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小鹅的葬礼 三(续)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21 19:19:32  浏览次数:129
分享到:

不知道也看不见脚下桥面铺设的一块木板翘着头,脚后跟绊了一下,随着惯性,踉跄跄的像醉汉一般的朝后跌去。木桥年久失修,两边的栏杆已没有遮挡,玖玖一脚蹿空,头朝下脚朝天栽下桥去。

领头鹅见玖玖跌下桥去,两脚一蹭,展开并不丰满的翅羽径直的追下,见领头鹅往桥下飞,那两家伙义无反顾的跟着下去。三家伙正在长大毛,毛管中充满了血,少年一般血气方刚,第一次试飞。三家伙居高临下像中枪的白天鹅从天上坠落,重重的摔倒在沙滩上,翻了几个倒跟斗。顾不上自己受伤,一步一摆走到玖玖身旁。见玖玖一动不动躺在地上,一边啄他的衣裳,一边吭啊吭啊不同寻常的惊叫着。

艾华亲眼目睹玖玖从十多米高的桥面上一头栽下去的,他被突如其来的惊险的一幕吓傻了,呆若木鸡的立在桥上,惊怵的探头张望,见玖玖丝文不动的仰天躺在乱石中。艾华他惊惶失措,不知道该去叫玖玖的奶奶呢,还是叫自己的母亲来?他环顾四周空无一人,正值农忙,又是晌午刚过,道路上根本见不到行人。惊恐的看着桥下的玖玖失声叫;“玖玖啊!玖玖啊——”

艾华没有回家求救,而是返回桥头,沿着去河埠的石级走下河谷。走到玖玖身边。玖玖摔在乱石遍地的干涸的河滩上。

“玖!玖!玖玖!你醒醒……”玖毫无反应,紧闭着双眼,眉骨处血泉水的冒出来。艾华摸玖的手冰冷冰冷。死亡的恐怖笼罩着艾华的心头。蹲在玖玖身边失声痛哭,“玖你不能死啊——你醒醒……妈!妈!快来啊——”

玖玖坠下桥的一刻,桥头一个老太太手捧麦竿站在南窗面对着桥正在念佛经。她一点不少的看到玫玖从桥上坠落的全过程。老太太不由的惊呼;“老天菩萨阿弥陀佛!……人性命也没了!”顾不得自己是一双小脚,麦竿佛经往窗台上一放,哗的从窗台上散落在地,她以尽最快的速度,向桥底下奔去。老太平地走路就不稳,挡着石壁下到三十多级石阶下面,乱石遍布的鹅卵石河床根本没有行路,双脚残疾的老太太举步维艰,如赴汤蹈火,从脚底痛到心里,一步三扭东倒西歪,宛如惊涛骇浪中的小船。好不容易走到到玖玖出事地点,看玖玖满脸是血,死人的仰躺在地。束手无策的艾华站在一旁。三只鹅不让老太太接近,头贴着地面,嘶嘶嘶的向老太太发出威胁。

老太太试试玖玖的鼻息。好久才收回手,皱着眉摇着头自语;“不好了,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这如何好?”老太太抬起头,望望桥上又没有人,朝南北两岸河堤张望,“真要命啊!连个人影都没有。老天菩萨,罪过人啊……”老太太容不得多想,弯下腰,抱起浑身瘫软的玖玖。艾华聪明的主动给老太当作拐杖,于是艾华扶着老太,老太驮着玖玖,拐来撇去的在鹅卵石中穿行,艰难地走出河床。

“小官人”老太太回头跟艾华说;“你托住我的屁股,用力往上推知道嘛……”老太像蚂蚁驮苍蝇的,一步步往石级攀登。登上河岸,老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蓝青大襟布衫被自己的汗和玖玖的血浸透了。把玖玖背进堂屋间,叫艾华,“小官人,你快把依在墙边的晒箕拿来,放在地上,”艾华照她说把圆晒箕平放在地上。“对对!这样就好……”

老太顾不上喘口气,双手架在玖玖的腋窝下,把全身瘫软失去知觉的玖玖,提起然后又放下,嘴里念道;“老天菩萨,观音菩萨你仿管他啊……”反复地一刻不停的运动着。但玖玖此时没有了呼吸,头及四肢垂下,跟死了一样。

“你还站这儿,”老太看见艾华还在旁观,催促道;“你快去叫他奶奶来啊。”

“……我问你,”艾华睁着恐慌的羊白眼,忐忑的问老太太说;“你说他样子——会死掉吗?”

“天晓得!”艾华的问话显然犯了老太太的大忌,“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死马只当活马医了。你别在这儿跟我啰嗦,快去叫来。”

善良的老太太力不从心的抱着玖玖绵子一般软只往下沉的身子,她像抱着半袋子米累得筋疲力尽。玖玖双目紧闭,面颊的血顺着躯体一直流到脚底下,晒箕里全是粘粘乎乎的即将结块的血污,两手两脚像布娃娃的没了骨骼的甩来甩去,老太太竭尽全力了,但几乎见不到回生的迹象。麻花头上的银发朁叮一声落在地上,失去束缚的白头发一下落满双肩,披头散发像冤枉的窦娥冤。她浑身上下被汗湿透,感到自己快瘫倒下来了,希冀奇迹会出现,或人进来能帮她一把。

“老天啊,”老太太祈祷说;“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可怜可怜这小孩,管得他能活过来啊……”

她觉得喉咙在冒烟,口渴得厉害,就让玖玖平躺在晒箕中。当老太太喝好水回来,忽听见玖玖嗯嗯两声。奇迹果然出现了,玖玖脚开始弯曲,胳膊也开始转动,紧闭的眼睛微微在动,想睁而睁不开的样子。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太太噙着泪水,抑制不住内心欣喜,“终于活过来了!你的命真大。是菩萨大人在管。哈哈哈,终于活过来——”一屁股跌倒在晒箕里。脸上的皱裥花朵的舒展开。抚摸着玖玖的脸,喃喃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新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艾华没有向他奶奶说是怎么从桥上摔下去,死还是活,只说玖玖躺在桥头那老太太的晒箕中。说完一个人领先跑回老太太屋里,并且他亲眼目睹老太太为玖玖做起死回生的法术的整个过程。

玖玖的奶奶迈着小脚,便心急火燎的奔到老太太的家里,她远远看见玖玖一动不动的仰躺堂前晒箕里,心里就咯噔一下“玖玖死了!”奶奶不问青红皂白跪倒在晒箕中,“玖玖……玖玖,我个心肝宝贝啊……”一声比一声凄惶。“——你这讨债鬼啊!我不教你出去,你偏不听——老天菩萨啊,你教我怎么向你爹娘交代啊……”

“他奶奶你别瞎哭呀!”老太太说;“你孙子活着呢……”老太太这才记起散落一地的念了一半的麦竿佛经,一根根的从地上拾起,从一只手,数到另一只手,虔诚的一丝不苟的念起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金刚波罗密多阿弥陀佛新经现自在菩萨,揭谛揭谛波罗僧揭谛……”

“——他还活着!”奶奶从晒箕上起来,激动的喜极而泣,拽着老太太的手说;“荷花大姐,这世我报答不了你,下世我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说毕,奶奶扑通跪在荷花跟前要磕头。

“哎呀呀——你千万动不得的!”老太太急忙将奶奶搀起,“折杀我了。你祖上积的阴骘啊。有菩萨大人管……我还没有告诉过你听,他跌下的地方,头顶一块大蛮石,”荷花老太太拇指与食指比划着距离说;“离开只有这点点……我过去一摸,气已没了。说得难听一点,一只脚在棺材里,一只脚在棺材外……我掖住他的双腋,不停的抖啊、抖啊,放在晒箕中去喝水,听他嗯嗯哼了两声,才慢慢有气出来。谢天谢地,总算活过来……”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西西里女人祈求上帝赐予家里有富足的食物,一边在胸前划着十字。把面粉袋中最后一点面粉倒入搪瓷盆里,双手撮着印有“中粮公司”面粉口袋的两只袋角,然后不停地抖擞,期望口袋像取之不尽的宝葫芦,永远有倒不完的精白面粉。她失望的把口袋翻过来,像宝贝一样叠好,明年夏天打算做马夹穿。

“这么说每月给我们的二袋面粉取消了?”西西里女人担忧的又要生小孩了,深蓝的瞳孔显得愈加阴忧。“一家人以后吃什么……”

“朱莉亚,”丈夫说;“你不用担心。吃食堂饭了,就用不着面粉了,也不用为柴火没有而担心……书记说吃食堂饭,自己不用花一分钱,放开肚子吃,想吃多少有多少。共产主义的幸福生活来到了。”

“——难道是真的吗?”

“那书记说的还能假。”

“哈哈哈哈哈哈!”西西里女人拍拍粘满面粉的双手,笑逐颜开的说;“那么肚子里的孩子可来得正是时候——”

“朱莉亚!我害怕你又生个男孩。咱应该分开睡……”

“亲爱的,”西西里女人见儿子一脸忧云坐在餐桌前,平时等不到做祷告,手在菜碗里乱伸。母亲觉得奇怪,长这么大没有像今天这个样子。于是问道;“你怎么了?跟玖玖吵架了是不。”

艾华摇了摇头,什么话也不说。

“不吵架哪为什么?我问你话呢,”知道儿子被自己宠坏的,口头警告他说;“你别给家里添乱了,听到吗?坐好一起祷告吧。”一家人坐在饭桌面前,西西里女人虔诚的一以既往的向耶稣祷告;“……感谢主赐给我们阳光雨露,感谢赐给我们食物,”她瞥了一下儿女和丈夫,“您让我们快乐地生活——阿门!”

在长长的一段日子里,艾华不再找玖玖玩了。玖玖这么高的桥上栽下去失去知觉处于休克状态,居然身上没有一处骨折,内脏器官也没有受什么重大损伤,既没有去医院,也没有吃什么药,家里静养了十多天,又变得生龙活虎。通过这次血的教训,痛定思痛,奶奶对玖玖的管束更加严厉了,只许坐在阶檐下陪奶奶看书,站起来哪怕是伸一下懒腰,“又想什么花招!”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表面看玖玖比从前老实了,心里仍旧惦记着艾华和三个通灵的家伙。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