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一章 ​生米煮成熟饭(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9-10 02:00:00  浏览次数:101
分享到:

这是一个中国退伍军人为了一个澳大利亚姑娘远涉重洋的故事。

等待他的将会是繁花似锦抑或是万劫不复……

第一章       生米煮成熟饭(1)

1987年,仲夏夜,北京富有胡同甲四号。

夜半的凉风习习,从老旧木制门窗的缝隙吹进屋来,呼呼闷响。两棵柿子树上的蝉儿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梦呓“知了,知了……”,大院的几户人家关门闭户,酣然入睡。

徐卫国心烦意乱,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饼儿。他觉着小腹有一团烈火,熊熊燃烧。多年的军旅生涯终于结束,他又重新开始裸睡。夜风拂过健壮光滑的肌肤,心中有一丝微微的颤抖。

当年,一个胸有文墨的战友说,《红楼梦》中有“没缘法转眼分离乍,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自己读书不多,猜想这大概就是裸睡的源头了。当时自己是连长,晚上查铺还要吆喝着战士们不能裸睡。半夜响起紧急集合号,难道你们能光着屁股去扛枪打仗?

冬天在被窝里,实在疲倦,自己有时也偷偷地裸睡。去年受伤住院,小薇为自己铺床叠被,看到洁白床单上的毛发,还捏起来,凑到眼前仔细琢磨一番,傻乎乎地问,我不在的时候,谁来过?这是谁的头发,怎么这么短还有卷儿的?你的头发都是一根根棒槌样直立的。言毕忽然明白,羞红了脸,转身跑出去,害得自己狂笑。

我和小薇、刚子自幼在一个军区大院长大,幼儿园都在一个被窝里睡觉,高中毕业后又一起去当兵,哪里懂得穷酸文人的什么巫山云雨男女之事?和小薇在一起,掰手腕儿,玩跳马,勾肩搭背,讲荤段子,都是常有的事儿。

前几年,我们在军营中都有长进。我是特种兵代理连长,小薇去了师政治部,刚子在装备部,都是年轻有为的后备干部。要不是出了那件事情,我也不会乘着大裁军的东风被精简下来。人算不如天算。

小薇最近对我的态度总是忽冷忽热,闪烁其词。刚子说她年纪大了,思春,想嫁人。老话儿怎么说的,姑娘大了不可留,留来留去结怨仇。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世界上不是就我一个男人。再说,刚子一直打我姐姐的坏主意,这龟孙儿的话不可信。小薇自小心地良善,待我们亲如手足,我打心眼里对她没有一丝的邪念。这辈子谁要敢欺负她,我豁出去也要了丫的命。她二十六七岁的人了,总是昂首挺胸,一头短发,穿着军服,身材像一副搓板儿,不像个女人,没啥看头。

安吉拉却大大的不同。这个金发碧眼的澳大利亚姑娘简直就是妖孽成精。她就是走下《大众电影》神坛的魔女。

“嘟嘟,嘟嘟”,新买的BB机派上了用场。BB机暗淡的荧光下,显示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管它呢,大半夜哪里去回电话?爷心里烦着呢!他把BB机扔到一边,接茬儿想安吉拉。

一个澳大利亚姑娘,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学习我们中华文化,教授英语,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你也是党员,你是怎么做的?你怎么会把一个国际共产主义的战士当成一个性感尤物并且和她发展不明不白的关系?你的党性原则、组织纪律性哪里去了?老爷子要是知道了,还不马上掏枪崩了我。派出所指导员要是知道了,还不给我来个通报批评,今后还想干不想干了?小薇要是知道了,寻死觅活去跳井怎么办?刚子肯定幸灾乐祸落井下石,说我把持不住是因为他的毛片儿的功效。哎!剪不断理还乱。南唐那个末代皇帝说过这么一句,天下就亡了,可见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害了不少豪杰。咱们特种兵的口号是什么?“无所畏惧,无比忠诚,无坚不摧,无往不胜。”自己难道过不了这美人关?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