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穷游金沙三星堆 1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9-05 13:24:07  浏览次数:49
分享到:

在紧邻宽窄巷子10米处的“金河宾馆”之侧小巷,我们顺利找到了一处民宿。

三楼,典型的三室一厅居民住家。

进门小厅,四间房门紧闭,左侧是公共洗漱间。我们住的是标间,一大一小二张床,据老板娘说,其他全部住满。标间价120,讨价还价成整数,老板娘便再也不肯退让。认真地想一想,我们住下了。

写好房,关上门。

我们便直奔侧边著名的宽窄巷子。

四月夜,华灯初上,春风沉醉,裹着氤氲灯辉的游客如织。听口音,大多是背包拎镜的外地人,看神情,大抵面容憔悴,风尘仆仆却又好奇愉悦。没说的,一准是和我俩一样的穷游客。

虽己是夜里10点多钟了,巷里仍然人头涌动,热闹非凡。

巷口一溜儿的墙壁上,旧啤酒瓶,旧缝纫机和旧黄包车探头探脑,彰显着曾经有过的生活。蒙灰掉漆对拉的木门,彩色玻璃弹珠与网状的橡皮筋绳活灵活现,诉说着那不曾远去的趣味……靠墙根幽暗处,一个戴鸭舌帽的小伙怀抱吉它,旁若无人的独弹独唱着。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昨夜的酒/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你的温柔/余路还要走多久/你攥着我的手/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分别总是在九月/回忆是思念的愁……

忧伤惆怅,徘徊低诉,磁性嗓音,回味悠长。

我拉着闺密站下了,这,正是时下流行和我喜欢的《成都》啊!

哦,大平原粮棉竞放,3000年独享尊宠,王气盎然人文天下,成都成都,我爱你……闺密拉拉我衣角:“拜托!花心大少,那不是赵雷,也不需要你的布施,都瞧着呢,我们还是走吧。”捉住我捏着张百元大钞的的右手,硬生生的拉出了人堆。

好!走吧走吧,重新开步!

看间间店前门庭若市,赏排排摊点夜花盛开。

听厚重的锦官城在巷里欢笑,哒哒哒地大踏步走向新世纪。路过一间连排门面,瞟见其灯火辉煌之下,站成黑压压三排的年轻人正在开会,不禁有些讶然:黄金夜市,赚钱第一。人家都是老板员工保安连扫地大妈一起上的忙活着,这家却在歇业?

于是乎,我好奇的凑近了窗口。

年轻人刚好散开,就着这店里的角落和空僻,又分成了一堆堆的小组,低声的讨论,争执,商量起来。我猜测,这店里一定是临时发生了什么紧急事儿,老板才舍得这难得的黄金时间,特地召开员工大会。

定定神,细细瞟去。

只见一张张年轻的脸上,许多连彩妆的油漆都没来及洗掉,揩净。

透过那陌生的淡墨重彩,我看见了那些熟悉的焦虑,忧郁与担心,甚至嗅见了那些在生活中渐渐凋零消散的青春。看看那店面,原来是成都经典的小资——茶馆兼小戏院。

真想不到,这不过也就百多平方米的茶馆里,竟然还有这么几十号员工?

可真是麻雀虽小,肝胆俱全了。


下一篇:曾经少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