孩子的神经系统严重受损,至今还躺在ICU。朴实敦厚的澳洲人意识到世态炎凉,人心不古,想起那句老话:There’s no such thing as a free lunch.

微信里最活跃的还是那位远在冰天雪地加村儿的老同学。地产经纪这行,入了冬,只能冬眠。他每日自言自语,不停发文,免不了与好静的群友渐生嫌隙。我很理解他,搬到鸟不拉屎的加村儿,没人说话还不得憋死,他愿意说话,至少证明他的思维还是活跃的,精神还是正常的,理解万岁。

王导的返乡连载结束了,他在新疆与40年未见的老同学纳斯尔江买买提的故事打动人心。王导的文学造诣不亚于作为影视导演的成就。小人物的喜怒哀乐,普通人的情感生活,才是艺术桂冠上的明珠!

近些年,澳洲持续干旱,许多农地荒芜,颗粒无收,牛羊被大面积屠宰。前天一场大雨,农民喜极而泣,躺在雨水里打滚儿。张三看着电视画面,眼眶不由得湿润。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