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6)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1-14 15:37:57  浏览次数:349
分享到:

一路无趣,也许生意人大都城府颇深。

上车时,杰西卡的准继母特意挑了紧挨着杰西卡的座位,一路上曲意逢迎,又是开口闭口不离她爸爸的身体,又是镶钻首饰收买,再加上昨晚的推心置腹,杰西卡似乎心意回转,不再冷言冷语,两人关系升温。她爸爸偷眼瞄着,长出一口气。我怀疑这此旅游就是她爸爸为了促成她们相识而设的局。

“珍妮小姐,一路不见你说话,是不是昨天陪我们逛街累了,有点不舒服?”青年才俊之一的杰森,推了推金丝边眼镜,乘机和我搭讪。

“也许是总跑这条线,烦了。”另一位年轻人本杰明露出一口小白牙,微笑着替我解围。

杰森曾经留学澳洲,没等到完成学业,就不得不回老家继承家业,因为他老爸心脏病突发去世,千斤重担一夜之间落在肩上。

“没有。你当年在哪个城市留学?”

“墨尔本,所以悉尼不熟,黄金海岸还没去过。”

“我在英国上学期间,还和同学来过悉尼呢!”本杰明慢声细语地说。

“你们都是富二代,社会精英。”此番夸赞,言不由衷。

我不知道杰西卡的爸爸属意谁成为东床快婿,所以只能和他们二人保持距离,省得喧宾夺主讨人嫌。

相对于这二位少爷,老罗似乎就没有那么轻松自在。他电话不离手,常常眉头紧蹙,尽量压低声音,对着电话那头发号施令。

“叮铃铃”,金俊颐的手机来电。他正在全神贯注地开车,只能请我代劳。我一看,显示来电人“索菲亚“—他的忘年恋。他神情窘迫,我自然明白,不想他当众出丑,替他挂了。

很快,我们进入一个休息站,金俊颐忙不迭的停车回电话。

简易的休息站,一片碎石路面的小广场,停了七八辆车,两个简易厕所,树荫下几个油漆斑驳褪色的连体大桌椅,供行人休息。

几个女人在女厕所门口排队。门开了,一个窈窕的澳洲中年妇女领着一个中国小女孩从里面出来,小女孩和我四目相对,都不觉一怔。

“宝贝,爸爸肯定等急了,咱们看看他准备了什么点心。”小女孩一边踉踉跄跄跟着她走到一辆四驱的越野车旁,一边回头望着我,似乎有话要说。

我神差鬼使般地要迈步尾随,被杰西卡一把拉住。“你干嘛?别管闲事儿。”我甩开她缀满黄金钻石的手,跟了过去。

“你好,小妹妹。”我冲她微笑摆手。她瞪大眼睛,似乎听不懂中文。我忙用英文重复一遍。

她身边的澳洲女人,警觉地注视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