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荒漠情天
作者:海曙红  发布日期:2019-03-16 14:48:16  浏览次数:692
分享到:

前些天在九号电视台看到一部澳洲人制作、导演、拍摄的电影《JAPANESE STORY》,乍一看这片名就顿生好奇,为什么澳洲人要拍日本人的故事,会是什么样的故事呢?原只想看个开头,如果不好看就关电视,没想到竟被一个一个镜头激起的好奇心牵住看到底了。

片中两个主角,女的是一个年轻的澳洲地质师,虽说长得不是美若天仙,但独立自信,精明能干;男的是一个有矿产开发背景、来澳洲考察的日本商人。女地质师是公司所派,开一辆四轮驱动车载着这个日本商人在澳洲西北部漫无人烟之地旅行考察。一开始,女地质师很不喜欢这个日本男人,尤其讨厌他的大男子主义作派,她这个向导兼司机当得心里很不爽!只是出于工作或礼节,不得已做这个日本商人的同伴。而这个年轻的日本男子,大概三四十岁吧,也是叫苦连天,为啥让他碰上了这么一个泼辣强悍的女人作向导?只是碍于语言不畅,一肚子的委屈牢骚无处可泄。

想想看,一个日本男人一个澳洲女人,俩人的文化背景一东一西,加上他们之间有语言障碍,汽车一路奔驰,坐在车上的他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却不知说什么是好。要么大眼瞪小眼地,要么目光旁视或闭目不语,如此长途旅行而相伴无言,绝非“此时无声胜有声” 的境界。就算车停下来稍事休息,俩人也别别扭扭,说不到一块也吃不到一块,身心得不到放松,这一路上的沉闷无聊不言而喻。

但是,当老天爷硬是要让这样两个不同性别不同文化的男女相互碰上,必然产生如刀在石上磨的擦痕。加上导演还要让他们遇上意外,车出故障,被困在与世隔绝的旷野之中,环顾四周方圆百里,除了野生动物植物,不见一个人影。面对险恶的自然环境,他们必须时时刻刻厮守在一起,这时候,也只是在这时候,他们迫不得已放下各自的傲慢与偏见,为共渡困境而努力缩小两人之间的各种差异。

经过几番磨合之后,奇妙地,他们的心灵逐渐打开。对来自生存空间狭小的日本男人来说,他看到了澳洲广袤空旷的大漠茫茫无边,心胸慢慢开阔起来,好象找回了曾几何时失落的东西,一时间忘掉了远方的妻子孩子,忘掉了本命的前世今生。终于,就象荒漠之中开出了奇异的花朵,两个文化差异很大、甚至格格不入的男女竟然在岩石草丛中相吻相爱了。

然而,镜头却很快一转,导演让这美好一幕嘎然而止。有时,不得不说导演比上帝还有生杀大权,因为导演并未让这对男女充分回味发生在草丛间的温情甜蜜。就在他们做爱之后发现附近有一潭清澈明亮的碧水,他们俩人欢笑着一前一后地从岩石上跳入池水之中,悲剧发生了!日本男人不慎折断脖颈死了,再也没浮出水面,他的死,让还沉浸在欢乐中的女地质师无法承受。

这是一部没有情节的电影,简单的人物,简单的故事,但它触及了人性深处的某种东西。尤其是把两个普通的陌生男女放在荒漠野地,任其自然而然地展现人性的弱点和人性的本真,让人感觉在天老地荒的自然环境里,人类的心理隔阂以及文化隔阂均会被各个击破。语言交流并非解除隔阂的惟一方式,当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相处,也许他们之间的沟通并不需要共同的文化背景,也许人的感情可以不分国界,也许相互需要的是时间、磨难和理解。

只是这部电影的名字叫《JAPANESE STORY》,好象有点偏颇。因为在荒漠旷野中,光靠一个外来实地考察的日本男人是演绎不出这样一段纠缠着文化差异的恋情的。这或许是澳洲本土拍摄的电影好看却不太卖座的原因之一:片名不够吸引眼球。我觉得若要译成中文,也许叫它《荒漠情天》可能更合乎情理。


下一篇:分类降妖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