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鲁迅“救救孩子”的现实意义
作者:黄明荣  发布日期:2019-02-02 10:41:12  浏览次数:419
分享到:

在100年前的中国,是一个狂飙突进的启蒙主义运动时期,中国封建主义社会制度在启蒙主义运动中被彻底清算,中国历史从此进入了新的现代文明。鲁迅以他的《狂人日记》启发、教育与激励一代又一代先进知识分子,为中国新的现代文明书写了光辉的篇章!《狂人日记》揭批封建主义社会制度是吃人的,不吃人的真人是谁?鲁迅发出惊世骇俗惊天动地的呼声:救救孩子!不吃人的真人在于孩子!

孩子不单是家庭的希望,也是民族的希望,更是人类的希望!

然而,亿万高考生中诞生的高考状元,无一人成为国家的栋梁,在经历胎教到幼教到九年义务教再到高教,中国最近这几十年,不但没有教育出一个大器的孩子,中国的希望从当代孩子身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关系,中国当代孩子用他们的言论与行为几几乎终止了民族的希望、终止了人类的希望,中国进入了令人绝望的历史时期!

我曾在一篇《生命与悟》的随笔中这么写道:“原来,我一直在湘西苦苦寻觅的世界,它其实就在我的生命里。我就在这一刹那间明白了许多曾经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那就是:生命!我的生命不是我自己的!我生命所绽放的意识之花没有我自己的灵魂!我浑身打颤,十分恐怖!活了几十年,我的生命与我无关!我生命的意识不是我的!我在绝望中号啕大哭!我哭我不是我自己,我哭我的生命不能由我自己做主!我哭我的生命居然存活了万千年。”

是的,真是这样,我的生命不是我自己的!我生命所绽放的意识之花没有我自己的灵魂!我的每一个念头闪现的都是别人的意志!当今中国孩子不就是这样吗?有哪一个孩子是他自己的?吃的是有毒食品,呼吸的是有毒空气,最有毒的是来自教育,一方面来自了家庭教育,一方面来自社会教育,一方面来自学校教育,一方面来自网络教育。无论哪一方面的教育,都是给孩子吃的是毒药。

四五岁的女孩来了月经,六七岁的男孩有了胡须,小学生开始恋爱了,一个六年级男生向网络女主播求爱,要求包养20多岁的美女主播。八九岁十来岁的孩子,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把女同学剥脱个精光,把自己的同学你一砖头我一拳头,折磨好长好长时间最后活活打死,打死同学还举行庆祝!中国一孩制使中国孩子贪图享受好逸恶劳娇生惯养,毒辣、自私、邪恶,什么理想什么道德,与这一代又一代堕落族没有联系了。我没有诋毁祖国未来之花的意思,祖国未来之花正是祖国的未来,祖国的未来是中华民族生存与灭亡的保证,粱启超在《少年中国说》振聋发聩:“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告诫国人:“中国有亡党亡国的危险”!

从救救孩子到亡党亡国,苦难的中国又又一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怎么办?

毛泽东的老师说:“欲栽大树柱长天!”,只有改变藏垢纳污的互联网对中国少年儿童的毒害;只有改变麻木而又冷酷的社会环境对中国少年儿童的毒害;只有改变自私的学校教育对中国少年儿童的毒害;只有改变专横的家庭教育对中国少年儿童的毒害,救救孩子才有希望,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剧少年儿童演员工作委员会会长、全国著名表演艺术家、电视剧《叶挺将军》中的叶挺扮演者高发先生说:“孩子是祖国的未来,是祖国发展的栋梁。我们如何担负起这样的责任,对我们如何担负起这一重担,那只有教育......孩子的成长是要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思考,不断的实践,这就是教育。通过我们文化艺术的各种手段,循循渐进的引导孩子们,树立正确的人生观、道德观。以天下兴亡为己任,点燃孩子们成长道路上的爱国激情,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努力以充沛的激情,生动的笔触,尊重和遵循文艺规律,严肃对待自己所从事的崇高职业,认真考虑作品的社会效果,为孩子们提供昂扬向上,多资多彩异样情怀的精神食粮。讴歌真善美、鞭鞑假恶丑,丰富孩子们的精神世界。......担负起历史的使命和责任。”

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剧少年儿童演员工作委员会在会长高发先生全力支持与领导下,《少年在行动》之系列电视剧《快乐校园》于2016年9月5日在中国教育电视台一套17点30分全国首播,从此以后每天在同一时间播放一集。系列电视剧《快乐校园》旨在培养、改造与提升少年儿童(也包括成人观众)的世界观、价值观。当今中国全体国人对金钱、物质的顶礼膜拜,到了严重丧失道德丧失国格丧失人格的地步,在拜物社会,少年儿童耳濡目染,受到来自家庭来自学校来自网络来自成人社会的唯利是图唯我独尊的假恶丑现象严重浸蚀,在系列电视剧《快乐校园》中都得到反映,由校长(高发演)推荐,教师沈力任少年班班主任,教师沈力是一位新教员,新教员正如校长感慨的“我没有看错人”,做班主任伊始,把少年班的学生出现的各种不正常的行为,不像保守派洪老师那样采取粗暴的处罚不负责任地解决,而是有针对性地找到使孩子们能够反省在自省中心悦诚服接受教育的方式方法,孩子是社会的缩微版,赌博、贿赂、游戏、撒谎、懒惰、麻木等等在少年班的学生身上发生、上演,几十年来一直是这样,中国成人社会对此习以为常,便是获悉西方的中国孩子的同龄人,在对比之下,彼此差距十分遥远的状况,在中国成人社会也是波澜不惊,当我看到《少年在行动》之系列电视剧《快乐校园》,我很感动,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剧少年儿童演员工作委员会的作为,在黑暗的茫茫长夜露出了希望的曙光!

艾青说:“为什么我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为什么我很感动?是我爱孩子,不吃人不被人吃的希望在孩子身上,我自己无能为力,看到高发先生,看到高发先生领导的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剧少年儿童演员工作委员会做着改造污泥浊水中的孩子,我唯有在感动之余为他们声援!如果中国社会多一些高发先生和他的团队这样的正义之举,中国的明天能不美好吗?

黄塑芹2016/9/10于长沙市天心区沙湖街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