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9-01-02 15:03:38  浏览次数:462
分享到:

晚上回到家,金俊颐因为转天要长途驾车,为了养精蓄锐,早早回屋睡觉。我又少不得为杰西卡舒缓心绪。

“看看你刚才的态度,你是你爸亲生的吗?”

“谁知道!那时候又没有DNA检测。”

“不用,看你的眉眼儿、走路的姿势、笑声,都和你爸一模一样。”

“反正自打我妈走了以后,我就和他犯葛。不然,也不会二十岁就一个人出来打拼。”

“我得说你几句。他人过中年,每天为了生意东奔西走,身边没个人照顾,你又不能堂前尽孝,让他耍光棍儿,你自己却男朋友一大堆,逍遥快活,于心何忍?”

“那是他乐意。挣了钱又不给我,都便宜我弟弟了,哼,重男轻女。”

“你是不是怕那女人惦记你们的家产?”

“我爸说那女的可有钱了,是生意圈的朋友。”

“人家有财有貌,还肯和你爸,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结婚,只有一种解释,看上你爸这人了,你应该感激人家替你照顾你爸。不过,她确实看上去比咱们大不了几岁,让你叫妈,有点为难。”

“其实,她四十多岁了,离过婚,有孩子,在英国读书,”杰西卡忽然仔细端详着我,嘴角露出一丝坏笑,“要不然你当我妈得了!保你后半辈儿衣食无忧,哈哈。”

我脸上一红:“我替你排忧解难,你拿我开涮。你爸快六十的人了,老骨头老肉,我可受不了。”

“我爸身体好着呢!你看那脸色儿,有红似白儿的,天天健身房锻炼,顿顿吃生蚝。真娶了你,再给我生个小弟弟,我也认,只要别逼我叫妈就成。”

“你看,还是向着自己的亲爹,宁可不顾咱们的姐妹情谊,我算看透了,,,”我们嘻嘻哈哈,折腾到半夜。

迷迷糊糊刚刚睡去,就听金俊颐敲门,“大小姐,快起来,一会儿路上堵车,我们要迟到了。”

杰西卡和我昏昏沉沉,一阵手忙脚乱,蓬头垢面地上了车,直奔酒店接人。

一小时后,我们已经出了悉尼,一路向北,在大洋路上朝着黄金海岸奔驰。

悉尼到黄金海岸全长840公里,我们计划在530公里处的Coffs Harbour停留过夜。

虽然已入夏,由于半夜的温度很低,早上湿气重,路旁农场里的马儿们,泥塑般站立着睡觉,身上披着被子御寒。

晨光泼洒在绵延起伏的丘陵,绿意朦朦。偶尔一丛被野火烧黑的桉树,依旧挺拔地耸立,蓄势重生。大洋路曲折多弯,忽而宽阔,忽而狭窄,忽而是一马平川的高速110公里/小时,忽而是穿过小镇中心的限速50公里/小时。在弯道的拐角处,躲藏着测速的警车、路段测速的照相机,处处陷阱,对驾驶员绝对是一次体力的考验。金俊颐不敢怠慢,双手紧握方向盘,咬着嘴唇,紧盯路面。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