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45章 难念的经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1-14 00:31:04  浏览次数:293
分享到:

 

“哎牛黄,现在不比以往啦。

以往咱是二根光棍。

随便怎样都行。

现在呢?

都有家哪。

从哲学上讲。

你家我家是命题主体组成单元的分子了;就社会学看,我家你家是保持社会稳定发展的主观因素了;再说了,如今蓉容是老师了,咱还得注意点形像嘛。还那随便,行吗?”

   牛黄瞅瞅周三。

见这厮鼻尖上悬着滴清清亮亮的鼻涕。

一本正经又快又好地剥着蒜头。

一副敬业能干的模样。

心里连连感叹。

“身不由已,身不由已呵。”

“那一千五百块钱,算我借你的,不要让二丫知道。”

“关你什么事?我惹的祸我自己赔,莫再提了,不要让蓉容知道。”

“反正我不说”“我也不说”“哎呀,汤扑出来了,周三,快!”二丫忽然叫起来,一股滚汤洒在煤炉上的焦香味扑来,慌得周三唬地站起来,几步跨到门外,一伸手,就去拎锑锅盖。

咣当!

滚烫的锅盖烫得他浑身一哆嗦。

忙慌慌的失手扔在地下……

就像在当年的老房。

就着门与厨房相接的小空隙。

周三将靠在床畔的小桌子拎出一支。

饭菜上桌。

四人一坐,挤是稍挤了一点,侧着身子却也坐得下。

大家边吃边聊,甚为快乐。

陆续有邻里侧身过路,免不了彼此招呼寒暄;瞅着蓉容吃几口又停下,吃几口又停下,随着主人招呼着邻里,二丫有些歉意。

“这鬼地方。

窄得有高度,有水平。

就人多,饭也吃不顺当。

来,蓉容老师。

这汤是土鸡炖的。

鲜哩,你多喝点。”

三月风,不时从巷口刮进,在巷子里打个转儿,就在周三这房子边旋动;旁边忽啦啦传出了范琳琳的歌声:“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门前经过/不论是西北风还是东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哦/哦 嗬 哦……”

“再怎么样。

你们毕竟还有一间房啊。

我们连窝在哪儿都不知道哇?”

蓉容喝一口鲜鲜的土鸡汤。

环顾四周。

发着感概。

“八字还没有一撇呀。”

“什么话?”牛黄意气风发瞟瞟她:“面包会有的,房子也会有的。喝汤,自己多喝点,二丫的手艺不错,多久你也炖炖这土鸡汤,咱跟着尝尝。”

仍住在原房地产公司职工宿舍的牛黄。

还保持着光棍生活的单调。

早餐基本不吃。

中午晚上呢?

见什么吃什么。

基本上都是面食打主力。

实在感到腻了。

就往老房家跑。

沾沾油腥。

蓉容就白他一眼:“就想人家弄给你吃?我还想你弄给我吃哩。想吃,就结婚。”牛黄牙痛似的挤着嗓门儿:“结嘛,就结,就结,未必我还怕吗?”

二丫注意地盯他一眼。

“牛黄,你该知足了。

人家蓉容教师哪点比你差?

还自以为不得了?

大男了作风十足?

看看你那猴样。

瘦得下巴尖尖的。

就和当年周三一个样。”

周三咳嗽一声,二丫停住了嘴。响起一阵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和嘈杂的说话声,几个背包夹板的男女,在邻里的众星捧月下,顺着巷子走来。

“测量准没有啰?师傅,莫搞错了。”

“放心,我都说了一百遍啦。”

“这破巷子。

早该拆啦。

呔,我家三代住在这里呀。

早盼望这一天哪。”

“记到我姓苏哟,苏修的苏,哦不,苏维埃的苏哟。”“还是苏醒的苏吧,好记。老苏,这巷子今年不拆,明年准拆,放心好啦”

众人笑微微的侧身挤了过去。

一位嘴唇上留着胡子胖胖的男人。

瞅瞅吃着饭的周三。

停步叫道。

“周主任,你住在这儿?”

周三抬眼一瞧。

放下碗站起来。

“是你呀?猴子。”

当胸就汹汹的一拳擂去:“坐下坐下,汤还热烘烘的,来来来,将就整。”猴子手向外推推,嘴巴喷出一股酒气:“吃了,谢了!哎呀,这不是牛主任吗?”

牛黄抬头瞧。

似曾相识。

但又实在记不起是何方神圣?

一笑,扭头望望周三。

“这位朋友是?”

“鲍顺民!原来三工区的,现在大坪门市当营业员。”

“哪里嘛,听说这巷子要拆了修商城,就跟到我表哥来看稀奇。”猴子解释道:“没想到就碰到你俩个大主任了。”

“你表哥?”

“城市规划办的。

负点小责。

呶。

就是穿蓝西装那个。”

猴子双手指指画画的:“表哥说,这一带以后全都要修高楼大厦,是什么新,新城市商业中心,热闹得哩。”

“你们好久报到呀。

下面都传遍啦。

过去房地产公司的双雄。

今天又成了食品公司的双杰。

大伙儿都说。

八四年红军长征啦!潘冬子与冬子妈躲起来啦!胡汉三又回来啦!”

周三禁不住笑着不住地推他,推得猴子张着双手,伸着嘴巴,梗着脖子,直打旋儿:“你们的消息还真灵,菩萨还没到,就先烧起了香,怎么知道的?说!”

“听公司库房照蛋组罗马讲的。

下面都知道了。

这又不是国家秘密。

哎。

周主任。

我先打个绕命拳。

我有时要担搁呵,你老要包涵一点呵,别给我来共产党员呵。”

“当官的还没到,当兵的就要担搁?担什么搁?一天不愁吃不愁穿的,你还要担你妈鬼的个搁,我看是活得无聊吧?收到起!”

猴子急啦。

嚷嚷起来。

“我真有事儿。

二位大主任。

下了班。

我还要帮我老婆卖茶叶蛋哩。”

“这也是理由?”

牛黄又好气又好笑的望着他:“你老婆没工作?需得着你帮忙?”“有呵,区骨科医院的护士长,怎么没工作?”

“捞外快?

有本事辞职去下海嘛。

又舍不得工作?

又要想当个体户找钱?

二头都逮到?”

“有工作又咋样?一个月的工资加完各种补助,还抵不上卖一个星期的茶蛋零头。”猴子瘪瘪嘴巴:“早晚我也扔了刀把子,卖茶叶蛋得啦。知道吗?钱!钱呀,逗人爱呀。”

瞅他那副痴迷的样子。

牛黄忍不住咕嘟。

“就知道钱?

钱是你亲爹亲妈?

真是钱串子脑袋。

看嘛,肉球身子蛤蟆嘴巴。

天生长得就跟钱串子一模一样。”

二丫和蓉容听得忍耐不住,哈哈大笑。

吃了晚饭从周三家出来,蓉容看看透着蒙蒙光亮的天空,说:“我也有几个星期没回家了,下周一就开学,开了学后更忙,牛黄,干脆我们回老房?”

牛黄呢。

平时要不上学校找蓉容。

要不就窝在宿舍里。

也是几个星期没回老房了。

他忽然想起昨天碰到马抹灰。

马抹灰吞吞吐吐的意思。

好像是拜托牛黄再弄几吨棉纺救急。牛黄当时没敢贸然答应,现在想来,马抹灰为人低调,不讨厌,有能力帮帮他,似也无伤大雅。

可问题是。

有一就有二。

依次类推。

又该怎么结束?

上次找老爸是实属无赖。

棉纱虽然批了。

可老爸动不动就拿这事儿说事儿。

好像牛黄不是自己的儿子。

而是跑单帮的个体户……

   想想,牛黄应合道:“要得,那就走吧。你周一要起来得很早,路途都要近一个钟头哟。而且是坐早班车安不安全?不过不要紧,我送你就是!”

二人边聊边漫步在三月的夜晚。

慢慢向老房踱去。

清新的还稍带着寒意的风。

迎面抚来。

成串的花骨朵儿。

在整整齐齐伸向街尽头的老树新桠上,招摇着丰盈。

映入眼帘的人潮。

一簇簇,一堆堆,一群群。欢声笑语,扬起彼落……今年的春天,来得早。就像做梦似的,在区主干道的这条大街两旁,仿佛雨后春笋。

一夜之间

就冒出了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许多商店。

上面都标着诸如“环球录相厅”

“中国贸易有限公司”

“大世界成衣店”等等吓人的店名。

一扫往日的颓丧贫脊与沉闷。

给人跃跃欲动燥乱的感觉。

“你知道吗?刘校长的女婿下海了。”“哦,原先是干什么的?”“鑫海中学的体育老师,说是他的么爸从台湾回来投资,叫他去帮忙,一个月工资二千块人民币。”

“是不是哟?”

牛黄不相信。

“是听人家都在这么传。

可我看不现实。”

  “怎么不现实?”蓉容捋捋滑到额角的几缕头发,扭头眨他。“我和周三工作十年,至今才关一二百元钱;每月二千块,嗬嗬,想到是想呵。”

“不信算了。

人家在广洲干。

二千块算少的。

有的白领拿到五千呢。

少见识!”

蓉容捋好头发。

有些悻悻然。

“人家是从火中往外跳,可我还在从外往里奔,人与人不同呵。”“什么是白领?”“拿高薪的管理或技术人员,内地叫找大钱的。

牛黄,我看你干脆也下海得了。

毕竟钱多不是坏事。

以后生活要用钱的。

政府也鼓励哟。

你下海有多么好。

多么优越的条件啊。”

牛黄沉默了。

一路无话。

老房依旧,楼廓里的灯亮着,邻里们大约是刚吃了饭,收桌的收桌,扫地的扫地,聊天的聊天,一种熟悉得令人心醉的氛围,立刻将二人吞没。

老妈见了蓉容。

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蓉容回来啦。

就在这儿将就吃吧。”

她指指自家还没来及收起的小桌子。

小桌上,老爸正和牛二端杯对饮。

几碟卤菜花生米什么的。

散发出淡淡的卤香。

“蓉容老师,将就整点,行不?”牛二斜睨着蓉容和牛大:“老大不会喝,以茶代嘛。”蓉容微笑着,指指侧边自家关着的房门:“这边,这边!我去去就来,去去就来。”

牛黄紧挨着牛二坐下。

老爸瞅瞅他。

“今天怎么想起回来啦?

又想开棉纱啦?”

牛黄接过老妈递过的碗筷。

先拈一夹猪耳朵扔到嘴巴。

再答:“想开你又不开,开了一天到晚唠叨。烦不烦哟?又不是外人,还要感恩怎么着?”

牛二喝一声:“咋个这样说话呢?唠叨是唠叨,亲兄弟明算帐,老爸还不是为你好?”牛黄温恼的摇摇头,这个牛二,说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看来,还是不见面的好。

周伯嘴巴间咬着一根牙签。

慢腾腾踱过来。

“牛大回来了?

蓉容老师也回来了?

唉!这个狗小子周礼敬。

老子有三个星期没见着人了。

咦,婚一结,硬是跛子走路,搞撬了也。”

“你帮媳妇大娘洗内裤没有?没洗?,媳妇大娘生气了,周三当然不敢回来了。”三楼的赵家妈正巧上来借锅铲,便随着周伯的话头,哈哈一笑。

“快做自我检讨,你个老仁公是怎么当的?”

邻里哄笑起来。

坐着像尊菩萨的黄妈宽容地笑道。

“喂,亲家。

我们二丫可不是这样的媳妇呵。

别说我们二丫头的坏话哟。

谨防给你生个赔钱货,你要跳嘉陵江哟。过去日子那么艰难,都没见你去跳;现在这有吃有穿的年月,你跳了嘉陵江,可惜了哟。”

周伯喜欢小子。

邻里们都知道。

所以一开玩笑。

大伙儿就起哄他。

哄笑声中。

周伯踱到了牛黄身边。

伸出鼻子嗅嗅:“我说三爷子喝得欢,原来牛大喝的是茶呀,还差二个呢,老太婆没点人头哟。”“二媳妇倒班,正在里屋休息。”

老妈挤挤眼睛。

忽然有些忿忿然。

“牛三么?

这个砍脑袋壳不昌胜的东西。

从来都是来无踪去无影的。

吃不吃饭?

关我屁事”

几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上来了,说笑着的大伙儿眼睛自然都盯了过去。

“牛科长”几人不约而同瞟见老爸,异口同声的问到:“吃饭呀?”“哦,你们吃没有?来来来,将就吃,将就吃。”

老爸站起来笑眯眯的招呼。

众人忙推脱,

一行人便你谦我让。

挤挤侧侧的进了里屋。

邻里见惯不惊的目送他们进屋。

各忙各的。

被迫出来的李玉溪,打着长长的哈欠,睡眼惺忪的挨着牛二坐下,这才看见牛大,点点头道:“大哥回来啦,嫂子呢?”

牛黄就朝隔壁关着的房门呶呶嘴巴。

老妈心疼地抱抱李玉溪。

“媳妇儿脸都瘦了些了也。

这纺织厂的三班倒。

真是道鬼门关啊。

牛二,想想办法,把小李弄出红花厂嘛,要不,到你公司去也行嘛。”

牛二不高兴的垂垂眼皮:“说得轻巧,像根灯草,公司又不是我私人办的。”小李便狠狠一瘪嘴巴:“他才不愿意呢,要不,他办公室里的那些美女,往哪儿摆啊?”

“你莫放屁哟。

不要说我不给你面子啊!”

牛二有些火了。

“怎么说话一点不沾边?

神经兮兮的?

要得,我就不当这个经理嘛。

你眼不见心不烦。

那你吃什么?穿什么?”

老妈后悔莫及懊丧地拍拍自己的嘴巴:“怪我,都怪我,都少说二句。活祖宗也,你俩小声点行不行?声音小一点,里面还有客人呢。”

牛黄费力的放下碗。

本来和蓉容在周三家才吃了晚饭。

拿碗不过是想和谐和谐全家的气氛罢了。

可是。

老妈哪壶不开提那壶。

这不?

拿捏着时间的客人们,稍稍坐坐寒暄寒暄,敬到那份心意,放下礼物就匆匆地告辞了。正巧蓉容开门出来,老妈忙对牛大牛二往屋里使使眼色,开始收拾着小桌子。

老爸见两兄弟进屋。

朝大床上呶呶嘴巴。

几大包水果,果汁,高级补品,奶粉什么的堆在一起。

在明亮的灯光下,闪着花花绿绿的光芒……

牛黄依稀还记得。

83年下半年以来。

原先牛二不回来就一向沉寂单调的家中,忽然热闹起来。许多穿着打扮和口音都明显是专县工作的人,络绎不绝的上门造访老爸。

开始。

牛黄不知所究。

但是。

来者谦恭的口气和手中大包小包的东西。

让老爸如逢甘霖。

让老妈天天过节。

牛黄就知道:世道变了,棉纱值钱了,身为红花纺织厂供销科科长的老爸,掌握着棉纱的出厂价,掌握着专县小厂或经营个体户的基础资源,焉能不朋客盈门?

这样一来。

原来家里牛二一人独大的局面,就打破了。

不久。

江湖上都知道了牛家一老一小两个经理。

手上都掌握着目前市场上渐趋紧缺物资……

但是。

老爸和牛二价值到底何在?

是否江湖传言有以诈传诈之嫌呢?

因为不常回来。

牛黄也不得要领。

不过,巧的是,正在此时,他和周三不慎又打碎了国家统购统销的2500斤鲜蛋,左思右想之下,找到老爸以一个学习上的借口,博得老爸的同情。

老爸大笔一挥。

三千块钱的价差。

就这般做梦般轻易到了手……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现实的摸得着看得见沉甸甸揣在自己腰包里的东西,才最有说服力!

“你们二家,一家一半。都拿走!”

老妈不干了:“自己不留点?你不吃,我还要吃嘛!”她将果汁啦水果啦分给牛二牛大,留下了二大厅高级奶粉。

“给牛三那个死砍脑壳的留点。

我晚上睡之前喝一点。

听说对睡眠有好处。

哦,对了。

小李蓉容,等等!”

她像只老猫般灵活地一跃而起。

53岁的年龄,居然还敏捷如兔,让大伙儿目瞪口呆。大家呆呆的坐在床沿上,望着老妈在立柜前晃动的身影,都不知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一会儿。

老妈喜洋洋的拿出几大段质地高级的布料。

重新坐在床沿上。

招呼着小李和蓉容。

三个女人喜孜孜的。

瞅着瞧着抚摸着手中的布料。

兴致勃勃地评头论足。

而对布料不感兴趣的牛大牛二,则闲坐一边。

喝茶的喝茶。

看报的看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