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三 圣女珍妮(10)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11-06 09:07:15  浏览次数:211
分享到:

若在平日,这是断然不会发生的。他贵族的血统传承,决定了骨子里的高傲。平时宁可 “指头儿告了消乏”,对珍妮和杰西卡也从不言语轻薄或者越雷池半步。常年累月的洁身自好成就了朋友圈的好名声。习惯了孤独,情欲也就逐渐变得麻木。

此时此刻,他却神差鬼使,心里生出一阵强烈的征服欲。

正欲进一步动作,看到索菲亚眼中闪过的一丝得意的神情,金俊颐忽然心中一凛,不自觉地松开手。如果索菲亚插圈做套,完了事儿再反咬一口,自己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在澳洲法庭,男女之间的是非曲直,全凭她们一张嘴。

索菲亚觉察出他的热情无缘无故的消退,明明到嘴边的鸭子飞了,功败垂成,有些怏怏不乐。对于一个芭蕾舞女演员,肌肤相亲不过是家常便饭,况且到了五十岁年纪的丧偶女人,在这个孤寂的世界,除了享受性爱,还能有什么令人感到愉悦的事情?

空气凝固了片刻。金俊颐无意中看见墙角有一个古董柜,摆满了东方艺术收藏品。他借机起身走过去,嘴里念念叨叨,“没想到你还收集古董。”

“都是我丈夫生前收集的,我没有什么兴趣。”

金俊颐透过玻璃柜门往里面一看,大惊失色。他生长在钟鼎之家,虽然经历了解放和文革,家道败落,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幼见惯了家里的好东西,加上这几年国内的收藏热,他邮购了大量的拍卖年鉴,悉心钻研,凡是古玩玉器杂项,一打眼便知真伪。柜子里面有宋代龙泉窑三足花盆、明代青花莲纹盘、清代金彩双耳瓶、犀角雕十八罗汉、一对白玉沁色龙纽印章,,,琳琅满目,价值连城。

金俊颐看了一会儿,平复心绪,强作镇定,微笑着问:“你丈夫也作古董生意?”

“他一直在银行工作,善于投资理财,又偏好中国古玩,有专门的古董收藏经纪人替他从苏富比拍卖会买来的这些东西,并且买了保险。你觉得东西怎么样?”

金俊颐暗藏私心,思忖着没准有朝一日能低价从索菲亚手里糊弄一两件珍品把玩,反正老祖宗的好东西搁在外国人手上也是浪费,便对于藏品的真伪不置可否,只是装作一知半解的样子耸了耸肩:“看着还不错,不过现在赝品满天飞,苏富比的东西也不保险。”

索菲亚自然猜不透这个小鲜肉的阴谋诡计,对于丈夫生前的藏品由深信不疑变为将信将疑,又加上拨云撩雨未果,两人稍后不欢而散。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