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鲨鱼岛印象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19-04-28 12:43:39  浏览次数:254
分享到:

第一次见到悉尼歌剧院和海港大桥,是到澳洲半年后去市里赶赴一个招工考试;第一次见到情人港,是两年后的年终公司老板在唐人街宴请全体员工。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我成了一个不必再为生计奔命的老移民,冥冥中的因缘,迟迟地将我送上了鲨鱼岛,这个坐落在悉尼港海域附近的小岛。

大概因其外形而得名,鲨鱼岛确如一条从远古游来的鲨鱼,遗世独立于寸土寸金密密麻麻盖满了楼房建筑的岛屿丛林间。在这千帆环绕的蓝色海域,突兀着这么一座处子般的小岛,除了中央处的一个小亭子外,倔强地拒绝着一切人类的痕迹,恰如俗世里那颗躁动的心中,一块只属于自己的宁静所在。

跟随一群作协的文友们登上了鲨鱼岛。几位年迈的老作家像孩童一样,为此行做了充分的准备。他们感叹着岁月的流逝,在互相调侃的同时,总不忘回忆一下当年的威猛与豪壮,似乎在向我们这些年轻些的人发着警示。

鲨鱼岛周边水岸相接之处,有一条小径,几乎环绕了大半个岛。沿路而行,细浪拍岸,清凉的水花被青石阻挡着,溅起老高,浸湿了双脚,人仿佛行走于水石之间。抬眼望去,远处阳光下的歌剧院、海港大桥和高耸的楼群,将粼粼的海浪徐徐地推到眼前,推到脚下。其它几个方向面对的,是悉尼诸个有名的海景小区,叠起的房屋和楼宇的窗户们,像一双双睁大的眼睛,众目睽睽地凝视着孑然独立的鲨鱼岛。各色帆船在海上静静地游弋,水陆两栖飞机呼啸着从低空掠过,成群的海鸥们时而迎风飞舞,时而随波漂流,构成一幅动人而热闹的画面。然而所有这些,都未曾敢前来打扰这禅境一样的小岛。

真想沏上一壶茶,面海而坐,让那缕缕的茗香飘遍海上,飘满天空,飘到大桥下面的歌剧院。

于是,我就像一条枯黄了的棕叶,懒散地将自己扔在了鲨鱼岛……


上一篇:学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