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再婚记
作者:刘彬  发布日期:2017-09-01 12:42:00  浏览次数:106
分享到:

(一)

 

离婚以后,B经历了几次仿佛触手可及而又稍逊即逝的情感期待。一次偶然的机缘认识了H。现在,B与H相识已经满五个月。

五个月的隔海相望,电话成了B与H交流思想主要通道,没有预设的话题,但一提起电话,彼此就有说不完的话,两三个小时难以释手,又常常觉得对方所说的正是自己心里所想的,也让彼此常常沉浸在相见恨晚的知遇之喜中。

五个月的热线交流,转化成月下遥远的思念,更让彼此都充满了信任和期待。

B说:“我们都不再年轻,如果我们依然相信爱情,迎接新的生活,不妨只争朝夕”。于是,两人相约在流火的七月团聚,相约在热烈的夏季结婚。

这是多么美好的约定!美丽得像童话一般!托伦斯河畔的六月,正是阴冷多雨的冬季,B想象着江南的六月,远方那座陌生而依稀熟悉的小城,梦里的翠湖,绿柳摇曳,夏荷绽放,怎不令人神往!

离七月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B觉得一切变得紧迫起来,但仿佛又感觉这是一次那么遥远的约定、那么离奇的约定!遥远得像童话一般!离奇得不着边际!茫茫人海,我在海角,你在天涯,是什么让我们相识?曾经二十一年的朝夕相处,忠诚维护,说散也就散了,凭什么五个月又让你相信爱情,约定终身?远隔重洋,相距万里,你若不来,我若不去,纵然情深,一切的美好也就永远只能在梦里。

B告诉自己:梦在远方,路就应该在逐梦的脚下,或者说,脚就在逐梦的路上。“为了这童话般美丽的约定,我愿归去,我愿漂洋过海去看你,我愿放下一切来陪伴你”,B对H说。

“相聚七月,牵手七月,爱字从‘心’,一言为定”。

也许H像B一样依然相信爱情,相信心灵之间那种不可言喻的感应,也许她是被B的真诚所感动,总之,电话两端各自坚定的承诺,成了彼此心灵的契约。

南澳的B,辞去了餐馆里的工作,开始了回国的各种准备。生活用品需要整理打包,才购置使用一年的家具物件需要变卖处理,房屋需要挂牌出租,水、电、煤气、网络、银行很多繁杂的事情需要清理……;皖南小城的H,也每天忙碌着辞旧迎新,重新粉刷墙面,重新装修房屋,重新购置生活用品……。她说她要把一切换成新的。

B知道自己的选择,对眼前的生活来说,就如六年前为了家庭辞职远渡重洋一样,又是一次脱胎换骨式的彻底变化,免不了又要折腾一番。但对H的大拆大建有些不以为然:“你那房子什么都还好,如此折腾,劳命伤财,累坏了自己,又是何苦?”

H说,“我不是爱折腾,为了告别过去,迎接新生,才这么认真”。

一个月里,B和H在大洋的南北各自忙得不亦悦乎!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好像都天真得像童话里玩着办家家的两个孩子。只是他们都相信童话,相信童话里的梦想也会成真!

B订好了七月初回国的机票,期待不久的未来那场最不寻常的人生返航。一切按部就班,一切顺顺利利,天人相助,在离预定回国前的第三天,B终于完成了所有需要处理的事。房屋顺利出租了,不能处理的家具什物都堆放在了朋友家的地下室里。

离澳的最后一个晚上,B借宿在那个伸出援手让自己堆放家具的朋友家里,随手刷屏时,看到热衷摄影的大学同学在朋友圈里发出的一组美丽动人的夏荷组图,他仰望着窗外的星空,心已经飞到遥远的翠湖,在他心里,H就是那美丽动人优雅高洁的夏荷。

B抑制不住同学那组美丽的荷花图带来的内心莫名的激动,即兴很快在微信上写下一首小诗《跨过四季漂洋过海去看你》:

明天,

我将,

飞跃大洋,

跨过四季,

走出微寒的冬季,

去拥抱热烈的夏季。

 

翠湖里的荷,

楚楚动人,

亭亭玉立,

正绽放在,

一池清凉的碧波里。


迎着二月的春风,

带者期待,

我痴痴地凝望。

越冬的败叶间,

透出的丝丝绿意,

在五月里次第蔓延,

铺展成七月接天的碧、无穷的绿。


迎着二月的春风,

怀着希望,

我痴痴地凝望。

去年的残荷里,

探出羞涩的小荷,

在五月里妖娆绽放,

渲染成七月里一片淡雅的粉色湖光。


碧波里,

你纯洁如玉;

阳光下,

你娇艳欲滴。

如粉色的梦,

像晨早的霞。


你剔透的花瓣上,

挂着晶莹的晨露。

你从自己的苦心里,

吐出的是最纯净的沁香。

你是春天里的希望,

结出的最美的夏花!


明天,

我将,

飞跃大洋,

跨过四季,

只为去梦中的翠湖,

欣赏惊艳盛开的你!


写完,他为小诗配上同学拍的照片和动人的“荷花”一曲,自己读了一遍又一遍,颇为自得,觉得小诗真是不错。

从认识H开始,B已经写下这样的十来首爱情小诗,而这也是B有生以来第一次写诗。每次写来仿佛有神来的灵感,让他下笔行云流水,毫不费力。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写诗的才情,也无法解释是什么启发了自己写诗的灵感和冲动成,让自己一夜之间摇身蜕变成为了诗人。

想象因为期待而变得更美,期待因为想象而变得更切。这一夜,B就这样读着自己的诗,抱着手机慢慢入睡了,仿佛捧着一束粉色的莲,安详地醉卧在了碧波荡漾、夏荷盛开的翠湖岸边。

 

(二) 

    结婚登记的日期定在七月二十一日,那是H给B的建议。那一天,也正是B父亲八十岁的生日。

  B本来没有那么急切,只想回来先看看八十岁的老父,给父亲办个简单的寿庆,与姐妹家人一起小聚一下,然后再与H一起商量合适的婚期。

H说:“二十一日是爸爸的生日,我们在当天登记结婚,既是给爸爸一份特殊的礼物,也让我们永远记住这一天;这一天双喜临门,今后每年的这一天,又将都是双份的纪念,这多有意义。再说,我们认识那天正好也是五个月前的二十一日。二十一日,对我们来说,一定是个难得的吉日!”。

“你想得真周到,好当然好,就是时间有点赶”。B听了,心里对善解人意的H有说不出的感动。

他还知道五个月前的二十一日,就是与H相识的那一天,也正是自己已故多年的母亲的生日。我们在母亲生日当天有幸相遇,在父亲生日当天喜结良缘。今后,在纪念这特殊日子的时候,同时纪念着亲人;在祝福亲人的时候,也祝福着自己,这也许真是说不清的缘,注定了的命。这几年的生活经历,让从来不信佛不信神的B也开始隐约地相信冥冥之中有一双无形的手在主宰着自己人生。

刚回国一周就要登记结婚,B既充满了对幸福的期待,又觉得时间紧迫。唯恐有什么闪失,回到上海的第二天,B就带上身份证、离婚证和户口本早早地来到婚姻登记处咨询。

婚姻登记大厅接待处的是几位中年妇女。

“请问,婚姻登记需要哪些证件?怎样的手续?”B走到台前问。

“带上双方的身份证、离婚证和户口本,在这边拍个照就可以了”。

其实,这些对已经有过一次婚姻的B来说都是常识,但是他还是觉得必须实地咨询清楚。听到工作人员的答复,B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

“我与未婚妻约定下周二十一日来结婚登记,担心当天缺了什么材料,今天就把各种证件今天都带来了,您看看这该是齐全了吧?”,B把随身带着的证件交给接待处的工作人员。

中年妇女没有接B递过的材料,径直回答道:“不就身份证、户口本、离婚证?很清楚的,证件齐全了就没问题,没啥可以看的,你到时候带来就行了。”

“同志,是这样的,我与前妻是在澳洲离的婚,离婚证书是澳洲的”,B对澳洲办理的离婚手续能否在国内得到确认有些疑虑。

“哦,是这样啊?”,面前的中年妇女一下带着点惊异的神情看了看B,拿起B递过去的离婚证一边翻看起来,一边随口说,“那不行啊,你这都是英文的,我们看也看不懂,怎么确认你离婚啊?”。然后,又抬起头来对站在身旁的另一位略显年轻的女士问道:“这好像得让他去公证处做个公证吧?”。

年轻女士接过话题说:“同志,你那个事情有点复杂,你的先把原件做个翻译,然后去公证处做公证,公证需要一周以上工作日,二十一日登记可能是来不及的”;“还有,如果你与前妻还在同一户口本上,你还需要去派出所办理相关手续,盖章注明‘离婚’字样”。至于谁来翻译,公证程序,再问她们的时候,两位一下就没有了原先的热情,好像觉得B就是个不靠谱的人。

简单的问题,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B原本带着满满幸福期待的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顾不得想太多,B从婚姻登记处走出来,在手机上查清楚公证处的地址,又径直来到公证处。取号、排队、咨询,得到的答复却远不是婚姻登记处两位中年妇女所说的那样简单。公证处公证的范围仅限于国内法律文本的真实性和有效性,对于B这样的情况,离婚证书需要由授权的当地专业机构进行翻译,然后由律师公证签名,再递交澳大利亚对外贸易部相关部门盖章,最后递交中国驻澳领事馆确认。而且,结婚登记需要使用原件,所有程序完成后,还要把原件寄回国内。

加上周末才七八天时间,要跑这么多机构,完成这么多手续,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又已经回国,无法再回到澳洲亲自办理这些手续。“这究竟是好事多磨,还是事与愿违?是上苍设定的一个婚前考验,还是有意为难自己?”B对自己回国前没有咨询清楚这些问题懊恼不已,想到同样满怀期待的H,内心沮丧到极点。

“想不到要再结个婚还那么难,期待着双喜同庆的二十一日看来是要落空,留下深深的遗憾。但是,只要H的想法不变,再婚只是需要延期罢了。事已如此,要紧的是澳洲那边要抓紧办理相关手续,成败在天,一切只能顺天意归天命”,B开始务实地想。

他赶紧把情况告诉隔岸的前妻,她是离婚的另一当事人。离婚后,B不愿再触碰自己内心的伤口,再没有主动联系过她,但这事只有她能帮他,也只有她可以办理这些手续。

四个部门,按常规每个部门三五个工作日,最快的速度也需要两三周,即使每个部门加急(加急就是加钱,三五百澳币不等),也得十多天,还得快递回国。得到的答复是,不惜加急,尽力而为,但要做最坏的打算,不要指望二十一日前收到文件。

B不敢怠慢,又马上拨通电话,把实情第一时间告诉了H。然后径直踏上了赶往皖南的铜都的高铁。

“B哥,我们才认识五个月,你说是不是有点太快了?是不是真的有些不靠谱啊?”电话那端的失落是意料之中的。

“人,总是在成功和顺利的时候相信自己,而在挫败和失落的时候更相信命运”,B想自己也是如此,所以也特别理解H此刻的心情。

“亲爱的,澳洲那边我已经通知对方加紧办理,缘分不在一朝一日,如若真爱,我们需要披风沥雨不离不弃。如果手续没能在二十一日前按时完成,我们也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再说登记也只是一纸婚约,只是个法律程序,早晚几天真没什么关系”。B只能安慰因失望而的带着些疑虑的H,虽然他知道这样的安慰是苍白的,因为他连自己也安慰不了。

之后的几天里,他每天催办跟踪澳洲那边每天的办事进展。因为加急加费还算顺利,但掐指算来,无论如何也要晚上两三天才能收到。该做的多做了,B只是希望前妻那边不要耽误时间,然后一切听天由命。

七月二十日,B与H短短一周相聚后,一起再次踏上返沪的旅途,去出席第二天父亲八十岁的寿庆家宴。临行,B忍不住问了H一句:“你把结婚登记的证件材料都带上了吗?”。

“没有,材料都放单位了,我想这次肯定来不及,以后再说吧”,H早已对明天的登记不抱一丝希望。

“还是带着吧,万一呢?你说如果按常理,我们认识的概率能有几何?不也是万一吗?缘,也许就是世间的那万一!”,B尽力说服H。在赶往火车站的路上,两人又折回去H的公司办公室,带上了万一需要用上的结婚登记材料。

高铁飞驰,一日千里。享受着中国速度,当日下午,B和H顺利到达上海老家。入住宾馆后的第一件事,B就是拨通姐姐家的电话,为了便捷,B让澳洲的邮件寄送到姐姐家。姐姐告诉他,澳洲的邮件收到了,今天上午刚到的,应该就是我需要的结婚登记材料。

“天哪!几乎不可能的事,就真的成了可能!天人相助,万一之一果然成真!” B与H都喜出望外,简直觉得这是做梦一般。

“还好,你让我出门前去单位把材料带上了,要不然真的错失这天赐良机了”,面对这柳暗花明的意外,H幸庆自己没有太固执。

“看来上帝有意要成全我们,还有什么可以怀疑的”,B深情地看着H说。

“嗯”, H的笑容很甜美。过去的一个多礼拜里,H也总是微笑着跟B谈话交流,但B还是能够觉察到她难以掩饰的隐隐的不快。他从来没有看到过她像今天这么甜美温柔的笑容。

来不及多想,赶在离下班前一小时,B匆匆到姐姐家取上邮件;来不及打开,他又拿了户口本,驱车赶到派出所,办理好户口离异注明手续。

二十一日,酷暑下的晨早,太阳仿佛升起得特别早、也特别明媚。当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宾馆的房间的时候,对B和H来说,伴随着阳光洒在他们身上的是满满的幸福,这一天的一切也变得无与伦比的美好!

吃过早饭,B与H手牵着手,带着幸福而微笑来到婚姻登记处。他们是今天前来登记的第一对新人。

一周前来过的熟悉的前台,一周前见过面的熟悉的中年妇女,B走拉着H的手到前台。“我上周曾经来咨询过再婚登记的事,我在澳洲离的婚,所有的材料都办好了,都在这儿,请你们查验一下”,B微笑着递上材料。

“记得记得,这么快?”

“上帝要成全我们”

“是的是的,祝福你们”

材料审核,拍摄婚照,登记填表……。

婚姻登记表,男方一份,女方一份。姓名、性别……,填在表里的都是幸福。双方各自填写完,B与H交换着一看,男方B,学历:“本科学士”,职业:“无业”;女方H,学历:“工商硕士”,职业:“人事经理HR”,……。

“嗨,你亏大了,一个工商硕士、人事经理,找了个无业游民做老公,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哦,领了证再后悔可就晚了”,B看着H,吐了吐舌头带着自嘲和玩笑的口吻说道。

“我不后悔,我只是要找个爱我的老公”,H向B做了个鬼脸。

“如果我在表里填写‘归国华侨’,是不是一下子就高大上了?”

“是的哎,你怎么不填‘归国华侨’呢?”

“如今,‘海龟’(海归)不都成‘海带’(海待)了?无业不还是无业?我不还是我?”

“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海龟’‘海带’都没关系,你说呢”。

说着B与H都会心的笑了起来。

然后是宣读承诺告知的内容,签字画押,领证。充满喜庆的红红的结婚证拿在手里,B仿佛觉得从今天开始人生也有了新的色彩,从婚姻登记处走出来,烈日下的蓝天白云格外明朗。

是日晚,父亲八十寿庆,家眷亲友,相聚一堂,其乐融融,喜气洋洋。在祝福父亲健康长寿的同时,我们也向亲友们骄傲而幸福地宣布:“我们结婚了,我们脱单了”!

双喜临门,让简单的家宴增添了久违了的欢乐,B和H自然也成了晚宴期间除了老寿星父亲之外受到亲友们祝福的第二个主角。期间,他们还不停地收到来自澳洲阿村和沪、皖两地的各种信息祝福。

因为H需要上班,在上海过了第二个晚上,B和H就又带着牵手的幸福踏上返回铜城的归途。

午后的铜城,一如申城一样热情明媚。一出车站,B抬头看,天似乎更蓝云也更淡,天井湖畔、螺狮山下,满目绿水青山,仿佛就在眼前,让人赏心悦目。H的女儿女婿,早就在出站口等候。

“妈妈,祝福你”,看H和B走出站台,H的女儿首先迎上前来。

“祝福谁啊?”H带着点调皮的微笑故意问女儿。

“祝福爸爸妈妈”,聪明的女儿马上接过母亲的话,补充道。

“爸爸,把行李给我”,女婿也紧跟着女儿走过来,抢过B手里的拉杆箱。

“谢谢”,微笑着看着女儿和女婿,B的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激动,久久难以平静。

“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H看B表情似乎颇为平静,轻轻地追问。

“听到了,女儿女婿真好”,B不经意间牵着H的手稍稍用了下力,接着说,“也谢谢你,给我一个家,有家真好,我们回家了”。

这是B第二次来到铜城,也是第一次回家。是的,从今天起,铜城这个原本陌生的小城就是B自己的家了。

看着身边的亲人,环顾广场的鲜花草木,眺望远处的山峦楼宇,B觉得这座山清水秀的小城,一切都变得格外亲切起来。

  “曾经离了散了,为什么要再婚?曾经浪迹天涯、四海为家,究竟在寻找啥?曾经天上人间、沉浮上下,又有什么放不下?

    人啊,人,一生折腾,不就是要再给自己一个踏实的家吗?”走出车站,B一路思考着、感慨着…………。



上一篇:隐形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