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1-07 14:38:40  浏览次数:158
分享到:

悉尼的春天转瞬即逝,又到了蓝花楹盛开的季节。

紫色漫天弥璀璨,莺藏深叶试新声。邂逅浪漫的季节,对于我们悉尼几十万大龄单身女性,既是无奈的迷茫又是满怀的憧憬。

眼瞅着圣诞节的临近,圣诞晚会的筹备迫在眉睫。我这天趁杰西卡和金俊颐不在,把救命恩人大鹏请到家中一叙。

大鹏有着东北男人的直爽。他说自己在一个韩国人开设的学院学习厨师课程,我对此深信不疑,其他的我也不好多问。大鹏骑着自行车到了我家门口,显然没料到我住在这么漂亮的独栋房,进门后便忍不住问东问西。

我今天心情好,特意薄施粉黛,淡扫额眉,配上紧身一步裙。当我把茶递到大鹏的手上,我发现他神情异样,便偷偷暗笑。我没有心存诱惑,只是孤寂了太长时间,想找个机会证明一下个人魅力,自己不是剩女。

大鹏这次一反常态,对圣诞晚会的提议热烈响应,并答应做几个拿手菜款待来宾。我们谈论着东北的乡土人情,他又提议要喝几杯红酒。风流茶说合,酒是色媒人。干柴烈火的孤男寡女,渐渐入港。大鹏讲着荤笑话,借着酒劲儿,正要无礼,只听“叮当“的门铃声响起。他吓得跳起身来,假装正襟危坐在沙发的另一旁。

我也是吃惊不小,我们三人生活低调,从来不把不相干的人领到家里,免得日后麻烦,这会是谁?

我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边走去开门一边问道:“谁呀?”

“杰西卡打电话预定的,要我们今天来修理水龙头漏水。”声音听上去很耳熟。

我暗自埋怨杰西卡做事马虎,不提前安排家里留人,又嗔怪水管工无意中坏了我们的好事。

打开院门,我一下子愣住:“怎么是你?”

(未完待续)


下一篇:隔膜心眼 三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