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脑残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9-01-07 14:06:14  浏览次数:165
分享到:

 我不大爱看电视剧,但偶尔会看看与抗日有关的电视剧,即使这样的电视剧,我顶多看个一到两集。为什么?因为看不下去。

都照电视剧这么打日本,抗日战争至多两到三年就该结束了,压根不需要八年。

最不能容忍的,是赤手空拳的中国人,高呼:“老子跟你拼了!”结果被对方一枪毙命。一个人也就罢了,有时还会鼓动许多人跟日本鬼子拼,结果许多人都死了。一个农民也就罢了,有时恰恰是军人,甚至是指挥官。“弟兄们,咱们和小鬼子拼了!”一帮军人还未冲出堑壕,就被敌人乱枪扫射,一个一个地倒了下去。

看了这样的场景,我就纳闷:这些中国人,咋这么傻呢?难道他们不知道拿肉体去拼枪子,是不划算的吗?有人告诉我,说这体现了中国人的气节!是爱国主义的表现!

哦!原来如此!

可我实在不理解这气节,也实在不理解这爱国!

为什么不能好好准备一下,再去送死呢?为什么不能动动脑子,再与敌人打斗呢?让老乡,让军人跟敌人拼了,倘拼个敌死我活,或敌死我死,那也值了。你说气节,你说爱国,咱都可以认了。但拼的结果却是敌人毫发无损,我们却死了。这样一种拼,叫什么气节?叫什么爱国?

在敌人看来,这是蠢人,这是“猪脑子”。

我们的编剧,导演,演员,哪一个都算不得“蠢人”,都算不得“猪脑子”。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编呢?要这么拍呢?要这么演呢?

难道,在编剧,导演的认知里,那时的中国人真就是这样的人?这样的脑子?

即便如此,我也不主张这么拍。

我不爱看电视剧,是我找不到令我喜欢的。

充斥中国荧屏的电视剧,无外乎这么几种。

古装宫廷,武侠玄幻,年代生活,都市情感。

古装宫廷,又旧又烂;武侠玄幻,又玄又幻;年代生活,有年代无生活;都市情感,情感糜乱。

相对而言,我比较关心、关注年代生活,毕竟它离我们近。比如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一批年代生活剧都聚焦这一时期,比如《大浦东》《大江大河》《外滩钟声》等,这些剧“或以改革前沿阵地为主场,描绘风云际会的浪潮,或是聚焦典型群体,以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大学生、农村改革者、个体户等等不同人生轨迹,全方位展现了社会进程的不同维度。”(李烁《六十载绚烂过后的平淡》)

中国的改革开放,一定会载入史册,这一点,我丝毫都不怀疑。因为,没有这一创举,中国还会穷下去,中国人民还会忍饥挨饿,过苦日子。

宣传改革开放成就,我也能理解。但是,对中国人来说,你不宣传,中国人也清楚,也心知肚明。至于外国,只要他来过中国,也勿须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成就这东西可以宣传,也可以“韬光养晦”,闷头发财。为什么要这样呢?因为有些国家见不得我们有钱,见不得我们强大!我们有钱,他们眼红;我们强大,他们害怕。

叫人眼红,就眼红吧,红眼病可不独咱中国人有,外国人也有。

叫人害怕,你能说:“叫他们害怕去吧,我们不怕他们?”如果我们真的厉害到那个程度,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可问题是,我们现在还不能这么牛,还不能这么说。这么说,人家并不会害怕我们,而是会笑话我们,笑话我们不知天高地厚,笑话我们钱多人傻。

我们的文化,我们的长辈,我们的老师,都教育我们做人要低调,不能太张扬。我们的古人还弄一些成语告诫我们:什么枪打出头鸟啊,什么出头椽子先烂啊,等等。

但政府似乎不这么想。政府是怎么想的呢?政府想的是:要把成绩往天上说,反正天塌不下来。至于他们没做到的,没做好的,最好一笔带过。怎么个带过?“尽管我们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干了古人想都不敢想的伟大事业,但我们也深知,我们的工作还有待完善之处,还有群众不满意的地方,今后我们要在工作中加以改进。……”

这是我从各地各部门工作总结中,领导报告中随手摘录的一段话。我想知道,有待完善的是什么?群众不满意的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他们为什么不说出来呢?说出来又能怎样?反倒是这么不说出来,才叫人难以理解呢!

可能,在政府看来,或想来,成就都是他们干出来的,你讲成绩,他当然高兴。可我认为,成就可以算在他们头上,但成绩绝不是他们干出来的。成绩是谁干出来的呢?是人民干出来的,是群众干出来的,是老百姓干出来的。

至今,我们仍然声称,我们是发展中国家。何谓发展中国家?实际就是欠发达国家,人民生活水平较低的国家。

这与我们的宣传口径,不大吻合啊。建国刚刚70年,我们就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于今强起来。三步走下来,我们就成了世界大国,世界强国了。世界上哪个发展中国家会说自己是个强国?是个强国,你就不是发展中国家,你就是发达国家了。

我们是发达国家吗?

我相信我们会有这一天,但显然不是现在。

发展中国家渴望成为发达国家,这就好比穷人想成为富人,想法很好!可是,如果你刚刚有了点钱,你就吆喝自己是富人了,那只能招致富人的嘲笑。

按理,中国的编剧,中国的导演们,他们比我更了解中国,更了解我们的国情。但是,无论我怎样努力地想看完一部电视剧,也还是看不完,看不下去。

我承认,他们多么爱国。但他们的爱国方式,却不是我认可的,更不是我所接受的。如果电视剧、电影拍成这种样子,让人感受不到真实生活的样子,让人误以为我们已经成了天下无敌的样子,那不是好的文学,那不是引导我们爱国,而是把我们往沟里带,最后栽在沟里。

但现在这种人很吃香,这种作品很走红。

既然年代生活的作品,无法引起我的兴趣,甚至令人厌烦,那就不妨去看看武侠吧。又玄又幻又怎样?有点玄幻,总比吹牛,总比把牛吹死要有点意思。即便是又臭又烂的都市情感剧,也不防看一看了。因为,它让你觉得真实。

也许真实的东西不好看,好看的东西不真实。难怪金庸死了,有那么多人怀念他。

当下的编剧,当下的导演,头脑都很聪敏,没有一个是“猪脑子”。但他们的作品却总是叫好不叫座。依他们的才知,至少应当明了,影视作品必须能让观众看得下去,可观众为什么看不下去呢?因为观众不喜欢在这样的地方,仍看见他们那么卖力地配合有关方面夸赞政绩。

我总觉得这些人一旦夸赞了,而且夸赞的是那个东西,那么,他们的头脑就算不得灵敏了。只能说他们很跟得上时代,是这个时代的跟风者。

我这样说,人家说我外行,不懂个中规则。想想也是。可个中是个什么规则呢?观众看的是电视作品,他还需要边看电视边了解规则?

我有个导演朋友,他跟我讲了所谓规则。所谓规则,就是他拍出的作品要卖给电视台,电视台的要求是你得好看,因为电视台要打广告,要赚钱。作为导演,他首先要满足电视台这一要求,但只满足电视台的这一要求还远远不够,他还要满足那些审片子的人的要求。这些人厉害着呢!厉害到可以让电视台不给你播。怎样才能让这些人也满意呢?导演说,如果你拍的是年代生活的片子,不是片子中要有几句好听话就能过关的。当然,导演也承认,说得太多,观众不接受,觉得肉麻;可说得太少,审片子的人又不接受,这就是导演们的处境。

这个导演说,起初他也想不开,觉得照这么弄下去,中国根本出不了现象级作品。后来他想开了。他说,想不开也要想开。这就是当下的现实。在他看来,电视台是人家办的,人家有那个权力;电视台是人家办的,帮人家说几句好话,难道不应该吗?

他这话让我想到了写作,想到了出版,想到了发表。

常听文朋诗友们感叹,发表作品太难了,出版作品太难了。

是不是刊物太少?出版社太少?

回答说,不是的。

那是因为什么?

因为作品中有所谓的“敏感”。这个“敏感”,可能只是一个字,可能只是一个词,也可能是一个人名,一个政治术语。总之,那是不允许碰触的。

有人说,删掉不就得了?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噢。一来你不知道文中的“敏感”是什么,找不到,也发现不了。二来文字这东西,删掉上句,下句就说不通了。删掉这一段,下段就连不起来了。一篇文章,不管写得如何,对写作者来说,都是心爱的。再说删成那个样子,哪还叫作文章?

原以为,网络管得紧些,纸媒和出版社要好些。实际是一家比一家紧。我现在一边写,一边想放弃。所谓放弃,就是不再写作。为什么?因为写出的东西,放网络上,要么不给发,要么发了后就被删掉。即便发出来的那些,若结集出版,又是过不了关。出版社的编辑给我解释:网络好说,问题出了,立马删了就是,抓不住把柄。我们不行啊,白纸黑字,想销毁都来不及。

昨天翻看报纸,读到一句话:“2018年是中国电视剧诞生60周年,回顾电视荧屏,却难寻以社会影响力留名史册的作品。”

这段文字也可以改一改: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文学,实在难寻以社会影响力留名史册的作品。

何至于此?答案可能就在于一个“管”字。

有人说,世上最难管的是人的思想。

思想若存于大脑,确实不好管,没法管。可对于那些把思想写出来的人来说,就不难管了。

管,会导致什么结果呢?没有思想,不敢有思想。不敢有思想,人就脑残了。

没有思想的人,怎么活得下去呢?即使活得下去,这种人还能叫作人吗?总不至于要把中国人都培养、管理、教育成无思想的动物吧?

有思想有什么好可怕的呢?人类社会之所以能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程度,难道不正是因为人类的思想吗?

有思想的人,会发现一些问题,并指出这些问题,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这不是有助于社会发展,人类进步的事情吗?

为什么要恐惧思想呢?为什么要管理思想呢?为什么要让有思想的人“胎死腹中”呢?管得了今天、你能管得了明天吗?

中国人里头,可以有一些人脑残,但中国的知识分子,不能脑残,脑残不得!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