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37)唐山美妙的初恋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10-27 16:44:34  浏览次数:534
分享到:

昨天,是我从唐山探亲回来到学校,又来邢台市效实习,已经一月有余,这次学校放假,我回老家唐山探亲,矿上最好的哥们小强告诉我去二哥家喝酒,二哥家在靠近唐山烈士陵园不远处的一建公司旁的建干公房,酒喝完后,二嫂问我说:“对象问题怎么样了?”“八像儿还没一撇呢!不过,这件事还得二嫂帮帮我,就是请二嫂把芙蓉介绍给我!当兄弟一把介绍人儿。”二嫂人瘦身材确也姣好,一说话一挤眼儿,透着机灵!

夜幕降临,刘庄煤矿除了蓝球场这一片灰暗的帐蓬四周满是灯光外,四周都是震后塌了的宿舍、厂房,车间。 帐篷里人们东一个西一个的占着自己的一个人大小的地方,我睡觉的地方是张军头,小强,还是煤矿外九街的小坡。小坡的父亲是建筑公司二处处长兼书记齐民,齐书记原来就是王芙蓉的书记。为什么让二嫂给我介绍这个王芙蓉?原来如此。

小坡如数家珍般的说个没完没了。“她是省建总公司连续三年的劳动模范,标兵。”“秦皇岛八三工程建设工程施工现场,中午吃饭时,在食堂打饭的人排成了长队,而在芙蓉卖饭的窗口,排队的人更多,更长!很多人都是想在买饭时顺便看一眼这朵芙蓉花的美丽!”小坡讲的滔滔不绝,我听得越听越爱听,我已经爱上这个位从未谋面的大美女了,我暗下决心,一定抓空见一下这个充满二嫂名曰“翠儿,”是芙蓉建工局七二一大学同学。她俩儿是非常亲密的好朋友,互相知根知底儿!说到要把芙蓉介绍给我,这件事说来话长了。 大地震后,刘庄媒矿的蓝球儿场当了临时住所,一架大帐篷里住着六十多人,一到晚上孩子哭老婆叫!好不热闹!的、我从内心深处就深感到求之不得的她。

“翠儿姐,大驾光临啦!不客气我进来啦!⋯”随着金铃般的笑声,话语声芙蓉进屋如一阵风!一阵阵金铃旋风冲进屋里!

我斜跨着坐在炕帮上,眼前一亮!见芙蓉一头肩上一寸短发,俊美的蛋形脸,一对宽双眼皮的衫托下的大眼睛,面色红润,和无比丰润的双唇,这张面孔从整体角度看,英俊无比。 大气、高雅透着执着和刚毅!我一下就被这着美丽动人的形象所征服!芙蓉的嗓音,又高又尖,要是唱一首小老妈开防啃定好听到家了!
    刚才那阵金铃般的笑声深深的感染了我,听得我骨子里有些麻苏苏的,我从心底深处发出暗暗的吼声,芙蓉这个对象我搞定了!就是那句老诗所形容的,“山无陵江水为碣,冬雷阵阵夏雨雪,⋯”我至死方休!
    那天第一见面的细节我都被她的美貌震得一塌糊涂,一干二净!我从二嫂家出来又和刘庄煤矿那帮上下井的哥们儿聚去了! 

当时的场景:那一阵金铃般的笑声飘进屋来,我眼前站着的芙蓉细高挑身材,面部轮廓极其生动,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双双的眼皮,乌黑乌黑的双眸熠熠生辉!那双眼神的深处,发着幽幽的深黑色的光,充分表现出芙蓉的善良和真诚,那眼光同时也发着犀利的目光,对任何事情都是一身正气!绝不允许任何非正义的东西在她面前得逞!

“放署假了?回来多少天?”芙蓉开门见山,问我放几天假,“一个月假,六月三号开学。 今天没上班?”我回答着放假时间,顺便问问她今天的工作情况。“你一米几?”“一米六七!”我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光看长的个大个小!其实不然,男人内心深处也经常是因为个头高矮七上八下的,因为人们深知,一个高一米八的男人在任何一个女人面前都是好说好办的,

也确实,在每一个女子内心,都承载着一位高高的个子,和生动的面庞!这是世界上男女之间挑选另一半的标准和原则!自古以来就是如此!

不过,当我说完我的身材一米六七以后,我仿佛看到了芙蓉内心深处闪出的那一瞬间闪过的所有女人们对男子的要求!

后来得知,芙蓉了解到了我的确切身高,一米六七,自然,她的内心深处会有某种隐隐作疼之感!我的第一次美好的见面会宣告失败!一句话,女方到我的感觉不心甜!

“你就盯准我爸,他肯定能帮你把芙蓉娶到手!”小坡眨着大大的眼睛,不无神秘的说。 “我怎么说好呢?”说实话,芙蓉这个做法令我有点慌神儿,我挤对着小坡,“小坡,你也在你爸那儿给我烧烧火儿!大哥不会亏待你!”“你放心吧!我跟我爸爸好好说说,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我看着小坡那个认真劲儿,就把心放在肚子里了。

小坡的爸爸齐建民,瘦高个儿,黑炭炭儿的脸色,说话声音有些河南味儿,一张口说话首先看到他的镶金大虎牙,大虎牙和他面部表情非常协调。

“芙蓉的事儿我能当她半个家!我在给你说说。 ”齐叔自信的样子令我从禸心里敬佩!要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事儿的及时雨呀!小坡在一旁也敲着锣边儿:“爸,你帮帮许老兄吧,老兄人是退伍军人又是在校大学生!谁有这样的好条件?!再说,我听说老兄在部队又入了党。”小坡把我的硬货都搬出来了!我在一旁看着齐叔的神情,心里有点谱儿了,这时我的心才刚放到肚子里。

“老兄的事要是成了得请我客啊!我和我姐姐都等着听好消息呢!”小坡的小妹“小四”说。齐建民书记后来是唐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神通广大,社交面广,省市政府有人,可以说是官场的“武林高手”!现在职务是唐山市建工集团下一建总公司二处书记。他一直是芙蓉的领导!就是芙蓉的公司劳动模范也是齐书记抓的典型。一九八三年秦皇岛八三工程中,齐书记亲自抓芙蓉为公司的模范典型,对芙蓉总是响鼓重锤敲。那阵子芙蓉在工地食堂连续两年不吃细粮,让工地的工人们多吃点细粮,可以为革命多做些贡献!她在食堂饭口卖饭最长的一次有一百八十人排芙蓉的窗口,一是芙蓉手脚麻利卖饭特别快,二是人长得美丽动人,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工地的技术人员和工人们都在买饭时偷偷多看几眼。

“芙蓉这个同志听话半辈子了,人又精明能干,人儿没去找去!”我心里早有定论,就是我一定把她追到手!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齐叔找芙蓉谈了一次,“人家耀林儿一是转业军人,二是共产党员,三是工农兵大学生,这种条件你上哪儿找去?!”

我听了齐叔的话,内心如释重负!我感到齐叔这人真是太善解人意了,他一句话把我要追求的东西都一古脑的全部都给了我!

从秦皇岛八 三工程到七八年十几年过去了,齐书记己从省建公司调到市公安局任政治部主任。我跟着小坡到了他家,齐叔很客气的接待了我。当我说起与芙蓉的事儿时,“芙蓉儿的事儿,好办!我能当她半个家!”他说着脸上一种志得意满的样子,再他说句话的同时,还有意无意地露出了大金牙。

论条件,我这边还是有点硬条件的,不过芙蓉的各个方面都是无可挑剔的,说实话,她的第一条件是人天生丽质,人长得漂亮,一张生动的脸孔,八千多人的大公司劳模,两米高的大照片在公司大门口一挂就是三年!共产党员,下乡八年的老知青,七、二一大学土建专业毕业。我们俩个一对比,还真有点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从条件上看,还真是有点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经过齐叔的从中调停芙蓉答应再见见面,实际上就是给齐书记个面子,最后决定,还是由二嫂子接着当这个大媒人!

在二嫂二次调停下我们见了面,并且安排今天晚上在省建公司的电影院看电影《青松岭》。 我们在她家不远的十字路口见了面,那时间己是傍晚六点多,芙蓉身着粉色与浅紫色的衬衫,下边是深色长裙,一看就感觉到端庄大方,合身得体,我快步上前说:,“芙蓉来啦!”

她小脸没有什么光彩照人之感,而是透着一丝丝忧郁,些许微妙的伤感。 她对我的态度表现出一种咫尺天涯之感!我们向影院走去。 我们两个都没有说话。我鉴于她对我的这种恶劣态度,双脚故意找那雨后下过的雨水,水花四溅,也溅了她一身,我赶紧走近她,双手给她划拉着水滴,“不好意思⋯” “还有脸说呢?!故意去水里吧叽!”“你不理我,我不往水里走往哪走?”

到了影院内坐下来,我想这回可和芙蓉亲近些了,可她却故意斜着身子远离我的一面,整个电影就看到了钱广牛皮地说:“给我烙两张糖饼!”我感到我此时就是钱广,但这只是我自己这么想而已!

我们这一次属于二次见面,但从实质上是第一次的延续,她心里还是有魔鬼横着的。我为了博得二老的好感,从而造成对芙蓉的心理压力,从而在我们爱恋的问题上就范,在大学放假这一个时间里,我拿出了很多时间去她家忙着帮她家干些家务活,除了劈柴,搬煤,升炉子等,把我过去在部队上当警卫员的水平都搬到这儿,因此,博得二老观众极好评价,从而也逐渐改变了芙蓉对我的态度。难怪她对我一直没有热情,第一次见面,就是去看电影那一晚,我们接近时我有意去拉一把她的手,她顺手往后一甩,“放开!拉什么手?”到现如今我经过这么多时间的努力才初见一点成效!我们能够头挨头的一起说几句私底下的话儿。

我心里总是有点犯嘀咕,为什么芙蓉不能跟我放开思想的闸门,我们开怀地聊聊我们的大事,或者说是以后结婚的事!她一直有着某种耿耿于怀,心里有很大的阻力,其实呢,她一直有一种压力,把她自己的终身大事压在我这个人身上,没有达到她的心里要求。

在第一次假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除了每天白天去她家外,晚上我还要去看她,看二老,二老,这是我此次婚姻成功的基石!家里人所有人都是对立面地面对着我,唯有二老,别挑了,找啥样儿的不也吃三顿饭?!”我老岳父板着铁板般的脸庞,眼睛一眨不眨!

那天晩上,天上下起了小雨儿,浇在脸上有些许的寒意。我和芙蓉冒着雨深一脚浅一脚地绕着建筑公司的大院,走了很久⋯她一直低着头儿,满肚子心事,我想听的话她就是一句话也不说,看她的表情,我感觉到她深深的为难之中!“芙蓉,我明天必须回老家一次,二叔和爷爷有事。"她说:“好吧!你回去好好照顾一下爷爷和二叔,说着心衣兜里掏出十元钱,“把这十元钱给爷爷他们捎回去,想吃什么就买些什么好吃的东西。”

那是个难熬的夜,漫漫长夜啊!我失眠很久很久,对于我和芙蓉的恋情,正处在一个关键时刻,很可能转瞬即逝!也可能一时间就会柳岸花明又一村。第二天我就赶到了老家~丰润县石各庄公社前常魏庄,简称前街。这是我生根立命的地方,我的老家,是爷爷奶奶二叔战天斗地的地方,在童年时我在此做了无数个美梦!好梦!我在此渡过无数金色的、总让我勾起无数思绪的地方。我和童年的小伙伴们一起打杠、拽瓦瓦斗儿、摔毛人儿,耍火球儿;刺蛤蟆、泼鱼;西头儿打东头儿,前街打后街。玩法千奇百怪,无所不玩,无所不玩出各种花活!

这次来老家,是我离开两年多时间,这次我是有着某种特殊使命,我用九十元钱买了一棵大椿树,它用来打傢俱又轻又不长虫,我要用这棵定海神针把芙蓉我们俩的恋情搞定!为了爱,我不惜一切!人们不是说过吗,就是你的爱人在月球上,我也要飞上天去把她抱下来!我叫来村里的四叔二叔和三叔,把隔壁刘二头家的一棵大椿树买下,四叔是村里四生产队赶大马车的把式,我也约好了让四叔把买的木料连夜送往唐山,送到芙蓉工作的工厂,唐山大型墙板厂。

唐山大地震发生后,所有的房子都震平了,铺天盖地的的城市建设任务,为此,唐山建工集团重新组建了唐山大型墙板厂。一大早,大板厂来了一辆大马车,赶车人是许耀林的四叔许俊成,他赶车来大型墙板厂专门地一车木料送到厂里来,这是我精心安排策划的用来和王芙蓉结婚打傢俱的木料。这木料一到,整个大板厂一下子炸了锅!

这九十元买的一棵大椿树,就是我借孙悟空的手,从东海龙王那里借来的定海神针!这是我在婚姻与爱情考验的关键时刻用了击中要害的一计,这一定海神针决定了婚恋成败的关键法码,谁人不服!

五一节大学的假期一个月转眼就到期了,学校在放暑假前已经通知大家,开学后到邢台市和武安县交界处的墨黑煤矿实习。到了实习的住处,我抓紧给芙蓉发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我暗暗的憧憬着⋯然后就静静的等待她的回音,可是左等右等都没有回音,我有些毛了,“是不是要告吹呀!”这可是今生遇到的最理想的“她”,我跑到寄信的那个信箱,那是个小学校,校门口的信箱有些发旧,斑驳的墙壁有些破败,蜘蛛网上沾满灰尘,连学校传达室的门窗都旧得变形了,我再一看我投信进去的信箱更是破旧不堪,只因我寄信时太心切了,到如今才明白,这是个不用的破旧信箱,早就不用了!我真是跳进还乡河也洗不清了,这十几天我的那个她肯定气得不行!我感觉一切都赖我,为什么不好好看一下,怎么会往这样的信箱里投信呢!

我又想起了第一次和芙蓉见面,那生动英气十足的感觉,那大方得体的谈吐;一下子就把我征服了。谁曾想,…,第一次见面后,我在建国路一家买布料店,我眼前一晃,"是她!芙蓉!"我急忙从店里跟出来,硬是没见到人影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