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小鹅的葬礼 二(续)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16 16:30:26  浏览次数:178
分享到:

“我不信会有这么多鸟?难道全世界的鸟没地方栖,都栖到这竹林里来了?真要是像你说的那样有趣,一定吸引人……可是妈绝对不许我晚上出去的。”

“我说你不相信的。前一年,我看见两只羽毛金黄极其耀眼的鸟儿,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她们的叫声也特别特别好听,我敢向你保证,世界上没一只鸟叫得比她们更好听了。因为开门不小心,我把她们惊走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见过。现在我还在懊悔,要是开门小声点就好。真可惜啊。”

“羽毛金黄——是什么鸟儿?”艾华羊似的瞳孔闪着兴奋,向园子四周扫视,“这双鸟要是有你说的漂亮,应该世界上不多……既然她们到林子里来,必定有他们的窝?”

“我说不准她们有没有窝。反正没有见到有窝。也许窝筑在人一般看不见的地方,也许她们刚来,还来不及做窝?”

“难怪他们飞走再也不来了。鸟跟人一样,必须有个家,没有家她们来干嘛呢。我倒有个好主意,咱不妨给她们做几个窝,放到树丫上引诱迷惑她们,等她们晚上回来,钻进窝里去睡觉。有窝她们才会生蛋,有蛋才会孵小鸟……等小鸟快学飞了,夜里神不知鬼不觉的掏两只小鸟回家去养多好啊!玖,你看这三只小鹅,多听我的话,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顶妈晚上跟我睡觉。我擎着煤油灯要上楼去睡觉,这三个家伙恋恋不舍的追到我到楼梯口,啾啾啾!啾啾啾的吵着要跟我上楼睡觉。我几个哥哥姐姐对她们非常之讨厌。五哥指着我的鼻子警告说;‘你再敢把小鹅捧到被窝去,明天我把他们都丢进猪尿坑中溺死!不信你就试试——’我睡在被窝里,听见小鹅还在楼梯下啾啾的哭。有你说的好鸟该多棒,可比养鹅有意思多了。”

“人给她们做窝能行吗?”玖玖表示有点怀疑,“她们知道人造的窝,哪会来睡觉。鸟儿比人还狡猾,知道是人施鬼计,睡着了统统被抓走……”

“傻瓜,鸟儿不会像你想的那样复杂的,不然不是鸟,她们变人了。再说林子里有这么多鸟,她们不去睡,别的鸟也会睡啊。这么多鸟儿,竹林和树上为什么见不到一个鸟窝?假如鸟儿像人一样会睡着,鸟儿睡着难道不会从上面掉下来?……不试一试,咱怎么知道她们不进窝呢?快去拿草来。”

玖玖偷偷溜到柴房间,拿来一捆稻草,两人把草揉搓成一个团,做成鸟窝的样子。玖玖葫芦抱茄子抱着艾华,把做成的鸟窝架到枝上去。整个竹林布满他们为鸟造的窝。

“玖,”艾华拍掉身上的草屑,极其认真的说;“你想想,多柔软舒适温暖的窝啊。到了晚上,天冷或刮风下雨了,哪只鸟儿经得起这种诱惑,谁放着安乐窝不睡,却甘愿在外面淋冷雨挨霜冻!不信——你就等着看吧。”

“晚上你能出来观察吗?”玖玖问。

“晚上?”艾华思考了良久,摇着头说;“——天太黑了,她们不许我出去,一旦发现我出去夜游,把门拴死,休想教她们开门……”

“夜里躲在林中观察,才知道她们住不住咱做的窝了。”

“艾华!baby!Baby……”

艾华听见母亲的呼唤,哎的回答出去。然后对玖玖说;“等我先出去,你把这三个小家伙递给我。”

黄昏如期而至,鸟儿聚集在林里对明天充满希望的又开始大合唱。奶奶一连打了六个哈欠饮尽杯里最后一口茶,小脚蹒跚的移向床边,按时上床做她的梦了。玖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对园里越想越睡不着,仿佛像一块磁铁在吸引着他,偷偷摸摸的下了床,赤脚摸到房门口,尽力将门臼抬高,不让门发出咿呀声。蹲伏在龙虎门的背后,眼睛对着裂开的门缝,一眨不眨的往外张望。天完全黑了,夜色跟竹林融为一体,园子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微风猎过竹稍,发出莎莎的摇曳声。一天下来,也许鸟儿觅食飞累了,叫声渐渐趋于平息。但高大招风的白杨树上不时传来鸠鹊夺地盘和栖息权,发出尖利凄惶的嘎嘎叫声,听见相互用翅膀激烈搏杀的声音。玖玖思想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蹲在屋里什么也看不见,主观的认为鸟一定入窝了,不能错过良机……

他轻轻的挪开闩门杠,如法炮制把门尽量抬起,可是大门实在太厚重,发出吭吭的尖锐声,幸亏通宵不眠的奶奶只睡黄昏,对玖玖的举动丝毫没有察觉到。玖玖打开勉强侧身钻出的一条缝。赤着一双脚,猫着腰,小心的潜入林丛。尽管他的脚步像老鼠一般轻,狡猾机灵的鸟儿,似乎已察觉到危险在一步步向她们逼近,居然再也听不到任何一点声响。玖玖趴在地上耐心的静候,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眼睛和耳朵保持高度警觉。忽然间,玖玖发现不远处,黑暗中闪过两道幽蓝的目光,彼此对视了一秒钟倏然消失。继而清楚地听见有人从墙上跃下着地的声音。

“谁——啊!”玖玖不由浑身寒颤,只为了壮胆他色厉内茬的喊了一声。可没有听到任何反应,四周陷入一片死寂,和无边无岸的黑暗。惊慌的玖玖开始胡乱猜想;“觉得这目光他很熟悉啊,……难道是艾华吗?不,他不可能到这儿来……”

竹子过于稠密,别说夜里,大白天也不一定看得清,何况鸟窝架的位置,玖玖他根本够不到。几只一闪一闪的萤火虫,似鬼火似的在林子中游弋,想到刚才那双眼睛,玖玖不由得毛骨悚然,放弃了幻想,迅速逃回到门内。迫不及待将大门合上,手中的门杠,半天也穿不到洞里去,听到门外近在咫尺的哇一声尖利。玖玖害怕到了承受的极限,黑咕隆咚的那支杠漫无目标,瞎婆穿针线怎么也穿不进孔去。

玖玖回到床里睡下心怦怦直跳。但与明天的希望比较,这点害怕消失得无踪无影了。整个晚上抱着希望,久久不能入睡。他从来不知道奶奶晚上要起来小便的,这天听见奶奶三次起来小便,每小便一次,奶奶自言自语说;“酉时天了,”第二次又说;“亥时了,”第三次说;“子时了。”之后玖玖亢奋过去,疲倦袭来了,不知道奶奶第四次起来没有?玖玖见到了金黄色羽毛的一对鸟儿,她们终于又回到林子来了,依然那么漂亮,叫声那么啭啭。不久,夫妻俩在他们做的窝里,产下三枚鸟蛋,母亲守在窝里孵蛋,父亲去外面捕食,雄鸟回来,对窝里的雌鸟说;“你起来去找吃的,让我来孵孩子吧。”有一天,玖玖听到小鸟吱吱呀呀的叫声,三只小鸟陆续出世了。爸爸妈妈看到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高兴得在枝头上又唱又跳。爸爸妈妈穿梭的雨里去、风里来,忙碌的啄虫子喂孩子,小鸟张着畚斗的嘴巴,刚咽下喉咙,又张大嘴要讨吃,三张嘴巴像王个永远填不满的漏斗。欣喜的日子总会过去,小鸟在一天天的长大,终于等到有一天,小鸟们拍打着翅膀准备跃跃欲飞了。艾华在密切注意着,瞅准时机,把三小家伙都掏走了……

三孩子被一窝端了,丢了小鸟的爸妈像丢了灵魂一般,没日没夜的满世界寻找。从南海找到黄海,从长江寻找到黄河,从昆仑山寻找到峨嵋山,每次都一无所获,疲惫沮丧的唉着气回来。当她们飞过艾华家屋顶上玻璃明瓦时,忽听见自己的孩子悲哀痛苦的哭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确认是自己孩子的声音,高兴得简直快发疯了,没想到天南海北去寻找,心爱孩子近在咫尺……于是夫妻俩亲自向艾华哀求,希望艾华大慈大悲把三孩子还给自己。夫妻俩向艾华苦苦哀求,艾华无动于衷,没有一点怜悯心。艾华获得小鸟喜不自胜,捧在手里怕飞走,关在笼里怕她们受痛苦,一会捉虫子喂她们,一会拿谷物喂她们,寸步不离的守着,要三小家伙等于要他的命,怎甘心轻易还给她们呢。夫妻俩艾华面前又哭又闹,艾华无计可施,于是折中的说;“要不我还你们一个……”“哪怎么行!”小鸟的母亲首先急哭了,几乎向艾华跪下来,说;“亲爱的好朋友,你发发慈悲把三孩子都还给我们。不然她们都会死在你的笼子里的……”艾华百般狡辩说对她们如何如何好,她们生活得如何如何幸福。便挤牙膏似的,说;“三孩子还给你们两个行了吧!”作为孩子的爸爸妈妈仍不能答应艾华的要求,她妈妈比方着说;“你爸爸妈妈生了七八个孩子,她们同意你送人吗,你自己愿意吗——”艾华张着嘴无言以对,失去往日的诙谐与幽默,艾华走下楼,噙着泪,抖动着手艰难地打开沉重的闸门——羽毛丰满的金色小鸟似三道金光,照亮了这个永无天日的黑漆的屋子……她们的父母唱起了感谢的歌。

“——你这小懒虫!”奶奶撩起蚊帐。揪住玖玖一只耳朵,“连叫都叫不醒你!你看看,太阳晒到肚皮上了。”

玖玖揉揉眼睛,一骨碌下了床,顾不得洗盥吃饭,径直去龙虎门外看究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