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忘不掉的卡布基诺
作者:贾虹  发布日期:2019-09-02 16:52:34  浏览次数:96
分享到:

首次喝悉尼博物馆咖啡厅的这杯卡布基诺是和刘郁一起。很随机,却让我再也忘不了它。

咖啡,并不是很喜欢,和茶一样,我只是偶尔喝,原因众所周知,是因为它们提神。

我的神经在这种提神的物质面前,没有抵抗力,只要喝茶喝咖啡,我就失眠。

几十年如一日,几十年对咖啡对茶没有太大的兴趣。

没有兴趣不代表一点不喝,也不代表不会品味,奇怪的很,我这吃货的嘴和舌,对任何食物都有一种如敏感极了的神经一样,只要过了口,就不会忘记。

所以,咖啡也一样,哪里的咖啡好喝哪里的茶不错,基本历历在心。

咖啡调的好不好喝,除了咖啡师的手艺,心境也很重要。

以往工作时期,什么都匆匆忙忙,偶尔有闲和朋友去喝茶喝咖啡,基本是应景的心境,再休闲也惦记着明天的拜访对象,一年的业绩有没有达标,所以,好喝不好喝,全从嘴里流进喉咙。

任何美味,只对舌尖起作用,只要离开舌尖就一切索然无味。匆匆流经喉咙的东西,记得住的就不多了。无非不要太难喝就可以了。

想想真的是可惜了那么好的东西,我记忆犹浅。

自从退休后,生活就变得休闲起来,刚开始,简直让我无可适从,居然天天可以睡到自然醒,这让我紧绷了几十年的神经很久才调节过来,到最后确定人生留下的时间从此可以由自己支配时,我简直感动到热泪盈眶,幸福感爆棚。

如此一来,喝茶喝咖啡居然成了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享受了。

也要感谢朋友们的厚爱,他们记不得我不喝茶不喝咖啡的习惯,每一次回国临走前,送给我的就是一盒盒一罐罐的好茶,有时候觉得友情这东西真像这堆成小山的茶,你不喝也要喝了,友情居然促使一个习惯养成!

退休后没有时间的限制了,即使失眠也没关系,半夜起来看书听音乐那是常事了,随着不喝茶的规矩打破,不喝咖啡的规矩也随之改变,而且惊喜的是机体在这两样东西的不断刺激下,居然渐渐习惯起来,每每只要不喝的太晚,我已经不会因为它们而失眠了。

刚来澳大利亚时,首先要过的就是这咖啡关,无处不在的咖啡、无处不飘的咖啡味儿,这是一种融入到骨子里的生活方式,随处都是喝咖啡的人。

还有一个巨大发现,澳洲人的生活节奏和我退休后的节奏竟然无缝对接,那真是合拍的不得了,我这个急性子的人,在退休后已经慢下来慢下来了,再又到了澳洲,那真是极其养生的节奏了。

这杯咖啡,就在这样的节奏中进入我的日常。

这里的咖啡品种多到数不胜数,我在经过舌尖的筛选品尝后,对于卡布基诺情有独钟,这款花色咖啡,进口极为浓香醇厚,不会让你甜得腻味,不会留下奶精的骚扰,微苦中充满阳光明媚的醇香,特别是悉尼博物馆四楼的这杯卡布基诺,基本无暇可击,咖啡师的手艺让人佩服,让我这么一个不爱喝咖啡的人,在和刘郁首次喝了以后,竟爱上了博物馆咖啡厅,经常坐车一个小时去那里喝这杯余香绕心的卡布基诺......

坐在博物馆四楼的咖啡厅里,也是人声鼎沸,喝咖啡的人们,也是大声聊着天并不时发出笑声,但让人没有不适也不烦,因为这声音是适合这个环境的,这里是最好的赏景地之一,海港大桥和歌剧院隔一个海湾就在前面,还有刚刚靠岸的巨大游轮,有来自全世界的游客。

阳光明媚的中午,在这样的氛围中,喝一杯醇香绕舌的卡布基诺,真的很享受。


上一篇:春色满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