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19) 我千回百转的人生啊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9-01-12 17:39:58  浏览次数:425
分享到:

 从云南到北京要七十二小时的乘从云南昆明到北京要乘坐七十二小时的时间,我和战友们在火车上都带有某种狂热、乃至于神精状态,说话都是挑着高声!“到家后都去我们石各庄啊!去了让你们好好喝上三天好酒!

人生的路有时是往返的,有时是进,有时是退;这要看什么时候需要进,什么时候退,这里边学问大啦!                                                    我从小因为后妈,爷爷奶奶怕我让后妈害了,哭着嚎着的让我爸把我从城市送回老家,我也就此落叶归根了。六九年招兵去了云南昆明,这次从部队退伍回乡,有政策说,“这种情况可以回城市的。”我问村里大队领导,我也专门去丰润县人民武装部有关部门,就是沒打听清楚。

当我回村第二天就到生产队报到了!队长说:“明天大水儿到东大河沿上去种花生!李荣弟耕地垄沟,大水儿撒肥料!”生产队长许俊成是本家四叔,他依然用几年前的称呼,叫我小名儿。第二天我们来到东大河沿,我手提粪提子边干边想,去部队干了四年多,又回来土里刨食,听说有文件,还乡青年如果当兵退伍可以返回城市,我绝对不能就这样善吧干休了吧!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闯出一条人生的新路,从穷字里跳出来!我越想火气越大,简直有些怒发冲冠!我一气把撒粪的粪提子扔了出去,然后扬长而去!

第二天,我就借了个自行车到丰润县武装部退武军人安置办公室。一踏进人民武装部,里面己是人满为患!人多嘴杂,声音有高有低,根本听不清谁在说什么。不管怎样,我要问我的情况怎么办,有没有相关的文件和规定。但是,我的想法实在是太天真啦!来这里的退武军人们,随便拽出一个人都有一万个理由,和一万个问题需要办公室的人员解决与回答。我东插西钻地挤到了办公室工作人员旁边,我说:“同志,我早年从城市还乡的,从部队退伍回来可以回城与父母团聚吗?”“这个问题我们这儿不管,你要到唐山退伍军人办公室去问!”那个办公室的同志冷冷的回答了我!我看,跟这个人说啥也解决不了问题,可是要去唐山市退伍军人办公室必须带上自己的档案,不然谁会相信你是那门子的呢?!在很多糟杂的亲缘关系中,听对门永来妈也是我的大婶说:“村东头刘孟伍大姑父的姐夫刘成是原来的县武装部副部长,现在在县民政局当付局长,你可以求求他,也只有他能帮你这个忙!

我到家把我从部队带回来的东西一一做了比较,最后选定两条儿“劲松”牌香烟和一瓶“茅台”作为礼物去找那位表姑父!原来那位表姑父刘成与我是很熟的,他对我非常热心,第二天就把我的挡案给了我,还说“在丰润县有什么事,表姑父没有搞不定的!”这真是天外飞来的佳音,我迈过返回家乡后的第一个大难关。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