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科学思辩之十四 报复性歧视
作者:林别卓  发布日期:2018-12-27 14:24:15  浏览次数:198
分享到:

2018年12月22日早上,我突然间感到胸部一阵剧痛,疑是心脏病发作,很快就被救护车紧急送去医院,经过医生和护士们的抢救和精心照料,第二天就康复并被准予出院了。出院前我用有点蹩脚的英文给医生们写了一封简短的信以表示感恩之情,同时提出病情中的一些疑点与医生们切磋。我把信交给一位负责照顾我的来自智利的女护士,请求她代为转交,她答应,还夸我的信写得好。

过了一会儿,一位值班医生来看我,随从的还有一位来自中国大陆的女护士,她好像是兼职这个科室的文书整理工作的。此时,那位智利姑娘也已把信交给了医生,医生正在跟我讲话。不料,那位中国籍女护士不等医生把话说完就唐突地用英语问我“你是说哪国语言的?”我说是Mandarin (普通话)。她又用普通话问我“你是中国人吧?”,我说是的。接着她却不作任何自我介绍,咄咄逼人地问我写这封信是什么意图,我说我只是感谢医生和把自己的病情感受告诉医生,没有别的意图。她继续把医生撇在一边,连珠炮似的责问我,其意思是说既然医生已经作了准许我出院的决定,我就不应该再说什么了。我就奇了怪了,我是在跟医生讲话,要是有什么不妥之处也轮不到你来教训我。她那种丝毫不顾病人感受和那种与自己身份极不相符的傲气使我极为反感。

我怎么这么倒霉偏偏就碰上这么一个人呢?说真的,我长这么大似乎没见过这样无赖无礼的女性,在异国他乡我倒是更多地见过许多可亲可爱的中国女同胞。2003年我乘飞机到越南去探亲旅游,飞机上有位受雇于越南航空公司的中国藉空中小姐,她一见到我这个中国面孔和中国口音的人,就热情地迎面而来,亲切的心情溢于言表,犹如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她那灿烂的笑脸至今依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与眼前这位中国籍女护士形成了鲜明的对照。我气愤了,向这位中国籍女护士使了一个不耐烦的眼色,准备决斗,但好在我顾忌自己有病在身,没有发脾气,还主动和她握手示好。她也算聪明,似乎已经发觉到自己做得实在太过份和失态,转而报我以笑脸,并迅步回到办公室为我准备好了三份出院后需要交给有关医生的报告信,还两次过问我儿子为什么迟迟不来接我,我的火气也就消停了,一个差一点争吵起来的中国人之间的尴尬场面即此戛然而止,不然影响会多么不好。

然而,自从出院归家后,我对此事仍然耿耿于怀,百思不得其解。事情虽已过去,但始发的瞬间原由究竟从何而来?为什么一个中国移民要这样无缘无故地对待另一个素不相识的中国移民呢?就算不讲同胞之情,尊重人的礼貌和品德总是应该有的吧?何况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经过一番痛苦的思考,我联想到她可能曾经遭遇过某些中国同胞的歧视与伤害,使她产生了一种逆反心理,这种逆反心理在一定的条件下会容易演变成一种迁怒于同胞的报复性歧视。俗话所说的“冤冤相报”不就是这样来的吗?

被别人歧视不是这位女士的错,错的是她由被别人歧视变为歧视别人。如此想来,我对她也就多了一些理解与谅解,以至于有点怜香惜玉。

2018年12月27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