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红石头的敬畏 (In Awe of the Red Rock)
作者:叶疾风  发布日期:2019-10-29 23:08:34  浏览次数:273
分享到:

red rock.jpg从乌鲁汝(Uluru)回来,鞋是铁锈色的,袜子染了锈的红,脚趾间留了红的印,恍惚里那无垠的红土沙漠又在脚下伸展开来,通向远方卧虎巨兽般的红石头。

 乌鲁汝又称艾尔斯岩(Ayers Rock)是澳洲红土中心原住民阿纳古人(Anangu)祖先灵魂居住的地方,意思是“见面集会的地方”,其惊人的红色是砂岩和土壤中铁矿物的锈红色,人称“红石头”(Red Rock)。

红石头是九月初去的,没有去攀登,跟着司机导游走了两天,比三十年前刚到澳洲在明信片上看到的那个红石头要感触多了。沿着原住民阿纳古人的足迹,看了岩石水坑、洞穴壁画的遗址,万年风干的砂岩峡谷,沙漠里干旱的牛站,神秘的卡塔丘塔圆顶……澳洲人的祖先经历了许多重大的灾难性事件,冰河时期巨大的洪水,残酷的入侵滥杀和被带(偷)走的儿童……他们生活的很艰苦,遭受的心灵创伤难以想象。但是,他们坚守了祖先的精神信仰,保持了梦创时代的习俗乐趣,展示了维护大地原貌的力量。

 阿纳古人认为,世界的起源于一场大梦,称做“梦境时期”。神灵从土中而生,边走边唱,唱出了世间万物。人类,植物和动物是轮回变化着,有目的,有关联的游走在大地上。大地其实没有所谓的时间。

 植物生存的目的是养育动物和人类、保持水土、平衡大气、增添大地的美丽。如草药生来是给人治病的;一种弯曲的硬木荆棘是用来做尖矛、飞镖狩猎的;沙漠里长得像瓶刷子的高杆子树的根藏的很深,是为了引接雷电火烧,烤裂其硬的种子壳,使种子能爆蹦出去繁衍生长;还有一种树在地面只长出其树端高处枝叶,而主树干则藏在土底下,为的是在旱季或火烧后,土下的枝干能在地面源源不断长出新鲜的枝叶供生物们享用。

 动物生存的目的,是平衡自然,并担任人类的伙伴, 并不是完全充当人类的食物。即使是狩猎的动物,也有着与人相通的灵性。食物的出现不能视为理所当然。首先你得提出要求,期望它出现,而它往往会出现,然后你就必须满怀感激地接受它,不忘表示真诚地谢意。如原住民捕猎一只袋鼠,如果没有吃完就不会去打第二只。

 而人类生来是关照土地上所有生物的。每次搬家,原住民要用火清洁住地的垃圾草木,他们觉得用火可以与大地沟通交融,用控制的火烧光阻挡他们前行的野草,并祛除死去的动植物灵魂所造成的污染,防御将来野火在地下蔓延到周围的林地。这样可以让大地更健康。

 在乌鲁汝,你会听到同样的古老故事很多人在重复讲。 当地司机导游介绍了阿纳古族梦创时代精神信仰的代码--古老的朱库帕(Tjukurpa)并没有文字记载,而是通过口述传说故事,土著音乐、祭祀舞蹈和岩石艺术,把几千年前祖先的话一代一代相传下来,作为活着的生活理念和道德操守。更有甚者,他们选择部落长老的标准是以谁能把祖先的故事说的最好来选任的。有一次,一位少年女孩竟选为长老。

 澳大利亚原住民的文化融入自然。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联系变得如此强大,给我带来了深刻的震撼。特别是土著社区流传的谚语,不仅提醒人类要热爱土地,敬畏自然,而且也指出:人类只有尊重地球母亲的互相合作才是唯一的出路。

 土地是我们的母亲。就像人类母亲一样,土地为我们提供了保护、享受并满足了我们的需求。我们是土地母亲的女儿,儿子。当土地从我们手中夺走或被毁时,我们会感到受伤害,因为我们属于这片土地。

 种族主义是社会中的一种疾病。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不应该在乎人们的肤色或宗教信仰。只要他们是人类,他们就是我的伙伴。人类经常会为一个主意和想法,而不是为了食物而血腥争斗。我们知道人和人相处是可以兼容并蓄的,让我们一起弄清楚这些主意想法,一起走过这片土地并互相治愈。

  红石头日落日出景区是成千上万不同肤色游客“见面集会的地方”。落日的斜阳中,黄褐色的红石头犹如一只伤痕累累的卧虎巨兽,默默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当最后一抹晚霞抚慰着它的脊梁,从红褐色转为紫褐色时候,众多游客纷纷向夜幕中渐渐隐去的红石头欢呼叫好。那是祖先的神灵游走在红土大地上,离现代文明的非人性化越来越远,最后变成了神圣而又孤独的红岩巨石。当日出橘红色曙光在红石头上映现出卧虎巨兽的凹凸轮廓,呈现出火焰般的橙红色,你会惊叹那是醒来的卧虎巨兽的长啸,向世界芸芸众生的呐喊:文明创造与自然人性要保持和谐!

 澳大利亚原住民是澳洲人的祖先。作为多元文化移民组成的国家,我们应该抛弃自身文化中的狭隘因素,以一种宽容的态度尊重彼此的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我们需要了解民族的精神凝聚力,重建大地母亲的记忆,从人类古老视角再造时代理性的人文精神,主张有节制的发展和愉悦,建立天人合一价值体系,恢复自然文明之道的政治和社会景观。

 让我们沉思并请神灵引导。我们的手充满活力。我触摸你,你也能感觉到: “我们都是这个时代,这个地方的过客。 仅仅是路过而已。我们来的目的是观察,学习,成长,去爱,然后我们回家。”


上一篇:黑与白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