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鹦鹉
作者:李涵  发布日期:2017-12-28 17:34:51  浏览次数:1085
分享到:

印象中,鹦鹉全身碧绿,红红的嘴,会学着主人讲话,很逗人喜欢。有一种小小的鹦鹉叫虎皮鹦鹉,浅浅的绿黄色羽毛上有黑色的、如老虎身上斑纹似的花纹;这种鹦鹉被关在笼子里,供人欣赏,也很受人青睐。大孙女那时看《小龙人》,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一定要去禽鸟市场看“翠翠婆婆”,久久不肯离去。

到澳洲不久,我们家的梨开始成熟,一大群鹦鹉每天下午飞来。这群鹦鹉个子比虎皮鹦鹉大不了多少,全身灰蓝色羽毛,把脖子上一圈红色承托得十分显眼。这群鹦鹉停在梨树上几乎把整棵树上都挤满,有的站在细枝上啄梨,把枝压得摇来晃去,却毫不在乎。我走进后院,慢慢接近梨树,它们却毫无感觉似的,任你走到面前,它仍别无旁骛地啄食不停,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

 鹦鹉正一心一意、旁若无人地吃着,就在我面前,感觉一伸手就能抓住。可我刚悄悄地抬起手,它像身后张了眼睛似的惊叫着展翅腾空而去,其他的鹦鹉也齐齐地一跃而起,瞬间飞得踪影全无 。可没过多久,它们又成群结对回来,站在树上肆无忌惮的狂吃,埋头享受丰盛的宴席。任凭树枝摇荡,我自啄食不停;其间,叽叽喳喳的叫声显示出它们的快乐和得意。我不死心,再次尝试捉拿,仍以失败告终。

如此日日来食,近半月即将一棵大树上的梨消灭殆尽,留下满地啄坏的梨,从此不见其踪影。这是我第一次与澳洲鹦鹉的近距离接触。

一天,我们上山游玩。山路弯弯曲曲,我们的车在林中穿行,来到山顶一片林间空地。这里有另一种鹦鹉,个子如食我家梨的鹦鹉那么小,羽毛更为漂亮。全身以红色为主,间有蓝灰色、黑色,肚子下面为豆绿色;绿色的树为背景,成了一幅艳丽的风景画。其更显魅力者,乃它与人之亲密关系是也。它们不仅不避人,见人来到,即叽叽地呼朋引伴飞来停在我们的头上、肩上、手上,有的在头顶上盘旋,似寻找可供停留的朋友,其可爱之状更惹人爱,我们将携带的午餐——面包,全送给这些新朋友,它们毫不客气地在手上嘬食弄得手心痒痒的,特别舒服。想到过去鹦鹉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现在和他们相依相伴、其乐融融,真是开心。

后来,又见到一种纯白的鹦鹉,头上有翠黄色羽毛直立,如冠状。然这雪白如云的鹦鹉,个头如两个我国可说话的绿鹦鹉那么大。它动作笨拙,不如小型鹦鹉那么灵巧,有次去朋友家,看他养了这么一个,问其来源,真还是抓回家的。

我家不远,有大片草坪和树木,夏天下午经常见到的鹦鹉,乃以背上是浅灰色羽毛者为多,这种鹦鹉脖子一圈和肚子上均为浅红色。我常在散步时见之,它们在树上玩耍或草地上走来走去觅食。仔细观察,发现虽然它们总是成群结队,在树间悠然慢剔, 忽而展翅向长空, 群翔戏晚风。 当分开时,又都为一双一双在一起,双唤意情密,绝不单飞。不禁联想到人,倍加感慨。

 听说这些虽属鹦鹉一类,但澳洲人都叫它galah;能学人说话的绿色者才叫parrot ,但我来澳洲二十年却没有见过它们。而且我所见的鹦鹉极少,很多美丽的鹦鹉我还没有见到,总有些遗憾。

今年我家后院的杏成熟时,一群鹦鹉每天下午又来享用,我终于拍下四个另一种花色的鹦鹉照片。它们和我一样正享受着蓝天白云、悠闲舒适,倒似乎有相同之处。希望以后能见到更多类型的鹦鹉,特别是长尾巴的鹦鹉王。 


下一篇:我的孙道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