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35) 不相信天下只有一个孙大圣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09-24 09:35:56  浏览次数:170
分享到:

说起救人,有个尽人皆知的说法,“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来比喻救人功德无量。其实这意思就是天大的好事莫过于救命!还有什么事比救命更重要呢!?大地震的天灾,是地壳运动的反应,是西格马一的力的作用下的地球所生成的,按地质学家李四光先生新华夏系的理论,位渤海一带的唐山正在活动地壳运动新华夏系地震带上,此地震带非常活跃,基本上是三天一大震,五天一小震,这一次大地震,未能及时告之世人,是有关部门的严重失职!后来听说“四人帮”正组织各部门抢班夺权!我能在这始无前列的大地震救人救命,是上辈子修好修来的!

因为地震中我的突出表现,唐山地方煤矿管理局和刘庄煤矿党委安排我去大学深造,上大学的好机会对于我来说,来得太及时了,这可是彻底改造我命运的一次天大的机会! 

煤炭系统来了四个大学名额,两个河北新医大,一个河北师范大学,一个河北地质学院。 矿长说:“耀林,四个大学名额,三个好的都让局里有门子的走后门了,就剩个地质学院的名额了,你去不去?”老矿长边说着边眨他那三层眼皮。“我去!就是学习挑大粪专业我也去!”我说。 说实话,这年头儿咱们普通人一沒门子,二没人的,能有个大学上,那真得谢天谢地啦!我想,一辈子在这个小煤窑子能干出什么出息?以后生活的路长着呢!只有走出去,跳出三界外,闯出一条新路来!人生才有希望!

我在煤矿一直是全矿公认的好学上进的青年,胸有大志,腹有良谋,等待时机,杀出人生一条血路!还记得吗?那首在老家农村半夜抽水浇地时的场景!我在后来写的诗中说:“《野外》

            交响乐单调得让神灵吼叫
            赫克力斯拼命的撞击庙门
            庙门如一群阴险的野鬼
            带着来石头的饥饿
            带来疯狂的古坟莹
            一闪星光正悄然引着暗夜的春梦
            春梦中静悄悄闪跳出几颗火星儿
            火星儿借着盛中国的脚底蠕动
            蠕动出坚固的牢笼与星夜约会
            啊
            闪跳的蓝精灵啊
            愿你的竹篱长出一万丈
            你用力撑呵撑开去吧
            我不相信天下只有一个孙大圣

我胜利了!带着刘庄煤庄全矿干部职工的寄托与希望,说实话,能冲出这煤矿要有多少智慧和勇气呀!

塞外小城宣化,冬天刮着白毛风,吹的人倒憋气,阵阵风吹着黄土把大地上的一切都搞得风尘滚滚,灰眉土脸,做个人活着真是不容易呀!学校吃的饭每天吃着像是铁沙一样的高粱米,和难吃难嚥的青水煮罗卜!不错,偶尔周末也能吃一顿莜面做的猫耳朵,吃起来也算改善了生活。我们地质系七六一六班有八个同学同住一个人宿舍。

我对面是唐山的开力,一个白净脸加上英俊的面庞,五观端正,线条优美!十足的美男子!开力踢得一脚好足球,又练过打皮拳,凡事愿意出风头!

在足球场上开力喜欢出风头儿,有一次,我们一起踢球,他在我面前带着球绕着我,我一不留神,他就给我使拌子,他这么个做法,很多人都对他有意见!

我们唐山人经过大地震的战斗洗礼,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地震时唐山的歺馆,人们往那儿一坐,“来俩过油肉!”那时候,唐山人,有一个花俩儿!

吃今儿个没明儿个!从那儿以后,唐山人大都是只重视眼前的事儿!我们在宣化地质学院,又都带着工资上学,难免每周三天两头儿的喝两口儿。那时我的酒量还真不是吹的,一顿喝个四两半斤小玩儿,一高兴就上七、八两了,遇上对手,一斤沙城白酒不在话下!

塞外小城宣化,冬天刮着白毛风,吹的人倒憋气,阵阵风吹着黄土把大地上的一切都搞得风尘滚滚,灰眉土脸,做个人活着真是不容易呀!学校吃的饭每天吃着像是铁沙一样的高粱米,和难吃难嚥的青水煮罗卜!不错,偶尔周末也能吃一顿莜面做的猫耳朵,吃起来也算改善了生活。我们地质系七六一六班有八个同学同住一个人宿舍。

我对面是唐山的开力,一个白净脸加上英俊的面庞,五观端正,线条优美!十足的美男子!开力踢得一脚好足球,又练过打皮拳,凡事愿意出风头!

在足球场上开力喜欢出风头儿,有一次,我们一起踢球,他在我面前带着球绕着我,我一不留神,他就给我使拌子,他这么个做法,很多人都对他有意见!

我们都是来自唐山,都带工资上学,我们单位是地方国营企业,二级工开三十五元。 开力是大国营,月工资四十三元。

我们唐山人经过大地震的战斗洗礼,有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儿,地震时唐山的歺馆,人们往那儿一坐,“来俩过油肉!”那时候,唐山人,有一个花俩儿!

吃今儿个没明儿个!从那儿以后,唐山人大都是只重视眼前的事儿!我们在宣化地质学院,又都带着工资上学,难免每周三天两头儿的喝两口儿。那时我的酒量还真不是吹的,一顿喝个四两半斤小玩儿,一高兴就上七、八两了,遇上对手,一斤沙城白酒不在话下!

说实话,大学生能这样议论喝酒,只有在我们这一代人,二十六岁上大学,带工资,举世难寻!可偏偏这事让我们赶上!

我这个大学生,在农村呆了十八年,当兵入伍四年半,从部队退伍回来后又干工人两年多,然后又来上大学,这样的大学生你们哪位听说过!

由其是我们又经历过七点八级大地震! 及其震后的救人、重建、和各种反人性的行为。死人搬了三次家,活人搬了四次家!

话外音……房子地震震平了!有两只猪用鼻子拱一具尸体……唐山市老增胜里路北一幢大楼顶上,一个人被水泥版压住双脚,上半身头冲下倒挂着!⋯在唐山西南方向一个万人坑~埋一层人,撒一层石灰,埋了十几米高的万人坑!⋯

唐山工人医院地下室,一位东北抚顺人在地震十天后被解放军扒出来,并现场慷慨陈词,“近几年来中国有四次地震都让我赶上了,四次地震都把我埋在地了,每次都是出差,我这人喜欢吃水果,”他用双手把身上的尘土拍了拍,又用双手把脸抹了一把,“我出差总带着一书包水果,地震把我埋在地下,我有水果吃,死不了!”营口地震、邢台地震、云南通海地震、这次唐山大地震!“四次地震无一次幸免!多亏我一堆水果!又捡了一条命!”他那满脸灰尘加上两个黑眼圈,笑起来像个小鬼儿! 

如今到大学深造的机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老天爷给我的奖赏!

地质学院邻居是炮兵学院,要知道我当兵就是炮兵,我们团长刘桂勋就是宣化炮院毕业的。开学不久,我们同学们都从两个学院拦截的高墙上跳过去,然后偷偷钻到人群去看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彩电,我幸福极了,电视里演的电影是日本电影《追捕》太精彩啦!当看到真优美骑着马从草地上飞驰而来时,俊美无比,我激动的双手猛拍,也在我把手放下时,无意中抓住了一只小手儿,那是一只无比温柔的带着体温的小手儿,我转过脸向左边一看,是一个俊美的姑娘,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示意我继续握住她的手,此时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全身!那一时刻正是真优美看见高仓建后那张美丽的小脸儿发出迷人的一笑!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