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春分 5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5-20 12:49:39  浏览次数:95
分享到:

我便如释重负顺手拈了起来,举在她眼前:“瞧,没事儿了,就是它,是这个鬼东东哦,怪可爱的。”

草蜢。

一只草绿色漂亮的草蜢。

在我的手指尖上手舞足蹈,嗤牙咧嘴,似乎对我打断了它的美事儿而恼羞成怒呢。闺密眨巴着眼睛,似乎还不相信,可刚才那一歇令她恐怖不己的抓挠,却的确是没有了。

未了,她一捂自己脸蛋,忍俊不住倒自个儿哈哈哈的开笑。

笑罢,伸手来拎:“是你个鬼东东哇?惊吓了本姑娘,不行!得碎尸万段方才解恨。”

我身子一扭:“草蜢,无脊椎动物,昆虫纲,直翅目,蝗科,无害!大仙,行行好,还是放生吧。救虫一命,胜造七能浮屠哦。”手一松,可怜又可爱的草蜢,仿佛也明白自己惹下大祸,一头栽进草丛中,吱溜就不见了。

这一轮下来,我们仍不分忡伯。

可看到闺密不服气和脸蛋儿仍显惨白模样,想想她刚才受到的“非人”惊吓,我故意从自己的采撷中,拈出几根青草,然后扔到她脚下,沮丧的说:“唉唉完了算了,我承认,我输啦!做闺密,要忠厚。”

闺密高兴了。

得意的扬扬头:“哼哼,在大学你就从没赢过我。”

“好好好,你总是赢,”看看她喘过了气儿,重新变得漂亮矜持,我窃笑着连连点头:“你总是赢,我总是输。友谊第一,输赢第二,闺密友情,万古长青。”

“可是,”

从来鬼精敏感的闺密,看到我故作老道的笑靥,居然怀疑起来:“好像?”

我掏出了手机,瞄准她就卡嚓一气:“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唐寅《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莫负春分如此美,来呀,重新开始哦。”

正当我俩拍得起劲儿,传来几声惊喜的欢叫:“哎呀,这儿的清明菜这么多,枉自我们还找了那么久。”

我转身一看,禁不住吐吐舌头,竟是那几个花枝招展的大妈。

看到是我俩,大妈们都笑了:“小姑娘,刚才一眨眼就跑得飞快,我们还以为是吴亦凡来了呢?”我俩十分意外,相互看看。

没说的,这群大妈都五六十年纪出头。

虽然穿得新潮前卫,却尚可理解。

可每天与家长里短和医保养老金打交道的大妈,无论无何也与我们心中的男神挂不上号的。这,好像与进化论和知识就是力量,有着严重的冲突哩。

“怎么?就许你们喜欢吴亦凡?我们可还没老得那么落后呢。”

大妈们仿佛看出了我俩心思,一面高兴得意的揶揄着,一面大呼小叫地散开弯下腰。

登时,翠绿的草地上,腾起了欢声笑语,闪动着遒劲身影……领略过大妈们厉害的我俩,只得和上次一样,忙忙的掏出方便袋,装好胜利果实,逃之夭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