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小鹅的葬礼 一
作者:骆一浪  发布日期:2019-07-16 16:08:43  浏览次数:193
分享到:

春天走到夏天半途的一个晴朗的下午,玖玖发现大门外不远处的空地上,站着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从来没有见过的小男孩。

在这个很少有生人进来并不怎么欢迎生人光顾自己也不出去的族群居住的小圈子中,永久定居在这儿的无论大人还是小孩,没一个玖玖是不认识的。甚至他连住在最边缘的七婆婆妹妹的外甥的表弟的儿子,母亲领着他只来过一次,玖玖像印板印在脑子里一般仍记得很清楚,跟他一样大的男孩,头上系着一条小辫子,上门牙少了一颗,下门牙少了两颗,说话风从牙齿中漏出,脖子上套着一根银项圈。当然不要说圈子里的人了,就是放出来游荡的鸡或猪,玖玖也不会认错。有次奶奶看见门外的猪说;“二婶家的白洋猪跑到咱这力了。”玖玖马上纠正说不是二婶家的猪,是九爷爷家的猪,凿凿有词的说二婶家的猪在耳朵横头有一点黑斑的。凭玖玖惊人的记忆力,断然不会把九爷爷家的猪说成二婶婶家的猪。奶奶失眼且拿不出证明,就褒贬不清的批评玖玖说“你是老狗记千年……”

玖玖见这个小男孩似乎像从天上掉下的,心里一阵莫名的激动。没有问奶奶同意他跑出去,就跨下天井朝大门口奔去。

“嗨嗨……小孩你去哪里!”奶奶见玖玖擅自离开身边就冲着他叫喊;“回来!不许你走出去。赶紧来还,你耳朵有没——啊!”

不知奶奶为什么总喜欢坐在堂前门口的阶檐下?玖玖猜想,也许奶奶为了孵太阳;也许因为明亮,做针线活还是看书更省眼力;也许奶奶为满足两只嗜好张望世界的眼睛;也许奶奶只是为了看家,若有人进来或出去,坐在阶檐便一目了然的。奶奶戴着一副黑边框的老花眼镜,不用卸下还挂在胸前,省得要戴找不着眼镜,“玖玖啊,你把奶奶的眼镜找来。”玖玖说你自己放在窗框上忘了。奶奶承认自己老了,记性已经差得一塌糊涂了。有时玖玖怎么找也找不着,奶奶就要埋怨他没用场。不断的戴了卸,玻璃镜片全是奶奶的手印与污迹。玖玖不知奶奶为什么要戴眼镜的?但玖玖不愿去问奶奶,不如自己亲自试一试不就明白了。为探求这一真理,玖玖趁奶奶出街时,像猴子戴草帽的,学着奶奶的样子戴上老花镜。这眼镜像施了魔法,顿时觉得天旋地转,房子开始倾倒,差一点向后栽倒下去,从此对奶奶的眼镜再也产生不了兴趣。如果奶奶没有针线活可做,就捧着一本老旧的繁体直行的书在阅读。玖玖还没有上过学,不知道奶奶看的是本什么书。奶奶有时看着看着独自个呡着嘴笑;有时见她双眉紧锁;有时目睹强者欺凌弱者一般路见不平而生气。玖玖虽不识字,但从奶奶脸上种种表情,获知书中的喜怒哀乐。奇怪的这本书奶奶搁在针线笸箩里经年了,忙时放下,闲时捧起,一直看到至今,是没有看完呢,还是反复在看?最好不过在奶奶心情愉快的时候,问奶奶书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早晨起来,奶奶颠扑不破的第一件事泡一壶茶,从早晨喝到中午,又从中午喝到睡觉。茶叶被开水一次次冲泡,不仅淡而无味,几乎叶都快融解了。玖玖从她的眼皮底下溜走,奶奶书往针线笸箩中一丢,低着头,目光从老花眼镜上方出来。“玖玖,你不要不听话……”

奶奶自己说她五岁就开始缠小脚了,整个脚板,像一只狗头粽子那么大,走路东摇西摆的不稳当,有时还要扶着墙壁行走。玖玖所以这样有恃无恐,因为奶奶只动嘴不动脚,嘴巴上说说而已,除非她从侧屋那边绕过去,她的两只脚,根本下不了天井去。虽然玖玖置若罔闻,但也有他的底线,没奶奶同意不敢擅自溜出门去。玖玖既不回去,也不出门,折中的不亢不卑的赖在大门石门槛上。一边审时度势看奶奶的态度,一边去打量门外的小男孩。小男孩同样盯着玖玖看,彼此都有想接近对方的企图。但两小孩的背后,似乎横着一堵无形的不可逾越的鸿沟。

玖玖对眼前的小男孩的长相觉得十分惊异,和他平时见到接触到的小孩子截然不同。一头金黄金黄的头发,每根头发像弹簧似的一圈一圈。灰白、幽蓝、带玻璃质感的瞳孔像猫的眼睛。灵活狡狤的眼乌珠像雷达的不停转动。怪男孩的上门牙同自己一样缺少两颗,通过缺齿,隐隐约约看见舌头在活动。他嘴巴阔大,而且嘴唇肥厚,嘴角一高一低,带着揶揄诙谐的笑容。个子略微比玖玖高一些。皮肤像白癫疯的,白得有些离谱,脸上芝麻般大的雀斑也粒粒可数。穿着一件玖玖见未所见的西装背带裤,两只手叉在裤袋里,背带X形的把花格子衬衫包在里面。衣领干净整洁,两只衫袖卷得一样高。锃亮的极为罕见的黄牛皮鞋,一丝不苟的鞋带系得整齐漂亮。

“这人怎么会长得这样子?”玖玖心里边看边琢磨说,“穿得也不像个人——他哪儿来的?从来没见过。”

“baby!Baby——Yinua。”

一个女人的呼唤从弄堂的入街处传来。小男孩他皱着眉头,两支眉毛拧成结,厌恶和烦恼占领了诙谐的阵地。不管女人怎么叫喊,他始终没有作出回应,站着依然一动不动,专心盯着玖玖看。

“baby!Baby……”

也许女人没有得到答应,那叫声明显比前两次更响亮更为焦急。他讨厌的朝叫的方向侧了下头,并不想马上答应出去。女人听不到儿子的答应,迅速的追出弄堂来。她急促的呼喊没人听得懂,误认为那家着火了。

“啊呀——”他那双猫眼,不耐烦的朝上翻了翻白,歪着脖子的答了一声。极不情愿地跑回家去。

玖玖对这个既不认识、又听不懂话、长相各异的小男孩,更加充满好奇心。在玖玖看来他是天上来客。

“……只有声音没有露面的女人又会长得怎样呢?”玖玖为解开疑惑和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兔滋生探索真相的欲望与冲动,碍于奶奶一直盯着他,没有奶奶的允许自说自话的跨出大门,玖玖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而承担后果。不然像那个小男孩一样,甚至更惨,奶奶会拿着那把量布的尺子,打得他满地找牙。

孰料这小男孩再也没有露脸。

玖玖认为已经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了。他猜想小男孩一定被他的母亲管束住了,不允许他出去玩。玖玖心里当然希望他再次出现,找机会与他认识或一块儿玩耍——显然他遭到了母亲的限制,自己受奶奶的严密监视,一起玩耍是痴心妄想。但玖玖宁可无趣的坐在冰冷的石头上,也不愿回到奶奶温暖的膝盖去。

“哇噻!”无意之中,玖玖发现一条长长的黑线在地上流动。数以万计的蚂蚁,串成了一条曲线。浩浩荡荡的蚂蚁队伍叹为观止。玖玖神经立即兴奋起来,他遁着蚂蚁爬行的方向寻迹,蚂蚁爬过侧屋门槛,沿着墙脚,蜿蜒的绕过三根屋柱子,一直追溯到那座陈旧不堪的老灶台。蚂蚁们从灶台上爬下来,沿着小缸边,穿过重重障碍,一直延伸至大门口。原来那只蚂蚁在灶台上捕到了一只苍蝇,不畏坚险不辞劳苦的把苍蝇从灶台的峭壁扛下来,把战利品扛到他们的目的地去。这只苍蝇对蚂蚁来说,像庞大受损的一架大型飞机,一路上磕磕碰碰,一会儿翅膀朝下,一会儿翅膀朝上,一会儿头尾颠倒,玖玖想不明白蚂蚁的行为,成千上万只蚂蚁共一只苍蝇去给谁享用?为什么蚂蚁们当场不把苍蝇吃了?却兴师动众的去扛给谁?苍蝇事件在蚂蚁群中在继续发酵,有的蚂蚁匆匆离开队伍,还在奔走相告,继续向同伙报信,大量蚂蚁在不断加入队伍行列,……

玖玖像达尔文的好奇的趴在地上,乐此不疲的观看着蚂蚁。殊不知外面的天气发生急遽变化,南边一大片乌云像蚂蚁一样愈聚愈多。堆积的乌云,像魔术师口袋掏东西一般取之不尽,惊叹声里从袖口中,又抖出一只活生生的鸽子来,刹那间,乌云一变十、十变百,遮没了半个天空。高大巍峨的老显山,整座山被乌云蚕食殆尽。原本晴朗的天空,像一泫清池倒入一桶墨汁,黑得天要塌下来一般。

“玖啊!”奶奶看天色骤变,天井中那棵无花果,被大风吹得叶子破碎东倒西歪了。她隔着天井喊道;“——地上你衣服脏不脏的!天要下大雨了你不知道的。啊?你快去把大门关上——”

奶奶关心天气,比关心她自己的身体还关心。早上察看东南天空,睡觉之前看西北的天空,早看东南,夜看西北,十有八九预知明天是晴还是雨。天井无花果树雾气萦绕,水缸外挂着还潮的水珠儿,墙壁湿漉漉的出了汗,她自言自语的说;“——不是大风大雨要来,就是要下冰雹了。”

玖玖听奶奶叫他关上大门,才从地上起来,马虎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土,漫不经心的拉起一扇门,当他抓来第二扇门刚想合上,一阵猛烈的狂风,一下把两扇大门推开,咣当的撞在墙壁上。玖玖手无缚鸡之力,那抵挡得住,被门撞得仰面倒地。玖玖还是努力的从地上爬起来,迎面吹来的狂风使得他站立不稳,嘴巴像被人捂住一样喘不过气。脸上被飞沙走石打得生痛,嘴巴鼻子眼睛灌满沙土。玖玖闭上眼睛忍着痛去拉大门,一扇拉起,另一扇被狂风吹开,好不容易趁风势减弱的间隙,抓住门奋力关闭,该死的那根两米半长的闩门木杠依在门角落处鞭长莫及。肆虐的船风好像有意的跟玖玖开玩笑,轻而易举把门推开,玖玖四脚朝天跌倒在地。肆无忌惮的狂风像闯平民家里的强盗,呜呜呜的风声在耳边嚣叫,乳毛刚干的头发像刺猬一样。听见屋脊上的瓦片呱啦啦的响,它们像鸟儿一样飞向乌云密布的天空。

“玖!玖玖……”奶奶拄着拐杖泥菩萨过河,目睹玖玖一次次被风刮倒而爱莫能助,焦急的隔着天井摇控喊过来,“你这小傻瓜!把门杠先放在你手能抓得到的地方啊。啊呀!老天这么大风……”

那个长久没有出现的小男孩不知什么时候闯了进来?他奋力抓住了一扇大门,玖玖抓住了另一扇大门,两个人齐心协力的把门合上。用他瘦小嬴弱的肩膀顶住大门,玖玖默契的抓过闩木杠,迅速的穿入上方石板的一个孔洞中,两人相视一笑。双扇大门固若金烫,终把狂风拒在门外了。一声巨大的雷响,粗大的雨点落在干燥的瓦片上,粗雨打在瓦片上,发出罄一样清脆的乐声,紧接着狂雨像瓢泼一般倒下来。暴雨激起的雾帘似缟秦般的把整个空间包裹起来。奶奶和玖玖他们隔着天井,宛如楚河汉界,彼此活在自己的空间里。轰隆隆的雷声像拉动桌子,瓦片缝隙中进了倒灌雨,黑色的屋顶笼罩着乳白色的雨烟。

“--我叫玖玖,”两人零距离的相互见面。玖玖向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也许他听不懂玖玖在说什么。风停了,雨也下完了,底气不足的余雷,也渐行渐远了。

“baby!Yinua.......”弄堂深处又传来了女人烦人的召唤声。

玖玖拔开门杠,他迅速拉开沉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